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过区里写传奇——记陇川公安69年发展历程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4日   责任编辑:

  1950年5月6日,挥戈滇西的中国人民解放军14军41师121团2营,饮马南宛河畔,驻防陇川县。人民军队的到来,沿袭了千百年的土司、山官制度戛然而止,陇川历史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时光照耀了曾今

  边陲陇川,全国解放较晚的地区之一。解放初期,国家划定的18个直过民族里,陇川就有景颇、傈僳、傣、阿昌四个少数民族。多元民族文化之地,在轰轰烈烈的历史进程中,面对旧势力表面的唯唯诺诺、猖獗的土匪、境外残敌的骚扰、新旧反革命的揎拳掳袖、复杂的民族矛盾,你应时而生。

  1954年民警张占虎在宿舍前留影 

  1952年7月25日,土司衙堂里,你挂出了“陇川县各民族行政委员会公安局”的牌子,当时,县工委书记张登祥兼任局长的你,只有接管土司牢房的121团副班长曾德明、以及随后从云南省军区边防保卫局教导队分配来的陈运祥两同志。

  为应对日趋严峻的对敌斗争局势,1954年初,保山公安处迅速为你增员,至年底,你已增至40余人。你的兄弟姐妹来自祖国四面八方,有转业军人、有内地青年、有特招的当地少数民族。你的这群在探索中相遇,在变革中同行的年轻人,个个血脉偾张,春天般的活力中,有着“不破楼兰终不还”般的豪迈。

  自建的茅屋里,昏暗的油灯下,绕帐彷徨的你,千端万绪中,擘画出了为直过区各民族驱逐鬼祟的行动和发展雏形。

  你谏诤为匪人员弃恶从善。1953年春,由于陇川驻军换防,加之抗美援朝,境外蒋残匪认为有机可乘,大肆叫嚣反攻大陆,并有蠢蠢欲动之势。你抓住时机,大力开展对敌政治攻势,积极主动宣传党在民族地区的各项方针政策,我党对蒋军投诚人员的宽大待遇,以争取蒋残匪回归投诚。你三番五次登门做匪属的工作,用亲情感化亲人回归家庭;你编创的花灯剧《老娘亲想儿》,匪属看得痛哭流涕,表示一定要把亲人叫回来;你采取“欲擒故纵,诱敌回笼”的斗争策略,派出侦察员与潜入境内的股匪首领接触,动之以理晓之以情,最大限度地做争取工作。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怀柔政策,原盘踞在边境的蒋残匪大部分弃暗投明,回归祖国。

  解放初期投诚的部分土匪 

  你一记重拳,剿灭反动一贯道邪教。1953年5月,你组织精干力量,深入到一贯道活动比较突出的王子树文化站,揭露一贯道的反动本质,一举捣毁了一贯道组织,1500名道徒退道开斋,点传师、道首许长明被明正典刑。

  你猛药去疴,治力抢劫顽疾。在“不会抢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魔语的驱使下,抢劫伤人案件经常发生。你首先拿陇川最大的抢劫惯匪布盛单团伙开刀,企以杀一儆百。1954年,你捕获的布盛单被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你勇猛果断,粉碎少数山官暴动的阴谋。1958年5月,外逃投匪的山官尚德忠,乘机秘密窜入陇川,利用民族历史上的恶习搞“吃丛”(煽动群众闹事)事件,妄图颠覆新生的基层政权,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你的王子树文化站公安特派员李明枝同志,获知尚德忠及其得力干将早芒干在罗朗策划“吃丛”事件,奋不顾身,单枪匹马,直奔匪巢去做争取教育工作时,不幸被丧心病狂的早芒干开枪杀害。李明枝牺牲后,你怀着满腔怒火,将拒捕的早芒干击毙,尚德忠侥幸漏网外逃。

  在县对敌斗争委员会的领导下,你助力人民解放军仅仅用四年的时间,先后剿灭了陇川境内的多永明、龚达政等政治股匪,将抢劫、一贯道社会丑恶一扫而空。

  威慑兕虎,莫之敢伉。

  剿匪战斗中,县民警中队战士张自和、李祖应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从建政初期开始,你与国民党台湾情治机关的派遣与反派遣,渗透与反渗透一直较量到上世纪末。

