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司法行政戒毒事业的创与变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责任编辑:

  云南司法行政戒毒管理机关可以追溯到1955年,前身为劳动教养管理机关,64年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经历了从劳动教养制度创立、发展、壮大、废止到转型为戒毒管理制度的发展历程。

  省局机关建制沿革历经省公安厅劳改局劳教科、省公安厅劳教处(隶属省劳改局)、省司法厅劳教处、省劳动教养管理局、省戒毒管理局5个阶段。

  2010年10月,经省委省政府批准,云南省强制隔离戒毒执行职能由公安机关全部移交司法行政劳教部门承担。2011年1月,成为全国第一个全面实现整体移交强制隔离戒毒的职能部门。2013年12月,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废止有关劳动教养法律规定的决定》,云南省劳教系统14个劳教所统一摘除劳动教养管理所牌子,云南省原有劳动教养场所转型为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原有机构编制和警察队伍亦随之相应调整,从事强制隔离戒毒工作,称之为司法行政戒毒工作。

  2018年11月,根据《云南省机构改革方案》,省委、省政府决定组建云南省戒毒管理局,为省司法厅管理的副厅级部门机构。

  一直以来,这支具有特定历史意义的队伍,满腔热情,披荆斩棘,高歌猛进,担负起党和人民交给的重任,谱写了一曲曲“特殊园丁”的大爱之歌,为法治云南、平安云南建设作出了积极贡献。

  如今,经过几代警察职工的接力奋斗和艰辛付出,工作环境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设施简陋、条件艰苦的农场已建设成为一座座布局合理、安全保障、技防先进、设施齐全、功能完善、环境优美的现代化戒毒场所。队伍风貌也从群众戏称的“田埂警察”到如今警容严整、执法规范的司法行政戒毒人民警察。

  忆往昔,这是时代赋予云南司法行政戒毒工作的故事。看今朝,云南戒毒工作新篇章正在书写。  

  

 

  

  从农场到劳动教养管理所 开荒种地,艰苦创业

  “曾记否:低檐矮庙煤油灯,星光点点透荒原;曾记否:开荒的锄头、挑水的担,火钳、铁锤两三把,农、工、副业生产忙。”翻开云南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前身为:云南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的所志,几行大字映入眼帘。

  1954年3月,云南省大板桥园艺场正式成立,1958年更名为云南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是中国劳动教养制度实施后云南省创立的第一个劳教所。

  1966年,23岁的“楞头小伙”罗天标从当时的政法干校分配到这里参加工作,1949年出生的支桂珍于1984年从思茅教育局调入这里工作。

  在两人的回忆里,当时的环境描述起来就是:“开荒的锄头”“农副业生产忙”等,他们说这些都是当时劳动教养场所的工作和生活环境的真实写照。

  罗天标参加工作那一年,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更名成立了8年,一切都是百废待兴,开荒、种地等成了他当时工作中的“印记”。

  罗天标回忆,当时工作主要的内容就是带着劳教人员出工(干活),每个队都有较重的生产任务,有种包谷的,但大部分种的是苹果树。

  “当时大板桥园艺场的苹果在昆明是小有名气的,一些周边村庄的农户还会冒用这个品牌拿自家的苹果去销售。”回忆起过往岁月,罗天标说,当时他们被群众戏称为:“田埂警察”。

  罗天标听所里的前辈说,建场时,环境比他参加工作时要艰苦得多,那时的大板桥地区杂草荆棘丛生,乱石交错,部分丘陵寸草不生,土地贫瘠,是当地群众割草的地方,环境艰苦、生活条件极差。

  建场初期,生产工具只有锄头、镰刀、扁担、绳子,运输靠人背、肩挑及少量的马车。当时,主要靠发展粮食生产来解决全部人的口粮。

  开荒、种树、规划、引种,管理劳教人员,组织教育等等,那个年代人少、事多、百业待兴。那个年代的警察职工们为创办劳动教养事业,可谓是历经千辛万苦,战胜重重困难,茅草房既是宿舍又是办公室,用床当桌子,照明是用墨水瓶做的煤油灯……这种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被一代代警察职工传递到今天新一代的手中。

  

   

  

  历经58年的劳动教养制度 改革、摸索、探路前行

  今年,罗天标已经77岁了,他说自己的一生亲历和见证了那个年代关于劳动教养制度的那些事。1984年,省第一劳动教养管理所成立管理科,罗天标成为第一任科长。

  “当时的口号就是收得下、管得住、跑不了。”罗天标介绍,刚开始建所时,劳动教养制度更多的是强调生产劳动,用劳动代替管理。“当时只要完成生产任务,劳教人员不逃跑就行。”

