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广州“千万元现金大劫案”,主要嫌疑人逃亡7年终落网
发布时间:2019-01-31     责任编辑:

  2012年3月5日晚,广深高速广氮路段发生一起震惊全国的1400万元现金抢劫案。该案专案组克服重重困难,在揭阳、广州、佛山等地,只用36个小时便抓获大部分嫌疑人,缴获过千万元现金赃款。该案主要嫌疑人朱某在案发后隐姓埋名,辗转躲藏于湘贵云川等地,时间长达7年。专案组历经多次调整,却始终没有停止对嫌疑人朱某的追缉侦查,民警多次前往嫌疑人家乡及其有可能活动的地区进行调查。

  2019年1月23日18时许,根据前期线索,广州公交警方联合四川自贡警方在自贡市荣县抓获朱某。1月26日20时,朱某被押解回穗。至此,2012年“305”广深高速公路特大抢劫案犯罪嫌疑人悉数落网。

  堂弟眼红 组队抢劫 

  据了解,2012年3月5日,司机吴某驾驶一辆银灰色小汽车搭乘事主杨某和郑某两人从广州出发前往深圳,22时45分许,当其驾车驶过北环广氮收费站后600米,处于进入广深高速的匝道上时,突然被前面一辆无牌白色面包车和一辆银色小轿车拦截,约10名嫌疑人手持枪状物、短刀、斧头等器械,劫走事主放在车内后排的钱款,折合人民币近1400万元。

  案发后,广州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刑警支队立即组成联合专案组开展调查处置工作,迅速锁定了一个以揭阳惠来籍嫌疑人为主的犯罪团伙。3月7日13时许,专案组在揭阳惠来警方的配合下成功抓获方某、许某等2名犯罪嫌疑人。随后,警方在方某住所神台下,由被一块200余斤重的石板压住的暗格里缴获赃款折合人民币900万余元。与此同时,广州、佛山两地警方同时出击,先后在广州市海珠区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在黄某经营的档口缴获赃款折合人民币200万余元;在佛山市张槎街抓获魏某(河南临颍人)、杨某凡(重庆人)2名犯罪嫌疑人,分别在魏某办公室的杂物中和杨某凡汽车后备箱暗格内缴获赃款折合人民币200万余元,并缴获作案车辆2辆;在广州市白云区江高镇某医院门口抓获许某财等2名犯罪嫌疑人,缴获作案车辆1辆。

  经审讯查明,方某、许某、黄某、朱某是该团伙主要嫌疑人,其中许某与事主杨某是堂兄弟。许某平时不务正业、游手好闲,眼红堂兄杨某的生意做得红红火火,于是找杨某借钱,杨某没有答应,许某便怀恨在心,遂与结拜的“兄弟”方某、黄某密谋抢劫杨某。作案前,黄某找到其朋友——在佛山市经营小型制衣厂的魏某、杨某凡等人商量对策。杨某凡找来了佛山当地“混混”头目朱某,“仗义”的朱某立即答应为其办事。

  3月5日晚,在朱某的指挥下,“马仔”分工明确,一部分驾车尾随事主,另一部分负责拦截、劫持事主,还有人驾车配合掩护,最后成功劫走事主钱财。

  主嫌逃脱 穷追不舍 

  作案后,犯罪嫌疑人方某、许某将部分赃款分给黄某、魏某、杨某凡、朱某等人,自己携带大部分赃款逃往惠来,其他涉案嫌疑人作鸟兽散。为了尽早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专案组前往广西、四川、重庆、湖南、甘肃等多个省份开展追逃工作,时间跨度长达2年。专案组先后抓获8名涉案嫌疑人,其中一名嫌疑人李某甚至逃到了人迹罕至的甘肃瓜州,藏匿在荒凉的戈壁小镇,可最终仍被警方缉拿归案。

