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秦剑出鞘力斩黑恶毒瘤 董云翔涉黑犯罪集团覆灭始末
发布时间:2018-02-09     责任编辑:

 

    『秦剑』出鞘力斩黑恶毒瘤 

    “董云翔黑恶势力集团犯罪案”,目前已经进入起诉阶段。涉黑刑满释放人员的董云翔为何能卷土重来,为何会再次成为黑恶势力集团头目?

    该犯罪集团涉嫌聚众斗殴、非法拘禁、敲诈勒索、故意伤害、开设赌场、寻衅滋事等案件38起,非法掠取钱财300多万,打伤打残10多人,间接致使1人服毒死亡。犯罪成员25人被抓,其中逮捕20人,取保5人。

    在此案件侦办进入关键时期时,陕西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对该案进行了专题研究,要求专案组自觉抵制说情风,排除干扰,确保将此案办成“铁案”。

    儿子欠高利贷外逃躲债 

    父亲医院服毒自杀 

    2017年6月21日,陕西省宝鸡市凤翔县石家营卫生院药房医生刘某强的父亲在医院内服毒自杀。经初步调查,因刘某强无法偿还高利贷而离家出走,其父怕医院开除儿子,一时想不开,服毒自杀。

    刘某强为何要借高利贷?警方调查发现,刘某强喜好赌博,从2015年开始常在刘小刚、李鹏程开设的地下赌场进行赌博,欠下40多万元赌债。

    为偿还赌债,又从党宗文、吕晓辉处借下高利贷,后刘某强因无法承受暴力逼债而外出躲债。民警在调查刘小刚、李鹏程非法开设赌场案件时,发现赌场幕后老板为董云翔和吕晓辉。至此,董云翔、吕晓辉、党宗文、刘小刚、李鹏程等人涉黑犯罪集团正式进入民警视线。

    董云翔,男,汉族,1976年6月29日生,初中文化,凤翔县彪角镇南务村九组农民。2007年7月11日,因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聚众斗殴罪,被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2011年11月25日刑满释放。

    “老大”为给手下报仇 

    殴打对方逼其服软 

    宝鸡市凤翔警方在调查刘某强父亲自杀案件的同时,相继收到宝鸡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贺东和凤翔县委书记王建民批转的举报信,反映以董云翔为首的涉黑涉恶集团非法拘禁、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件线索多起。

    就在警方初步锁定董云翔时,发生了一起伤害案。2017年7月9日,董云翔在凤翔县南门外洗车时,遇见之前曾殴打过自己手下的张某刚,董云翔为给手下报仇,持水果刀在张某刚左胳膊、左手、左腿上连戳数刀,并打电话叫来吕晓辉等人,对张某刚拳打脚踢,打完后,又将张某刚开车拉至石落务村,董云翔等人再次用棍棒殴打张某刚,并逼其求饶服软。从此,董云翔成了凤翔县城独一无二的“老大”。

    经过专案组秘密侦查:董云翔刑满出狱后,与吕晓辉合伙在凤翔县城经营金三角电动车专卖店、菲林酒吧、雍城湖鱼池等产业。这些产业只是用来打掩护,实际上董云翔纠集吕晓辉、党宗文等人非法开设赌场,从事高利贷,再派人进行追债以达到非法敛财的目的。至此,董云翔等人涉黑犯罪集团团伙成员和组织架构基本清晰。

    嫌没跟自己打招呼 

    纠集人员围殴对方逼吃烟蒂 

    2011年12月25日,董云翔刑满释放后,为非法敛财,安排人在宝鸡市凤翔县姚家沟镇太白庙村、糜杆桥镇码头坡、柳林镇千阳岭等地组织开设赌场,董云翔、党宗文、衡凤强、赵文璋放账看场子,王晓亮、李保保、陈建会每场给董云翔上交1000至5000元,给其余组织人员发200至1000元不等的工资。

    2012年4月27日晚,未经董云翔同意,李保保私自在南指挥镇东社村摆设赌场,董云翔闻讯后纠集党宗文、刘小刚、衡凤强、吕晓辉、赵文璋等人,在县城东大街对李保保进行殴打。

    此后,董云翔在宝鸡市凤翔县的地下赌场有了一定名气,吕晓辉、刘小刚、党宗文、衡凤强、赵文璋等人成了董云翔犯罪组织的得力干将,董云翔犯罪组织利用威名在社会上替人摆事,暴力讨债,不断扩大影响力。

    2014年5月4日,在范家寨镇牛钵峪村经营砂石场的唐某涛,和另一砂石场老板李某强发生纠纷,唐某涛打电话叫吕晓辉为自己摆事,吕晓辉纠集衡凤强、宋林依等人,持砍刀将李某强砂石场的一员工胳膊砍成轻微伤,后由董云翔出面了事。

