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扫黑先锋】“几点上班知道,几点下班根本不知道”——记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刑侦一大队
发布时间:2019-06-13     责任编辑: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着。夜以继日、以队为家,已成为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刑侦一大队的真实工作写照。截至目前,他们已成功打掉1个黑社会犯罪集团、5个恶势力集团和2个恶势力团伙,战果在全市名列前茅。8个团伙的案件卷宗一共77本,摆了满满两个柜子,每一本案卷背后,都是数不清的不眠夜和熬红的眼。

  哈尔滨市公安局道外分局大队长温英杰是一名有几十年经验的“老刑侦”了,见多了大风大浪的他早已变得处变不惊。在一大队这个大家庭中,他是家长,更是“润滑剂”。有他在,新民警可以“加快磨合”,老民警可以“加油保养”,对问题隐患可以“及时维护”,使这个集体不断焕发生机活力;他还是“减压阀”和“助推器”,既要帮助大家缓解身心压力,也要在繁重的任务面前,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进一步凝聚意志、汇聚力量,不断推动大队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再上新台阶。“一帮靠谱的人在一起,把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这是温大队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他和他的队友们正在努力践行的誓言。

  三中队负责一个专案工作,已经连续奋战两个多月了。用民警张涛的话讲,“几点上班知道,几点下班根本不知道”,连续奋战多日的他,久患感冒,但是没耽误一天的工作。中队领导沈宏久的儿子今年高考,还赶上家里换房子需要装修,家里的大事小情他是一点也顾不上。懂事的儿子早已习惯了沈队的忙碌,不仅毫无怨言,还以能有这样的父亲而感到光荣和骄傲。儿子常说:“我的爸爸真的很棒,他是我崇拜的英雄”。三中队辅警郝天成一直跟随沈宏久在外县工作,今年六月就要结婚的他根本无法筹备婚礼,只能将婚礼的事情交给未婚妻,用他的话讲:“婚礼那天我能到就行了”。民警曾谦和夏仲庆负责中队的后方工作,留守在哈。曾谦的母亲患病住院,他晚上需要到医院护理母亲,白天到中队工作。夏仲庆的母亲在平房区居住,他也只能在中队和母亲家来回奔波。

  一中队承担多条线索核查任务。线索核查的复杂程度不亚于侦破刑事案件。他们穷尽一切方法、运用一切手段,搜集征集,找知情人了解情况,全力推进工作。在一次取证过程中,中队领导关少波驾驶的车辆“水箱开锅”,他下车检查时不小心将自己的脸烫伤。同事们立刻将他送到医院,医生让他住院治疗,他和医生说,“我还有一大摊子的工作呐,就帮我抹点药膏吧”。民警樊立伟在工作中突发心梗,被送到医院时医生要求他做手术,他和医生说,“我的工作需要我”,开了点救心丸就离开了医院。民警艾少明负责的线索涉及面广、十分复杂,长期连续工作,让他本来就不稳定的血压再次升高,但他也只是靠药物顶着,丝毫没有懈怠线索的核查。

  现行中队民警王志刚母亲突发脑梗住院,他白天工作,晚上陪护母亲。母亲出院不久,他就只能把母亲托付给妻子,赶赴大连办理某涉黑恶案件。情报中队王飞颈椎病十分严重,手脚麻木,他点滴针灸了几天,由于线索核查工作实在紧迫,他只能提前出院继续投入战斗。大案中队民警姚兆鹏的孩子不满周岁,孩子发烧住院他都无暇去照看。情报中队曲寅龙、穆永林,大案中队滕建、政秘科毕洪波的孩子今年都参加中考或高考,但他们无一不舍弃对孩子的陪伴,坚守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线。

  像这样无私奉献的例子,在哈尔滨市公安机关还有很多很多,每天就发生在我们身边。这些普普通通的民警心中有苦、有甜、有开心、有烦恼,尽管压力重重,但始终坚守岗位、忠诚履职,对生活和工作充满热情与希望。

  这,或许就是平凡之中蕴含的伟大吧......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