  让罗天标印象深刻的是,当时整个管教科就一辆自行车,去队上,要不只能靠脚走路,要不就只能骑自行车去,近的大队有2公里,远的大队有5公里多。要走完几个大队,一天时间都要紧赶着才行。

  据了解,20世纪80年代实行“灌输、感化、挽救”的方针,立足于教育,着眼于挽救,帮助劳教人员改恶从善。当时,为有利于劳教人员解除劳动教养后就业,劳动教养管理所对劳教人员进行职业技术教育,不少劳动教养管理所办有裁剪、缝纫、电器维修、木工、烹调、理发、汽车驾驶和维修等职业技术培训班。劳教人员学习文化和职业技术经考试合格的,还会发给社会承认的文化或技术等级证书。

  20世纪90年代后,劳教人员的结构日趋复杂,规范化、制度化的管理不断深入和推进。1991年,我省在劳教人员中实行“三段五级”划段分级管理和百分考核同步挂钩制度,严明奖惩兑现。2005年,在劳教人员中全面推行封闭式、半封闭式、开放式3种管理模式。

  2006年,高伟参加公务员考试进入当时的省第三劳动教养管理所工作,当时的他对劳动教养没有任何概念,去到漠沙后,他发现劳动教养场所里还有养殖业、种植业,在对工作的了解中,他才慢慢明白自己将要从事的工作。高伟介绍,当时的漠沙手机信号都没有,一名年长的警察看见他拿着的一个U盘,竟问他U盘是什么东西。由此可见当时信息的闭塞。

  “泥腿子警察”“田埂警察”,这样的称呼在高伟和这群新来的年轻警察中传开。

  劳动教养制度废止 从“田埂警察”到现代化戒毒场所

  2013年11月,《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废止劳动教养制度”。12月28日,全国人大第十二届常务委员会第六次会议通过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的决定。

  至此,历经58年的劳教制度,伴随着那群“田埂警察”58载的劳教工作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退出了历史舞台。

  从劳教制度到强制隔离戒毒制度,变化巨大。这一点,现任省女所副所长的周稳昌深有感触。

  “最大的变化就是思想观念的改变。”周稳昌说,从过去的粗放式管理,到现在的科学化、专业化管理,从过去的忙于农业生产、习艺劳动,到现在的统一基本戒毒模式,从过去的“万金油”劳教警察到现在专业化的司法行政戒毒人民警察,并重视培养专业教师、医生、心理咨询师、营养指导师等,变化翻天覆地。

  “以前根本没敢想过现在的工作环境和工作内容,危房、泥泞的双脚、人盯死守、偏远等都是过去的真实写照,现在场所调整布局,从远离城区、交通不便的山区农村往城镇中心调整,从传统的劳教所到现代化的戒毒场所,专业化的戒治模式转变。”周稳昌说道。

  2010年和双江来到省五所工作时,主要以习艺劳动为主,随着职能移交,戒毒人员的文化活动有所增加,体育竞技类活动受到欢迎,再后来,随着教育矫治的专业化规范化,现在,每周都有教育学习日、教育运动日。“以前,戒毒人员在室外做操,现在,他们在省五所2800平方米的康复训练中心做康复治疗,设备科技含量越来越高。”对于职能移交以来的场所变化和双江深有体会。

  据省戒毒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陈欣介绍,2010年职能移交后,云南司法行政戒毒系统勇于担当,奋力推动全省戒毒工作走在全国前列;坚持抓重点、破难点,抓基层、打基础,保障能力不断加强,场所面貌焕然一新,着力推动戒毒场所法治化建设,与时俱进立、改、废各类制度规定,切实增强戒毒执法公信力;忠于职责、坚守底线,加强场所安全管控,为维护边疆和谐稳定、全省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坚持自主创新,率先实践,积极探索专业化科学化社会化戒治方法,着力深化改革、创新戒治,打造出云南戒毒工作“新名片”。

  记者了解到,2010年以来,司法行政系统累计接收了4个原公安机关强戒所,新建2个强戒所,省政府批准建立普洱、临沧、文山、怒江4个州市所和省七所,至“十三五”末,全省将有19个强戒所,遍布云南16个州市中的15个州市,收治规模将达5万余人。

  “当年的工作很辛苦,成日和田埂、劳教人员打交道。现在,工作方法、工作场所、工作装备都发生了翻天履地的变化,戒毒警察的素质也越来越高,新时代真是越来越好了。”1949年出生的省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退休警察支桂珍,今年也刚好满70岁,她祝愿祖国更加繁荣昌盛,祝愿戒毒事业发展越来越好。(龙琼燕 陈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