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老人疑骑车撞伤男童,离开被阻后猝死,家属索赔40万
发布时间:2019-11-27     责任编辑:
 收到法院传票时,信阳的孙女士感到委屈而费解。她觉得自己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情,结果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2019年9月23日,河南信阳的孙女士在小区门口阻拦了与男童相撞后试图离开的同小区老人郭某,两人发生争执。在郭某不断辱骂孙女士后,孙女士选择报警,5分钟后郭某倒地死亡。60天后的11月21日,孙女士收到了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

与孙女士一起作为被告的还有小区的物业公司——河南省兰庭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信阳分公司。死者家属要求被告赔偿原告402647.54元,并由孙女士向原告赔礼道歉并张贴文字道歉信不少于30日。该案件将在12月12日开庭。

304.jpg?x-oss-process=style/w10

事发广场

老人骑车小区门口撞伤男童,执意离开被阻拦后猝死

9月23日晚上7点40分左右,孙女士和往常一样带着自己读幼儿园的儿子到小区门口的广场玩。“广场至少有一两百平方米。平常每到晚上,小区的小广场上有很多小孩在玩,也有成人。”

11月26日,孙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她带着儿子刚到广场,就看到一位老人骑自行车撞上了一个小男孩。孙女士说,自己赶紧走近扶起了男孩,发现男孩的脖子已经受伤流血,而被撞的男孩正是自己儿子曾经的幼儿园同学。

孙女士告诉红星新闻,她有男孩妈妈李女士的微信,就一边通过微信联系李女士,一边阻拦骑车的老人郭某离开。“我当时就说,你先不要走,你把小孩撞了,要等小孩家长到了再走。”郭某执意离开。加之,孙女士并没有通过微信语音电话联系到李女士,她曾向围观的路人喊道,“马上去找男孩的妈妈,让她过来”,一边仍极力阻止郭某离开。

据孙女士家属提供的数段视频显示,孙女士站在郭某自行车前面,双手推着郭某的车把让郭某不要走。郭某则情绪激动,并高声辱骂孙女士。期间,小区保安曾制止“不要骂人”。

孙女士说,随后她拨打了110并告诉警方小区发了交通事故,希望警察赶快出警。

孙女士说,报警以后,郭某停下自行车坐在了路边的圆形石墩上休息,自己也在等待警察赶来。不料两分钟后,郭某突然趴在了地上。

“我拨打了120。”孙女士说,“从争执到老人倒下,前后5分钟时间。”

随后,警察赶到了现场,警察在现场记录情况的同时,被撞伤的男童的家属李某云也赶到了现场。“接着,120的急救人员赶到现场,对老人展开抢救。”孙女士告诉记者,经过半个小时的抢救,医生宣布郭某死亡。

11月26日,红星新闻记者在事发地发现,博士名城为信阳市的学区房,至少两个学校在这个小区附近,所以小区中的孩童数量不少。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事件发生时正值9月,天气尚属炎热,所以晚间确实会有不少孩童在事发地附近玩耍。该名工作人员也强调,事发地左右各是一条道路,孩童在此玩耍确实有所不妥,但小区的孩子数量实在太多,驱散颇有难度。

305.jpg?x-oss-process=style/w10

博士名城

当红星新闻记者问及事发那日是否有监控记录时,该名工作人员表示事发区域属于监控盲区,“正好被楼体挡住,没有拍到那个区域。”

郭某究竟因何去世?家属称没有心脑疾病

11月26日,郭某妻子刘某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是朋友告诉她丈夫出事的。当她抵达现场时,郭某已经趴在地面上了。而后当120抵达现场的时候,其急救人员曾对刘某莲暗示,人已经去世无法救回,但出于对她的安慰,还是进行了约半个小时的抢救。

刘某莲还说,她承认孙女士确实拨打了120,但让她异常生气的是孙女士没有更多作为,“人都倒下了,她为什么不去施救?就算是害怕或者不会急救手段,那也可以通知小区附近的诊所,让诊所的医生过来帮忙,但她除了打120什么都没做。”

11月26日,位于博士名城附近的“中治尚园社区卫生服务站”医生雷某告诉红星新闻,事发那日他曾被小区物业带领前去检查倒地后的郭某身体情况,那时120急救人员尚未到场。他抵达现场后便发现,郭某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郭某平时有些小病都会在我们这里看,他最大的健康问题是高血糖。但具体这次是不是因为这个走的,我们不敢下定论。”

刘某莲则表示,郭某于事发前一周才从医院住院出来,而住院原因则是因为糖尿病带来的低血糖导致的并发症,“他确实有一些老年病,但是最大的问题就是糖尿病。外界猜测的脑血栓、心脏病什么的都没有。”谈及郭某的死亡原因,孙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警方曾询问死者家属是否做尸检,但家属并未同意。

阻拦者被家属殴打,只因说了一句话?

