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宁夏银川首起涉黑案侦查起诉审判纪实
发布时间:2019-04-22     责任编辑:

    【策划点睛】

  4月16日,宁夏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伍永涛等22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一案进行二审宣判,依法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3·09”涉黑案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银川市宣判的首起涉黑案,也是实现“破网打伞”零突破的案件。该案22名被告人均被判处有期徒刑,组织、领导者伍永涛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案件的成功侦破和顺利审判,取得了较好的政治效果、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为银川市打击涉黑涉恶犯罪积累了有益经验。

  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和银川市委政法委对该案高度重视,挂牌督办。办案过程中,公检法机关全力投入,配强办案力量,组织办案人员赴多地学习办案经验,“三长”参与办案。庭前,公安局抽调精干警力,辗转广州、浙江等地调查取证,行程10万公里,形成案卷百余本;检察院依法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提出书面补侦建议78条;法院主动了解情况,与公安、检察机关保持沟通,提出取证建议;做好被告人教育工作,22名被告人全部当庭认罪。各机关通力协作配合,办案环节衔接紧凑,批捕环节平均用时4.2天,11天完成审查起诉,22小时审结,实现了快捕、快诉、快审。

  【经验】

  经验一提前介入实质化。各级政法单位在办理涉黑恶案件时,坚持依法办案,坚持领导带头办案,坚持吃透案情,坚持吃透中央关于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精神和两高两部有关文件精神,充分运用好庭前会议制度,确保案件质量经得起考验。

  经验二专案组以首犯为突破口,通过全面了解案情,了解被告人成长阅历、家庭情况、亲情联系,综合运用心理学、社会学和法律专业知识,精准拟定讯问提纲,使其卸下防备,消除其躲避法律制裁、庇护同案犯的心思。

  经验三在庭审中,公诉人重视依照证据揭穿案情,重视用法令条文指控违法,重视情、理、法相一致的法治教育,使被告人从初审时的拒不认罪,到避实就虚部分供述,再到庭审中悉数认罪。

  为统一执法思想、提升办案能力,3月25日,银川市举办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研讨及业务能力专题培训。培训班上,永宁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和银川市司法局先后就该案侦办、起诉、审判和辩护情况,通过“解剖麻雀”的方式,进行了详细讲解。该案的成功办理,为银川市纵深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打下了良好基础。对办案人员来说,更深入、全面地掌握了法律政策方面的规定,为今后办理黑恶势力案件积累了经验。

  23岁,捅瞎“老大”上位

  2月19日,永宁县人民法院对被告人伍永涛等22名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涉黑案件依法进行了公开宣判。这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永宁县法院宣判的首起涉黑案件,也是银川市宣判的首起涉黑案件。

  与很多“打打杀杀”的涉黑案相同,伍永涛的恶名,也是打出来的。

  2005年9月17日,23岁的伍永涛用啤酒瓶捅瞎永宁县黑社会“老大”马某的眼睛。敢向“老大”动狠手,伍永涛的名字在当地一时无两,群众都心怀畏惧。

  永宁县人民检察院在日后的指控中这样描述:“其手段残忍、性质恶劣”。

  这次斗狠,间接奠定了伍永涛的黑社会“江湖地位”。2013年5月11日他刑满释放后,组织、领导以邹海明、魏子超、李翔、杨金、徐亮、张楠为骨干成员,任伟、耿平、陶建国、孙嘉文、马春龙、赵虎、闫亮、马洋、杨勇、王喜、庞欢、王彦鹏、尚瑞宁、郝强、王金涛等人为一般参加者的犯罪组织,通过为组织成员购买生活物品、赠送手机卡、联系工作、带领娱乐消费、到医院看望受伤的组织成员、提供住房、发放“工资”、组建微信群等方式笼络、维系、控制组织成员,通过开设赌场、到其他人开设的赌场上强占“股份”、暴力逼债等手段不断敛财,获取经济利益。近4年后,逐步发展演变为一个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

  银川警方成立“3·09”专案组侦办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2018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银川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和永宁县公安局民警摸排到以伍永涛为首的犯罪团伙涉嫌寻衅滋事的犯罪线索,随即对该线索进行深入研判、收集、固定相关证据。通过前期侦查,银川市公安局决定于2018年3月9日成立专案组,侦办此案。

  同年4月2日,银川市公安局调集相关警种和部分县分局60名警力对前期研判出的主要嫌疑人开展集中收网抓捕行动,成功抓获以伍永涛为首的涉嫌黑恶势力犯罪团伙8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后陆续抓获其他15名犯罪嫌疑人。经侦查,伍永涛及其组织成员,依托实施犯罪形成的非法控制力,为非作恶、无故殴打、欺压多名无辜群众,有组织实施故意伤害3起、长期在多地开设赌场百余场次、寻衅滋事9起、违法行为2起等违法犯罪活动。共造成16人受伤(重伤1人、轻伤3人、轻微伤3人、4人治疗后未做伤情鉴定、5人未就医),造成群众心理恐惧,多名群众在遭受到非法侵害后不敢报警或报警后被迫接受调解处理。同时,该组织非法控制永宁县多处赌博场所、暴力逼取赌债,参赌人员累计达千余人次,因参与赌博,所输赌债高达数百万元。

