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联合国官员高度评价的这位中国维和警察有啥厉害之处?
发布时间:2019-01-10     责任编辑:

  文龙在一个最具有敌意和最复杂的平民保护环境中,高效地维持治安并给予联南苏团最大的支持。通过他的努力和领导能力,南苏丹首都朱巴地区的治安和刑事案件大大降低了。我确信,不管是任何突发事件,文龙总是能够适当地、专业地加以解决。

——联合国南苏丹任务区维和警察副总监查尔斯·本


文龙与当地各部门协商安全事宜

  文龙,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办公室副主任,自2000年9月起,他先后五次赴东帝汶、利比里亚、南苏丹等国家和地区担任联合国维和警察,是参加联合国维和任务次数最多的中国警察之一。

  2015年9月13日至2018年9月12日,文龙赴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以下简称联南苏团)担任维和警察朱巴地区保护平民协调官,这是南苏丹首都朱巴地区维和警察的最高领导职位。

 

文龙的办公室

  三年来,文龙坚持政治引领,敢于担当、勇往直前,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经受住战火考验,坚决维护朱巴地区难民营安全稳定,为弱势群体撑起保护伞,顺利完成各项维和任务。他杰出的表现赢得了当地民众的爱戴,也获得了联合国的高度赞赏。

  回国后的文龙时常想起这弥足珍贵的岁月,那曾经的过往成为人生中最珍贵的财富。

  他是任务区年纪最大的中国维和警察

  朱巴是南苏丹首都,安全形势敏感复杂,工作难度非常大。在任务区担任民事高级职位,与文龙以往的维和经历不同。

  “这次不仅是单兵作战,还要面对错综复杂的政治环境,工作条件更艰苦,面对的危险也更突出。”文龙说。


文龙协调指挥难民营搜查行动

  要在特殊环境下做好维和工作,需要时刻保持政治敏感性,提高讲政治的自觉性。

  “远离祖国,更要让自己在政治上与时俱进,在思想上扎紧篱笆。”文龙身处朱巴地区行政高位,作为任务区年纪最大的中国维和警察,自觉带头参加赴南苏丹维和警队临时党支部的各项活动,接受党支部的领导和监督,从来不搞特殊化、不摆老资格,坚持以支部普通一员的身份参加组织活动,积极为党建工作建言献策,为建设特殊环境下党支部的坚强堡垒发挥自己的作用。

  作为一名老维和警察,文龙常把自己的维和经历与战友们分享、共勉,激发大家的爱国主义精神。他每月按时向公安部国际合作局报送工作月报,在出现突发事件时及时撰写专报和调研报告,供领导决策参考。36篇月报、16篇情况专报和调研报告记录了文龙三年的苦辣酸甜与所思所想。

  他下大力气整治难民营治安秩序

  新官上任三把火,文龙一上任就开始密集的调研,摸清难民营治安动态。

  “难民营的治安非常恶劣,犯罪猖獗,每天都有十多个大小案件发生。难民营活跃着大大小小三十多个黑帮,打架斗殴、入室盗窃、伪造货币、强奸、抢劫等案件层出不穷,大量枪支、爆炸品、刀具私藏在难民营中,帮派经常攻击维持治安人员和教堂,以州、县为基础建立起来的团伙每天冲突不断。”文龙回忆道。

 

难民营外一个非法搭建的区域被推倒烧毁

  每晚不管多晚,喝醉了的难民撞开铁门冲进难民营,或翻越铁丝网进入。按规定机动车不准进入难民营,但有一百多个在朱巴市跑摩的摩托车司机,一到晚上,经常殴打守门的保安,强行打开大门闯入,深夜飙车扰民,造成大量的交通事故。

  经过深入细致的调研,文龙制定了难民营治安秩序重整方案,制定了“先内后外、先急后缓”的打黑除恶策略,并将国内行之有效的举措搬到了南苏丹,召开了难民营邻里守望队、社区长老、青年组织的研讨会,听取意见建议,最终决定从影响力最大、最棘手的“摩托帮”入手。

  一张张关于“要求摩托车主人在15天内主动把车辆运出难民营,否则维和警察将全部收缴,并逮捕其主人”的通告张贴在大街小巷,同时,不断加大巡逻力度,并请社区领袖召开社区会议,劝说难民不要把摩托车带进难民营。

  “15天一到,我们立即组织维和单警、防暴队、保安在难民营搜查,收缴了十余辆摩托车。当天晚上,我组织两个班的防暴队守在大门,顶住了晚归的摩托车骑手石头砸、树干撞的冲击。”此后两个月,文龙每天晚上都与防暴队守在大门,坚决不让任何一辆车进入难民营。

 

维和警队收缴的武器

  一个晚上,一群醉醺醺的骑手见冲不开大门,召集了一伙手持AK47的武装人员,往大门方向走来。文龙听到岗哨预警,调来一辆维和部队的装甲车,停在大门口震慑武装分子。

  经过两个月的反复较量后,摩托帮知难而退了。同时,社区民众也知道,有一个特别强硬的中国警察来帮他们了。

  “这一小小的成功,为此后的治安整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文龙说。

  他发射上百发催泪弹制止械斗

  常年内战,让南苏丹的社会环境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间得以改变。很多南苏丹人习惯于用暴力解决问题,即便在难民营内,同一个民族之间也是一样。