    2014年6月,刘小刚、李鹏程宝鸡市在凤翔县城以东地区摆设赌场,董云翔让党宗文、衡凤强到赌场上以95版(借10000元,实给9500元,三日内还清)形式放账,参赌人员在赌场输钱后为还赌场借款,经刘小刚、党宗文、衡凤强等人介绍再从董云翔处借高利贷,董云翔从中牟取暴利。

    在此期间,郑某强、程某军在县城以西的赌场比董云翔摆设的赌场人气旺,董云翔得知后,安排人去砸了程某军的赌场,最终在陈村镇尹家务村附近和对方发生持械聚众斗殴,将程某军打成重伤,郑某强打成轻伤。

    董云翔为首的犯罪组织为了进一步完全控制宝鸡市凤翔县地下赌博,对不听安排的人员及赌场人员实施殴打,使其他人员不敢在凤翔境内开设地下赌场。

    2015年12月19日,董云翔和乔某平都到上善家园参加朋友婚礼,因乔某平未向自己打招呼,董云翔心生不满。团伙成员尚青龙故意给乔某平寻事。当天下午,董云翔纠集吕晓辉、尚青龙等人,在城关镇火星村对乔某平进行围殴,乔某平服软求饶,董云翔让乔某平将小拇指剁下,后在其他人的劝说下,董云翔让乔某平现场吃掉了三个烟蒂。

    董云翔侥幸逃脱 

    52天后在西安被抓 

    为了达到在宝鸡市凤翔县域称霸一方的目的,以董云翔为首的犯罪组织通过为非作歹,暴力犯罪,豢养众多犯罪组织成员,并出资购买军刺、关公刀、洋镐把等凶器,先后在凤翔县实施了一系列暴力犯罪。

    同时,该组织又通过开设赌场,放高利贷等非法形式掠取了巨额的经济利益。放高利贷、暴力讨债致使多人有家不能回,常年在外苟且生活。

    专案组在调查取证过程中,李某贤、王某兵等多名受害人至今杳无音信,无法查找,家中妻儿老人无人照料,生活举步维艰。

    2017年8月10日晚,专案组对董云翔等人实施抓捕,专案组迅速出击将13名主要成员抓获,但董云翔逃脱。

    当晚,董云翔驾车逃窜至宝鸡市凤翔县寺头村王少阳家,告知自己被警方追捕,让王少阳送他到西安,王少阳遂开着自己的车拉上董云翔前往西安。

    二人从凤翔县城出发时,董云翔又给杨勇斌打电话,让其到西宝北线北务路口等候。杨勇斌到达后,董云翔将自己的手机交给杨勇斌让其带回,以误导警方侦查方向,并让杨勇斌给衡凤强和宋林依通风报信,杨勇斌在开车接衡凤强时被当场抓获。

    杨勇斌离开后,王少阳继续驾驶汽车将董云翔送至咸阳市武功县,后又换乘出租车一起到达西安。此二人找到方宝荣,先后在5个酒店和多个小区开房、租房。方宝荣在明知董云翔是警方抓捕对象的情况下,仍多次为其提供住所,导致多次抓捕失败。

    在此案件侦办进入关键时期时,陕西省公安厅有关负责人对该案进行了专题研究,要求专案组自觉抵制说情之风,排除干扰,秉公执法,确保将此案办成“铁案”。

    2017年9月5日,陕西省公安厅党委委员、厅长助理宋博赶赴宝鸡市凤翔县,专门听取案件进展情况并明确要求专案组不惜一切代价从速抓获董云翔。10月2日,经过52天连续奋战,专案组在西安市大寨路将董云翔抓获。

    2017年10月2日,董云翔涉嫌寻衅滋事被刑拘,10月25日,经宝鸡市凤翔县人民检察院批准执行逮捕。

    董云翔等19名疑犯被起诉 

    据了解,董云翔等人通过放高利贷,从中掠取钱财300余万元。当地群众迫于董云翔淫威,倾家荡产都要还上所欠的债务,先后有多人因没有按时还上钱被董云翔等人非法拘禁,期间遭受恐吓、殴打。

    该黑社会组织,长期在宝鸡市凤翔县为非作恶,称霸一方,已经对凤翔县境内生产、生活、经营的群众形成心理强制和威慑,造成重大影响,严重破坏了凤翔县经济、社会生活秩序。

    2017年12月12日,宝鸡市凤翔县公安局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条之规定,将此案移送凤翔县人民检察院,依法起诉。

    犯罪嫌疑人董云翔、刘小刚、党宗文、衡凤强、吕晓辉、赵文璋等19人分别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三百零三条、第三百一十条之规定,分别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窝藏、包庇罪。

    犯罪嫌疑人董云翔、党宗文、赵文璋系累犯,依据《刑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应当依法从重处罚。

    犯罪嫌疑人董云翔、刘小刚到案后,企图逃避法律制裁,拒不认罪,态度恶劣,且在整个案件当着起着重要作用,属主犯,建议从重处罚。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