  2014年9月18日,广州市中级法院判处许某和黄某无期徒刑。另外13名涉案犯罪嫌疑人已经到案并被作出判决。令人遗憾的是,作为组织策划的主要嫌疑人朱某一直潜逃在外。

  案发后近7年时间里,广州市公安局便衣侦查支队进行改制重组,与地铁公安分局合并组成新的公共交通公安分局,部分办案人员也调离了原来的岗位,但当年参战成员无论是领导还是民警依旧对朱某念念不忘。专案组成员、现任公交公安分局侦查三大队副大队长李剑和其同事在完成日常工作的同时,不放过任何关于朱某的线索,每当收到关于他的消息都会高度重视,重点进行分析,希望把最后一块“拼图”找到,把案件圆满办结。

  自2018年春季以来,关于朱某的举报线索逐渐增多,办案民警意识到,其极有可能认为风声已过,放松了警惕,逐渐恢复正常生活。线索价值很高,办案民警随即赶赴四川成都、自贡等地,根据线索来源展开调查,同时将线索通报公安部和四川警方,促成川粤两省警方合成作战,通过信息分析和收集,合并摸查走访和外围蹲守,逐步摸清了朱某和其家人的住所、车辆以及活动规律。

  2019年1月23日中午,办案民警收到朱某可能带着家人外出喝茶的线索,于是迅速部署抓捕行动。当日18时许,警方在四川省自贡市荣县中心广场附近一家茶馆将朱某抓获归案。

  隐姓埋名 辗转五省 

  据李剑介绍,朱某是四川省自贡市荣县人,高中毕业后在四川当地的工地工作,2006年开始到佛山“混社会”。由于喜欢替人打抱不平,其获得当地老板的赏识,被聘用为保镖,负责看场。2009年前后,离婚后的他带着患有血友病的大儿子重组了家庭。不久,比他小10岁的情人给他生了个小儿子。

  朱某仗着自己脑袋灵光、派头大,成为了佛山的黑社会头目,混迹于佛山张槎一带,手下有一些“马仔”,经营赌场,雇佣“打手”追账。案发后,朱某带着30万元赃款隐姓埋名、四处躲藏,先乘坐长途客车去清远阳山投靠兄弟。住了七八天后,他觉得留在广东不太安全,又辗转湖南衡阳、贵州贵阳、云南昆明、四川成都等地。2016年底,他回到了四川老家“重操旧业”,在自贡和成都双流一带帮工地老板看场和当“打手”。朱某靠着老板给的红包养着一家六口,生活十分滋润。

  朱某平时低调谨慎,知道自己身负重案,反侦查意识强,别人想接近他并不容易,也不会随便告诉别人家庭住址和联系方式。在老家,除了几个死党外,其他人要想跟他联系,只能通过他的情人传话。但由于距离案发近7年,朱某放松了警惕,开始过上正常自由的生活,平时还会接送孩子。

  重返老家 落入法网 

  荣县位于四川省南部,历史悠久,具有丰富的盐矿资源,群众生活闲适。朱某回到荣县后,其老板给其配备了一辆豪华轿车,其也不常开,平时就喜欢喝茶打牌。

  2019年1月23日13时许,朱某像往常一样,午饭后穿着夹克和牛仔裤去茶馆,准备和牌友大战三百回合。但他没料到,警方已在他常去的棋牌室布下了天罗地网。

  18时许,天色渐晚,朱某准备回家吃饭,正当他起身离开牌桌时,四川自贡警方迅速对其进行控制。此时,往日里威风八面的朱某平静地配合警方工作,因为他知道,之前一直有预感的事情终究还是会发生,这次他再也逃不掉了。

  法律意识淡薄的朱某以为其只是抢劫,也没杀人,没什么大不了。落网后,当办案民警告诉其可能再也出不去了,无法给老家年迈多病的父母送终时,他的眼眶立刻红了,一滴眼泪从他的左眼滑落。可是法律不相信眼泪,等待他的将是严厉的法律制裁。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