  在文龙就任之前,难民营已经发生过几次大械斗,最大的一次持续了三天,造成上百人受伤。

  2016年3月19日,一号难民营因为两个小青年赌博打架,引起两个家族之间的打斗,最后发展成为两个大区数千人之间的大械斗,石块、棍棒乱飞,波及面极广、持续时间久。

 

文龙与维和部队一起指挥作战

  文龙深知,如果不短时间内控制住局面,很可能爆发大规模流血冲突。作为朱巴战区的最高指挥官,文龙不惧危险、靠前指挥,动用了全体防暴队员和中国维和步兵营的防暴连,发射了上百发催泪弹,在不懈的努力下,成功地驱散了人群,结束了械斗。

  2018年8月,一起盗窃案引发两个县之间的难民持续械斗。此时离文龙即将结束任务回国还有一个月,工作都已经开始移交,但文龙仍然被维和警察总监点名担任警方总指挥。

  在这个月,文龙坚持每天早上七点就深入到难民营械斗第一线维持秩序、调解矛盾,忙到大半夜才回到住处,还时不时被电台或手机叫醒,处理各种突发事件。

 

观看难民营新年文化表演

  经过与联合国各部门、难民社区领袖的反复协商,通过大量艰苦繁重的工作,直到文龙回国前几天,械斗才基本平息。

  三年来,文龙组织指挥大型联合搜查五十余次,基本上清除了难民营内的枪支弹药,创造了一个更为安全的环境。通过开展社区警务、培训和加强治安联防队,严厉打击针对妇女儿童的犯罪等措施,逐步扼制了犯罪高发的态势。每月的发案数,从2015年200起左右大幅下降至2018年不到30起。

  他在难民中培养了大批维和警察的支持者

  朱巴地区维和警察局,共有来自42个国家的约120名维和单警,是南苏丹十个维和任务区中人数最多的。维和警察局分为公共秩序队、刑事侦查队、社区警务队等多个职能部门,整个地区单警加防暴队共约700人。

  上任初期,面对警察局内部队伍不团结、矛盾突出的问题,文龙对症下药,建立了公开竞聘选拔制度,并把中国特色的警营文化建设移植到朱巴战区,打造规范化警营的同时,积极创建和谐警营。与此同时,加强纪律作风建设,对违法违纪行为坚决纠正。

 

维和警队展示缴获的军火武器

  通过这一行之有效的解决方式,整个队伍人心振奋、士气高昂,面貌焕然一新。朱巴维和警察局由从前的一盘散沙,变成了一个公正透明、纪律严明、作战能力强的队伍。

  社区警务工作是朱巴维和区警务工作的重点,文龙把中国警察善于与群众打成一片的优良传统推广到任务区。

  “我把两个难民营划分为几个片,指定‘片警’每天下到责任区走访难民,了解治安动态。”文龙告诉记者,不仅如此,社区警务队和弱势群体保护队每个月至少有一到两个的培训项目,培训对象是联防队员、青年团体、学校教师和学生、妇女团体等。通过大量的培训班、论坛、座谈会等活动,在难民中培养了大批维和警察的支持者,夯实了维和工作的群众基础。

 

文龙与难民营群众在一起

  为了拉近维和警察与难民的距离,赢得群众的心,文龙没少想办法:“我们每年组织难民开展年度足球锦标赛、庆祝新年文化表演、清洁营区志愿者等活动。一次次友爱团结的社区警务活动,不仅让群众更了解、信任和支持维和警察,还让我们获得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线索,为打击犯罪、清除黑帮打好了基础。”

  他从公共厕所的粪坑里救出一名婴儿

  连年不断的内战,造成了大量的战争孤儿。

  2016年底的一天,文龙巡查一号难民营时,一群小孩报告说公共厕所的粪坑里有婴儿的哭声,赶到现场后发现是一个初生的女婴被丢弃在粪坑里。

  “我们把婴儿捞出来,送到诊所救治。当她痊愈后,我把她交给一名愿意收养她的老妇人照看。我给这个弃婴取名为‘安琪儿’(英文‘天使’的意思)。”文龙说。

 

刚解救出来的安琪儿

  文龙还发动妇女联合会到处给安琪儿找哺乳期的妇女给她哺乳,并发动维和警察捐款,给安琪儿买奶粉。“安琪儿一天天长大了,她似乎与维和警察特别亲,虽然还不会说话,但是每次我们去看她,她都会依依哑哑地笑。”

  “不幸的是,难民营的生活和医疗条件特别差,婴儿的死亡率也很高,安琪儿在8个月大的时候夭折了。当我们知道这一不幸的消息,都流下了眼泪。”文龙想到安琪儿,心里依旧隐隐作痛。

  痛定思痛,文龙与朱巴战区维和警察局弱势群体保护队、难民营妇女联合会以及其他热心公益的难民,成立了一家公益性质的孤儿院,收养无家可归的孤儿。

  为了这个孤儿院,文龙与弱势群体保护队不断与社区各个组织、国际非政府组织协调,争取经费支持,动员组织志愿者伸出援手。从2017年下半年孤儿院正式运作以来,已接受了一百多名儿童,为保护南苏丹平民做出了贡献。(人民公安报石杨)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