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南飞候鸟“断翼”洪泽湖 多死于毒杀或电击
发布时间:2019-11-07     责任编辑:
 中新网宿迁11月6日电 秋末初冬,正是南飞候鸟的迁徙季节。位于江苏西部淮河下游,苏北平原中部西侧的洪泽湖水草丰茂,鱼虾充足,是越冬候鸟迁徙路上的一个重要中转站和栖息觅食场所,每年入冬都有大批候鸟途经此地。
点击进入下一页
被冻在冰柜里的野鸭。(志愿者供图)

日前,有护鸟志愿者团队在洪泽湖畔的宿迁市泗洪县境内,发现当地有多个从事贩卖野生鸟类的经营窝点,志愿者与警方联手,查获被杀害的骨顶鸡、野鸭等野生禽类近千只。5日,记者从泗洪县警方获悉,查获的水鸟死体,已经全部送往南京鉴定,案件正在受案中。

“它们是天地的精灵,是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瑰宝。怎么就有人能下得了毒手?”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志愿者刘懿丹告诉记者,其与志愿者团队连续多天在洪泽湖周边泗洪县临淮镇、孙园镇、龙集镇等乡镇走访,发现当地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贩卖野生候鸟的产业链。“迁徙至此的候鸟品种有小天鹅、反嘴鹬、豆雁、红嘴鸥、野鸬鹚、绿头鸭等,这些鸟类中小天鹅与豆雁都是属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较为珍贵,它们途经洪泽湖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是为了休息觅食。”

点击进入下一页
在这家冰库里,警方清点出数箱野鸭死体。(志愿者供图)

刘懿丹介绍,每年秋末初冬,其与志愿者团队都会跟随南飞候鸟的迁徙线路,为它们一路“保驾护航”。“前年,我就来过一次洪泽湖,当年在淮安市的洪泽区,举报了数家窝点,查获各类候鸟死体数千只。”

此次志愿者团队回访洪泽湖周边,发现经过前年的举报打击,洪泽区的问题已不太严重。“于是我们沿湖走访,没料到在宿迁泗洪县境内问题这么严重。”

“活的不好抓,我们都是用电,电晕了之后马上弄死(杀掉)。”志愿者提供的暗访视频中,一名涉嫌从事野生动物销售的男子如此推介。该男子一边将冷冻的野鸭死体从冰柜中拿出,一边向志愿者介绍“野味”的做法(烹饪)。

该男子保证,此处的野鸭都是用电击法抓获的,可以放心食用。“也有人用呋喃丹,呋喃丹的主要是让鸟类窒息,短短几秒内就会死亡,吃起来也是安全的。”

志愿者报警后,宿迁市泗洪县警方迅速查封了位于孙园镇的此处窝点。经清点,现场查获102只冷冻的野鸭死体及18只野兔。

“这时候,我们还抱有侥幸心理,祈祷只是偶发现象。”刘懿丹说,随后在该县龙集镇的走访,击穿了她的心理防线。

“我们听说龙集镇有3、4家销售点,费了很大劲,才找到了中间人。”几经周折,志愿者们在龙集镇找到了一家野味贩卖点。“取得销售者的信任后,我们被带进了位于镇上的一家冷库。”一看到冷库,志愿者们的心凉透了。根据他们的经验,能动用冷库贩卖鸟类的,数量不会低。

进入冷库,成排的铁盘摆放的整整齐齐,铁盘上的野鸭都已被去毛开膛,包在保鲜袋里。销售者称,这里的野鸭35元每斤。志愿者们一面以购买的名义与销售者周旋,一面焦急地等待警察到来。

点击进入下一页
警方从销售窝点查获的候鸟死体。(志愿者供图)

警察到来后砸开冷库,现场清点出骨顶鸡250余只,野鸭145只。

在龙集镇附近的临淮镇,志愿者们再度找到一家销售窝点。“三个大冰柜里,装满了野生鸟类尸体。”刘懿丹告诉记者,经清点,这处窝点查获了187只骨顶鸡和145只野鸭死体。

10月28日晚间,记者跟随志愿者一同来到临淮镇派出所,该所民警称,案件已经在查,不光是要查销售点,“更重要的是查获源头,抓住那些猎杀候鸟的盗猎者。”

“太可怕了,电击或者投毒,一次性就可以消灭一个族群。”一名志愿者介绍,他曾亲眼看到过电击捕鸟的可怕:盗猎者驾船将成群的野鸭轰落到岸上,而岸边早已架好了几百米长的电网在等待着它们。“它们将全部进入贪婪盗猎者的口袋,成为一些猎奇者的盘中餐,基本上不会有幸免的。”

“洪泽湖是中国西线南飞候鸟的一个重要落脚地,这里湿地、沼泽面积大,食物充足,甚至有一部分候鸟到这里就不走了,成为‘留鸟’。”刘懿丹焦急万分,现在只是少量候鸟迁徙至此,随后的两个月内,大量的候鸟将途经此地。“如果还这么肆无忌惮地宰杀下去,不远的将来,这些天地间的精灵或将消失于我们的视线中。”(完)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