  专案组认为,该涉黑团伙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开设赌场等违法犯罪行为,攫取经济利益,以暴力、威胁及其他手段有组织地多次实施寻衅滋事、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违法犯罪行为,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造成重大社会影响,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生活秩序,具有比较明显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特征。

  自治区党委政法委和银川市委政法委对此案高度重视,挂牌督办。

  罪行累累为害永宁一方

  经法院审理查明,伍永涛等人形成了较稳定的犯罪组织,人数较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在这个组织中,伍永涛是公认的“老大”、核心人物,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主要由其组织或参与,掌握着组织决策权、行为指挥权和利益分配权,对整个组织及其活动、壮大起着重要作用,是该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领导者。

  2013年8月22日上午,杨某业与伍永涛的舅舅黄某某(另案处理)因使用庙会场地赌博的问题发生矛盾。杨某业持木棒,黄某某持镰刀在永宁县李俊镇候寨村一麦场上相互撕打。伍永涛得知后赶到现场,持砍刀将杨某业砍伤。经鉴定,杨某业右手食指、中指屈肌腱断裂,颈部、左肩部、左肘部、右手食指及中指多处皮肤裂伤,全身多发软组织损伤,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案发后,伍永涛和黄某某赔偿杨某业经济损失5万元。

  2016年5月18日晚,伍永涛和邹海明、杨勇、孙嘉文、耿平等人在永宁县某KTV喝酒。次日凌晨,伍永涛和孙嘉文离开时,在KTV门前遇见被害人朱某。伍永涛因与朱某言语不和追打朱某,后持携带的匕首将朱某腹部、颈部捅伤。孙嘉文驾车将朱某送至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救治。伍永涛联系邹海明、杨勇、耿平到医院查看朱某伤情以及是否有生命危险。案发后,伍永涛支付被害人朱某医疗费用并赔偿经济损失。经鉴定,朱某身体损伤程度为重伤二级。

  2017年1月1日晚,任伟等人在永宁县城关镇某寄卖行组织赌博。闫亮与邹海明等人在现场,被害人宋某福在赌场上参赌。被害人宋某忠即宋某福的哥哥在赌场上向任伟索要欠款,双方发生口角。后闫亮与任伟等人殴打宋某忠、宋某福兄弟,致宋某福椎体左侧横突骨折,全身多发软组织损伤,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宋某忠右侧筛板骨折,左侧第5前肋骨折、头面部及全身多发软组织损伤,身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案发后,任伟一方赔偿被害人宋某忠经济损失3万元,赔偿被害人宋某福经济损失6万元。

  如果说故意伤害后拿钱消灾,是伍永涛等人惯用伎俩,那么开设赌场则是该团伙的一个主要经济来源。

  2016年6月至2017年12月期间,伍永涛等组织成员在永宁县多地,或直接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渔利,或合作开设赌场、聚众赌博并分成获利,或为参赌人员提供资金借贷、刷卡套现服务,或帮助联系、邀约人员参加赌博,或在场内场外布置、维持秩序、提供饮食、放哨等协助组织赌博,或相互之间到赌场参加赌博“捧场造势”。同时,伍永涛等组织成员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打击同样从事赌博违法活动的“竞争对手”,使“对手”无法经营或妥协合作,直接或间接控制当地多处赌博场所。部分组织成员虽未直接参与开设赌场犯罪,但积极参与或助威以上针对“竞争对手”的暴力、威胁活动,帮助该组织“做大”赌博活动,控制赌博场所。伍永涛、邹海明等部分组织成员以赌博为业,自身依靠赌博活动攫取的钱财生活,同时利用赌博活动攫取的钱财为参与、帮助实施赌博活动的组织成员发放工资、提供奖励,带领组织成员娱乐消费,以此控制、笼络、吸引组织成员,扩大组织势力,维系组织发展。

  在一些参赌者看来,伍永涛等人借助组织的非法影响力和威慑力,组织的赌博活动“秩序好,麻烦少”,参赌人多,赌资量大。伍永涛等人不愿意组织成员以外的人在当地组织赌博活动,知道他人组织会进行威胁、恐吓、搅局,或强行要求对抽头渔利“占股分成”。因此,伍永涛等人在当地赌博圈“名气”越来越大。伍永涛等组织成员组织的赌博活动参赌人员累计千余人次,赌资百万元以上。

  据涉案人员交代,伍永涛在永宁县混社会名气比较大,叫他来赌场是为了方便经营,没有人来骚扰,而且伍永涛在赌博方面比较讲究,没人敢在他的场子上出老千、捣鬼闹事。

  在法院认定的犯罪事实中,伍永涛一伙人涉寻衅滋事罪的就有8起之多。

  2015年1月,陶某等人在永宁县城关镇一茶楼内组织赌博。伍永涛得知后欲参与并“占股分成”,但被拒绝。伍永涛放出风声要教训陶某。2015年1月30日下午,伍永涛从手下耿平处得知陶某等人在永宁县一餐厅吃饭,便带领手下徐亮、魏子超、李翔、陶建国赶到该餐厅。耿平指引伍永涛等人进入陶某所在的包间。辨认出陶某后,伍永涛将刀架在其耳朵上威胁,李翔、陶建国等人对陶某拳打脚踢,徐亮持刀砍砸餐桌威胁陶某和包间的其他人。陶某被殴打致左侧上颌骨骨折、面部多发软组织损伤,身体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