据孙女士介绍,听到郭某死亡消息时,自己正在现场接受警方询问,郭某的女儿不顾警察阻拦打骂了孙女士。随后,她被民警带到了信阳市公安局羊山分局前进派出所,接受进一步的询问并做笔录。

关于被郭某女儿殴打一事,孙女士称自己并不知道是何原因。但是刘某莲则表示因为孙女士在看到丈夫倒地后说了一句话——我担心他讹我。

刘某莲说,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躺在地上,孙女士还说这种话,女儿听了自然气愤不已,这才控制不住情绪动了手。但对于刘某莲的说法,孙女士表示自己既没有过这种想法,也未曾对任何人说过类似的话。

孙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郭某家属的打骂导致自己轻微脑损伤。警方当时暂未将郭某死亡归因于她,只是告诉她,郭某一家情绪激动,应尽量避免在小区里与他们见面,“对于他们的殴打行为,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事发60天后,阻拦者被索赔40余万并要求公开道歉

11月21日,孙女士收到了信阳市平桥区人民法院的传票。这份传票显示案由为“健康权纠纷”。案件将在2019年12月12日开庭。

307.jpg?x-oss-process=style/w10

法院传票

309.jpg?x-oss-process=style/w10

310.jpg?x-oss-process=style/w10

法院应诉通知书

孙女士同时收到的还有一份《民事诉状》,这份起诉状显示,郭某为残疾人,殁年57岁。“2019年9月23日,7时40分许,推自行车准备外出散步时,正在小区南门口北侧乱跑的孙某之女撞上了郭某的自行车,孙某见状后即拦住郭某,抓住骑自行车车把不让郭某走,并伙同其女玩伴一起对郭某恶言恶语争吵。争吵二十分钟许时,导致郭某心脏骤停,倒地不起。经120医护人员现场抢救四十分钟左右,郭某不治身亡。”

原告在起诉状中提到,小区南门为该小区非机动车和行人正常通行必经通道,物业公司应保证行人及非机动车辆正常通行。事发时,小区南门区域被在此休闲的包括被告孙某之女在内的众多人员严重堵塞,其委派的小区保安无人制止,导致小区居民正常出行受阻,导致郭某在推着自行车从南门正常外出是与孙某的小孩发生碰擦并发生争执后不治身亡。被告物业公司应担负对小区管理不善的责任。被告孙某应承担郭某死亡的过错责任。

原告在起诉状中提到,孙女士及物业公司赔偿原告402647.54元,且由孙女士向原告赔礼道歉并张贴文字道歉信不少于30日。

313.jpg?x-oss-process=style/w10

315.jpg?x-oss-process=style/w10

318.jpg?x-oss-process=style/w10

民事诉状

疑点:受伤孩子究竟是谁?孙女士是否骂人?

对于这份起诉书描述的内容,孙女士不能认同。她表示这份起诉书连最基本的事实都弄错了,“受伤的不是我的孩子,是李某云的孩子。我的孩子跟她的孩子曾是同学,所以我才能认出被撞伤的是他。”

11月26日,李某云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被撞而受伤的孩子是自己的儿子,受伤部位在下巴一带,当时确实流了一些血。

郭某妻子刘某莲告诉红星新闻,起诉书上说受伤孩童为孙某的孩子,确实是自己这边弄错了。此前她一直误会受伤的是孙女士的孩子,是因为她听说孙女士一直在叫被撞孩子“儿子”,直到最近几天她才弄清楚,这个细节其实是个误会,但由于起诉书已经提交,无法修改,所以只能如此。

红星新闻注意到,起诉书称孙女士“对郭某恶言恶语争吵”。对此,小区物业保安吴先生表示并无此情况,“她(孙女士)看起来修养很好。但是郭某一直在骂她,还骂了我们。”吴先生还告诉红星新闻,从他介入开始,就基本上是郭某单方面辱骂孙女士,孙女士始终没有回嘴,只是在情绪激动时音量提高了一些。

郭某妻子刘某莲告诉红星新闻,坚持要告孙女士是她的想法,“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讨个说法。从人去世到现在,他们一家都没有道过歉、表达过悔意。这两个月来我一直在平复我的情绪。现在我觉得,一切就交给司法机关来判决。如果判有罪,那她就得受着;如果判她无罪,那我也认了。”

“用事实说话吧,我们积极应诉。”孙女士如是说。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