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信息化推动我省公安工作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6日   责任编辑:

  

  从手摇电话到拨号电话,从传呼机到手机,从远程监控到精准查缉……我省公安工作70年发展史,是一部不断开拓创新的奋进史,更是一段科技信息化与时代发展脉搏共同跳动,科技不断推进公安工作进步的光辉历程。

  层层转接电话

  张泽文,南涧县公安局老民警,2018年退休,退休前任南涧县公安局副政委。他对公安通信设备最初的印象是从手摇电话开始的。1965年,南涧县公安局配备了1辆幸福牌边三轮摩托车和3部老式手摇电话,这是当时局里“最上档次”的设备。

  “3部手摇电话,一部为总机,安装在局机关值班室,由民警24小时轮流值守,另外两部分别安装在南涧派出所和公郎派出所。”从部队转业后的张泽文被分在了当时的南涧派出所。

  令张泽文印象极深的是,当时要想打一个电话,必须要通过交换机打到要找的人所在地区的总机,之后再一层一层地往下转。因为电话多或电话占线,要打通一个电话并不容易,有时要用几个小时,有时甚至几天都打不通。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最令民警感到“害怕”的是下雨天。“遇到刮风下雨的天气,手摇电话的电话线经常会被刮断。每每这时,民警要第一时间到邮电局请人及时检修线路。若是有事情需要打电话,则需要派专人到邮电局打。”张泽文说。

  张泽文说,尽管通信没有现在手机那么方便和便捷,但在当时,手摇电话的出现还是很大程度上为公安通信工作带来了方便。

  安排专人值守电话

  1982年,通信设备稍有改善,手摇电话被换成了拨号电话,南涧县公安局局机关的科、队、室和派出所也都有了相应的配备。从南涧派出所调到南涧县公安局任办公室主任的张泽文就更离不开电话了。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安排人员值守电话成了他最头疼的工作。

  “当时守电话,都是由办公室人员轮流值班,一人一个星期。有电话来了,直接给局领导或涉及的部门领导汇报就可以了。”然而,令张泽文感到头疼的是,办公室人少,有时候人员安排不开,张泽文就只能自己顶岗值班,可时间长了,张泽文自己也有点力不从心。后来,由于工作量不断增大,办公室便设置了一名专职值班员。

  “守电话这事,工作不复杂,就是很考验人的耐心和毅力。有时候守着电话可能不一定有事情,但我们不敢保证不守就一定没事。所以这个岗位不能缺人,得一直有人在。”张泽文说。

  比起手摇电话,拨号电话只需拨通对方电话号码,通与不通马上就能知道,这给民警的工作带来很大的便利,也能节省人力、物力,缩短办案周期。

  民警开始配备手机

  “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大哥大’和传呼机陆续出现了。相比于手摇电话和拨号电话,‘大哥大’和传呼机让信息沟通和交流不再受时间和地域的限制,很及时。”张泽文说。然而,在当时“大哥大”是个稀罕物,民警们配备的主要还是传呼机。

  张泽文至今也不否定,当时传呼机的配备让民警的通信工作上了一个台阶。

  1994年至1997年,张泽文也拥有了自己的数字传呼机。1995年,在改革开放进程不断深入和新形势对公安工作提出的新要求下,南涧县公安局开始给民警配备手机。

  1997年8月,张泽文拥有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部手机。“型号是西门子,功能只能接、打电话,尽管如此,使用起来感觉还挺好。”

  在张泽文看来,虽然与现在的智能化手机相比,西门子手机显得笨重且功能单一,但它却是公安通信设备的一个跨越式发展,也是公安机关科技强警的初级阶段。

  此后,手机逐渐配备到每名民警手上,用手机的人越来越多,手机在信息传递中及时、便捷、互动的优势逐渐显现。

  多元化信息助力

  如今,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公安通信设备在岁月的变迁中呈现出另一种风貌。

  从1997年拥有的第1部手机,到现在使用的第9部手机,张泽文感受到的不只是手机设计的不断优化和功能的不断健全,还有公安工作的信息化和便捷化。“以前只能接、打电话,后来可以发送信息,再后来可以拍照、录音,直到现在,依托互联网,通过手机还可以办理业务、服务群众,甚至依靠手机多样化的信息获取渠道掌握线索、侦查破案,这真是公安通信技术质的飞跃。”

  2012年一天晚上,张泽文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陌生人发来的短信:“老板好!今晚打了只麂子,是送到老地方,还是你亲自来拉货?”

  张泽文看后觉得十分蹊跷,心想这可能是发错了电话号码的偷猎者与收赃物老板生意往来的信息,于是给森林公安的民警打了电话,并把信息转发给了他。

  之后,根据这条短信,森林公安破获了一起偷猎案件。

  “虽然只是一条简短的信息,但它下面隐藏的线索可能错综复杂。如今,依托手机这一通讯工具,在信息互通和分析的基础上,很多案件就清晰明了了。”2015年9月,南涧县公安局拥翠派出所所长收到一条短信,称有人在朋友圈晒猎物。

  根据这条短信,派出所开展侦查,顺藤摸瓜找到了发微信的人,最终破获一起偷猎案。

  事实上,手机所能实现的功能并不止这些。

  在服务群众方面,它也发挥着无法比拟和不可替代的作用。如今,民警除可在配发的手机上查询车辆、人口信息外,出租房屋及人口管理通过手机APP也可以实现,就连居民办理证件也可以通过网上预约。

  “通信设备在公安工作中发挥着不容小觑的作用,不同的设备存在于不同的年代,在它存在的当下,它们为公安工作连出了一条隐形的线,这条线为公安工作架起了一座信息桥梁,让公安工作更有效率、更加便捷。”张泽文说。

  大数据云计算推动跨越发展

  屏幕上跳出一条预警信息,国家禁毒大数据云南中心的民警立刻通过视频向当地公安机关和就近的检查站下达指令,要求对可疑车辆和可疑人员进行盘查。几分钟后,现场反馈回来的信息显示,抓获一名贩毒人员。这样的情景,每天都在国家禁毒大数据云南中心发生。

  云南省公安厅禁毒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面对严峻复杂的毒情形势,如何应用大数据,让禁毒工作从以往的“广撒网”向“精准查缉”升级,成了摆在公安机关面前的一道课题。为此,公安部禁毒局和云南省公安厅紧盯大数据信息技术发展潮流,积极开展国家禁毒大数据云南中心建设,引领禁毒工作迈入大数据时代、跃上智慧“云端”。

  事实上,国家禁毒大数据云南中心只是公安信息化、科技化建设的一个缩影。

  近年来,云南公安牢牢把握国家大数据发展大势,坚持“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于2017年12月27日正式启动“互联网+公安政务服务平台”,搭载治安、交警、出入境等业务警种为民服务事项146项,共办理各类政务服务事项34.6万余条。

  同时,积极对接“一部手机游云南”平台,大力推广“网上办公室”“网上户籍室”,开通实名认证、实名核实等认证服务,努力实现“马上办、网上办、就近办、一次办”的目标。

  与此同时,我省还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和移动警务等技术,着力提升边境职能管控能力,推进视频监控、技防措施从“零散分布”向“连线成片”发展,实现了对边境地区社会面动态治安局势的全面监控和有效掌握。(查小高 石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