  2015年10月1日晚,伍永涛驾车回到其父母所居住的永宁县某小区。进入小区后,因有他人车辆停放在小区行车道上,伍永涛的车辆无法通过。小区保安蒋某、程某发现情况后,来到现场联系车主挪车。伍永涛从车内取出一把砍刀,以保安未履职为由追砍保安,将蒋某砍伤,后又用刀砍击堵路汽车的引擎盖。值班保安队长王某来到现场也被伍永涛殴打。公安民警接警后将伍永涛带至派出所。当日,伍永涛从派出所出来后,再次回到该小区殴打保安。经鉴定,蒋某身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被砍击车辆修理费1200元。

  2016年3月30日上午,伍永涛和手下魏子超、李翔、徐亮、陶建国、王金涛在永宁县一餐厅参加组织成员王彦鹏之子的“百日宴”,并在同一包间就餐。王某飞酒后来到伍永涛等人所在包间,期间与王金涛发生摩擦。后王某飞在餐厅门口又与先行准备离开的陶建国因乘坐出租车发生争执,陶建国遂殴打王某飞。魏子超、李翔、徐亮发现后从包间来到餐厅门口一同殴打王某飞。王某飞离开后又再次伙同他人持刀来到“盛世祥和”餐厅报复。已经离开餐厅的魏子超等人得知伍永涛被王某飞打了一拳后,也再次来到餐厅,但被伍永涛使离。殴打行为致王某飞身体损伤程度为轻微伤;滋事行为导致该餐厅当日秩序严重混乱,无法经营,后停业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法院还同时认定上述组织两起其他违法行为。其中一起,在伤者就医时,该组织成员甚至追到医院威胁。

  2017年1月10日晚,纳某花经营的酒吧准备打烊时,任某等人进入店内,与纳某花发生口角并与纳某花及儿子厮打。邹海明接到朋友任某的电话,得知任某、谢某军被纳某花等人殴打,便带人驾车追赶至永宁县人民公园西门口附近将纳某花等人车辆逼停,并发生厮打。纳某花到医院就医时被邹海明一方的人员拍照威胁。后纳某花向谢某军赔偿7000元了事。

  办出扫黑除恶实践范本

  2018年3月9日,银川市公安局对该案立案侦查后,永宁县检察院以涉嫌故意伤害、寻衅滋事等罪,批准逮捕伍永涛、邹海明等人,并于同年8月派员提前介入。

  随着侦查工作不断深入,全面收集证据,特别是涉黑犯罪案件特征证据的收集成为了办理该案的关键。

  公安机关抽调精干警力,辗转广州、浙江等地调查取证,行程10万公里,形成案卷100余本。

  同样,98本,40天,78条,这组数据的背后,藏着永宁县检察院将涉黑涉恶案办成铁案的密码。

  2018年11月1日,永宁县检察院成立由检察长任组长,4名员额检察官组成的专案组,提前40天全员介入侦查。在“吃透”卷宗的前提下,专案组引导公安机关规范侦查取证,补强补齐证据,确保案件质量经得起每个环节检验,最终形成98本案卷。其间,检察机关共向公安机关提出继续取证建议78条,将事实认定和案件定性的所有问题解决在侦查环节。并根据追踪、了解建议的落实情况,成功追捕、追诉16人,追加犯罪事实4起。

  科学预判检察环节工作量,预先配备精兵强将,规范实质化提前介入侦查。专案组在全面熟悉案情的前提下,仅用11天就完成了对伍永涛等22人涉黑案的审查起诉,于2018年12月20日向永宁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形成了快速准确打击黑恶势力犯罪的强大声势。

  “我认罪。”今年2月19日,永宁县人民法院对此案一审宣判,伍永涛的这句话一出口,参与公诉的永宁县检察院检察长张学信说,“我的心当时就定了下来。”如他所料,其他21名犯罪嫌疑人随后也全部当庭认罪,10余名犯罪嫌疑人当庭悔罪流泪。

  一审宣判后,任伟、耿平、尚瑞宁3名被告人不服一审判决,向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遂依法作出驳回上诉,维持判决的终审裁定。

  记者了解到,该案也是银川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实现“破网打伞”零突破的案件,麻某某因为该组织提供保护被查处,随后,纪检监察机关继续深挖彻查,目前该案已查出保护伞4名。

  【编后】

  黑恶违法犯罪的出现,严重侵犯了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也严重破坏了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黑恶不除,民心难安。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决策,是习近平总书记站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高度、统筹协调推进“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和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的广度,作出的战略性部署,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坚决扫黑除恶、给人民以朗朗乾坤的坚定决心。(本报首席记者强永利 通讯员 张晓虹 文/图)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