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仰望新年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0日   责任编辑:

  每年年底的时候,我就会感到日子是如此匆匆。

  我也总会想起朱自清先生写的“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等句子。

  年底,在感慨新的一年就要到来时,我总要把朱先生的这篇散文默颂几遍,然后扪心自问,是啊,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朱先生不知道,我也茫茫然。可我知道,2020年的这些日子,于我来说的确是空无了。1 年 365 天,每天 24 小时,1 年就有31536000秒,时间像猫步一样悄无声息地从我面前滑了过去;又像是小溪,涓涓地流进了大海,在我转身回望它流过的路时,竟没有发现半点浪花和痕迹,我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了。

  可叹息是没有用的。旧的一年,该去的总归要去;新的一年,该来的总归是要来的。只是在来去之间,我在抬头仰望新年时,又看到了什么呢?

  早上,天刚蒙蒙亮,在我送孩子上学的路上,一缕朝阳照在儿子的脸庞上。今年,儿子已经读高三了,如今,他的课程更紧了,他每天都像陀螺一样在高速地旋转着,而我也跟在他的身后,和他一起飞快地旋转着。

  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他的学习时间则更加紧迫了。在这焦灼的高考备战中,他青春期的叛逆性格是否还会张扬?还有,那天我让他写出他的一些朋友的名字,他竟然把我的名字也写了进去。我是他的朋友吗?我们的关系到底会怎样呢?

  新的一年,他会考入哪所大学?他坚持要我把他当作一个朋友,甚至他要我把他当作大人一样来交流,我能不能做到?这我还不知道。

  中午,妻子下班回家,她告诉我,不少城市的房价出炉了,房价有升有降,而我所在的城市,房价还在缓慢上升。她的许多同事,前些天都纷纷买了新房。听了妻子说的话,“蜗居”在陋室的我不禁浑身奇痒难熬、坐立不安了。

  2020年,我一直在期待房价能够下降,有多少次,我挤在看房的客户群中,带着不多的钞票,听着专家们预测,我感觉头涔涔而泪潸潸,觉得自己真的空无了。

  新的一年,房价的走势究竟会怎样?我仰望着、观望着、等待着,有关房价的新闻总在我的眼前不断地晃荡。看看我身边那些已过上“房奴”生活的人,我开始无端地羡慕起来。我不禁自问:我会成为新的“房奴”吗?我究竟有没有成为“房奴”的决心和勇气?这些都让我备感彷徨。

  还有,在逃去如飞的日子里,每天奔波在单位和家里的我,除了读书写作外,新的一年,我还能做些什么呢?面对成长的儿子,我是充满希望的;而城市的房价对我而言或许只有徘徊,只有徬徨了。

  2020年里那些远去的日子,让我感觉如柳烟,被微风吹散了;如白露,被暖阳蒸融了,它再也回不来了。

  新的一年,它像是一列进站的高铁,很快就要离开站台了。而我只是一个坐在高铁里的旅人。我带着旧年的彷徨,带着对新年的仰望,一路走过来,可我要去向何方,路上的风景怎样?这也让我深感茫然。

  我会在叹息“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的同时,带着一颗梦想的种子,抬头仰望新年。

  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我的家人来年幸福安康;我希望我正在成长的儿子来年能考取一所理想的大学;我还希望在这座城市,我能拥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温馨漂亮的房子。


下一篇:   岁不我与,愿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