  1951年,以神鬼莫测的“教师”、“牧师”身份为掩护,十余年间不离不弃地做重要统战对象工作,与披着宗教外衣的美国派遣特务斗智斗勇,斩杀敌特,抓捕外逃帮派头子,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荣誉称号的王恩祚,再现了隐蔽斗争的传奇。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善于奇谋妙计,对境外敌特争取、瓦解和逆用,获取台特密码,使一个个台特落网,在隐蔽战线上作出特殊贡献的“公安战线二级英模”蒋晓春,塑造了电影《滴水观音》中云南公安的原型。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一个个“孤帆”、“原型”,将你的政治保卫工作做得风生水起。四十余年的艰苦卓绝,你一直处于全国政治保卫工作的前列,共和国公安部授予的“全国模范政保科”锦旗,是对你的肯定和褒奖。

  左起:吴芳新(曾任陇川县边防大队大队长)、蒋晓春(曾任陇川县公安局局长)、徐从德(曾任远征军士兵、陇川县公安局治安股股长)、王恩祚(曾任陇川县边防大队大队长) 

  你到来时,目力所及的大山中绽放着一朵朵妖艳的罂粟花,趸售的马蹄声,从龙云主政云南允许鸦片折抵税收开始就一直没有停歇过。那时,陇川境内年产大烟61万千克,全县58307人中,就有烟民3649人,一些地区的成年人80%有鸦片烟瘾。你采取广泛发动群众,替代种植,“由多到少,由吸到吞、由吞到戒”的禁毒策略,至1958年,基本实现禁绝罂粟种植,戒吸效果十分明显。1978年,陇川总人口曾至111409人时,全县有烟民3794人,20年间,人口增长了近一倍,而吸毒人员却只增加100人。

  改革开放后,境外毒害再度波及,边徼陇川,自是池鱼之命。毒情反弹,云南招收1000名禁毒民警,陇川分来47名,从此,陇川禁毒斗争进入专业打击时代。进入新世纪,毒情再度反弹,面对同胞遭受人口出现负增长的劫难,全县人民开展了一轮又一轮的禁毒人民战争。2015年12月,国家禁毒委将陇川县列为全国五个“毒品滥用重点关注地区”之一,力求上下齐心协力,还陇川人民洁净的天地。

  1984年,陇川公安将警犬用于缉毒。 

  置身于“重点关注地区”,你的一代又一代禁毒民警,始终保持敢于与境内外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毒枭碰硬的精神和胆略,斩将搴旗,在斗争中取得了值得骄傲的成绩。1994年中央电视台拍摄的《中华之剑》中,就有你敢于斗争,善于斗争的动人故事。

  从1992年8月12日,你破获第一起万克海洛因案算起,至今,你先后破获万克以上贩毒大案80余起,其中,“2017.01.02”特大武装贩毒案,缴获毒品330公斤,创全州公安一案缴获毒品之最。

  仅1983年至2020年,你就破获毒品案件12695件,缴获各类毒品8990.76公斤,抓获涉毒违法犯罪嫌疑人5716名。1996年至2007年间,投送吸毒人员劳教3000余人。现有的196000人中,吸毒人员4810人,占总人口数的2.45%。

  一串串庞大的数字,在全省乃至全国名列前茅。既往的数据,过去的伤痛,你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对于禁毒民警而言,伤疤就是永远刻在身上的勋章。“全国优秀人民警察”黄生海与毒贩殊死搏斗腿上留下的刀疤,二等功臣尚再彬与拒捕毒贩短兵相接留在裆部的枪伤,无时不在数诉说着禁毒斗争的血腥与残酷,禁毒民警的忠诚与勇敢。

  全国优秀人民警察、云南公安十大忠诚卫士黄生海。 

  你善于抓重点,破难点,遵循“小案不放过,大案抓得紧,重案有突破”的刑侦工作思路,从侦破1955年3月陇川土司指使手下杀害人民委员、治安积极分子一案,拉开了陇川刑侦工作的序幕。

  20世纪80年代初期,刑事犯罪现象突出,为整顿社会治安,你按照中共中央《严厉打击刑事犯罪分子的决定》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三年严打专项斗争。三年严打期间,全县共抓获各类犯罪嫌疑人703人,缴获人民币和物资折价总计18.7万元。

  在你侦破的数不清的大要案件中,尤以侦破1959年3月2日,境外匪特抢劫弄巴银行营业所,砍断营业员徐学惠双手的惊天案,更能展现你非凡的勇气,智慧。

  历史的年轮转了2018圈时,全国公安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战役,你在先前取得剿灭“兄弟连”、“民间110”的战绩后,随着张某某团伙涉恶案的侦破,你率先打响了德宏州扫黑除恶战役的第一枪。

  正是有“痕迹检验正高工程师”宋红英等专业技术人员,将现代科技引入刑侦领域;有屡破大案的“全国优秀人民警察”陈韬等一批刑侦民警的倾心付出;有“大数据 ”的深度运用, 一件件刑事案件快侦快破,一个个犯罪嫌人落入法网。

  1992年2月12日,案犯周端生在景罕连杀2人后潜逃缅境,8个月后周端生被缅警方抓获并移交陇川警方。 

  快乐的事总是容易忘记,伤痛却记忆犹新。“文革”期间,你受到严重冲击,工作陷入瘫痪。你的同志,有的遭挂黑牌游街,有的遭毒打,多数则被下放“五七”干校劳动改造。

  这些同志中,尤以“文革”初期任局长的李金义遭受的磨难最深最重最长。黑白颠倒,至暗之时,简陋的工棚内,你沉默而宽广的内心,始终将“红宝书”背在身上,坚定跟党走的信念。1974年你得以恢复元气,随之,帮派分子被清除队伍,冤案被平反。

  李金义,曾任陇川县公安局局长、云南武警总队后勤部政委。图为2020年8月18日,李金义在昆明接受州传媒集团记者采访。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至八十年代初,你在文化站(区乡、公社)派驻公安特派员,他们一人一支二十响或卡宾枪,常年战斗在稳定边疆社会秩序的第一线。

  特派员李明枝,血洒青山,生命永远定格在27岁,妻儿心中的伤痛至今仍未抚平;特派员王文章,与少数民族交兄弟,认亲戚,建立了反匪防特的牢固防线,被授予“红色公安战士”荣誉称号;特派员杨廷佑凛然正气,不怒自威,以至于百姓家小孩哭闹时,大人一声:“杨廷佑来了!”小孩立即止住哭声。

  1966年3月11日,省长周兴接见公安特派员“红色公安战士”王文章;左起:张泽民(副厅长)、王文章、周兴、毛崇横(副厅长)。 

  朴素而踏实的一个个公安特派员给广大人民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后来,还有百姓问道,当年的公安特派员去哪里了?

  人祸面前,你勇往直前,天灾出现,你毅然逆行。1976年5月29日,潞西、龙陵交界地区发生里氏7.3和7.4级地震,波及陇川,你全力投入抗震救灾;1993年12月6日,姐乌煤厂发生坍塌事故,你组织80余名警力全力抢救;2004年陇川“7.5”洪灾、2011年3月10日盈江5.8级地震、2014年芒市芒海“7.12”特大泥石流灾害,你组织突击队第一时间赶赴救援。

  初时,你的文化程度多为初小,1965年省公安厅招收民警,你分得一女高中生,才女的到来,你如获至宝,1978年你终于有了两名“工农兵大学”毕业生。先天的不足,没有阻挡你对知识的渴求,在决定信仰,气节,传统文化的公安历史进程的因素面前,你实践中致力于学习,硬是在初小生中孕育了陈运祥、何性本、董学祥等多位文秘里的行家里手,这些同志的自控力和毅力之强,远非常人可比。自1987年公安专科毕业生陆续加入你的群体,你的知识结构开始发生质的变化,至2001年,你的成员中的文化程度95%以上为专科以上文凭。

  陇川公安第一个女高中生张天俊(左二)、首个派出所女所长赖莲芬(左三)、首个派出所女指导员尹仁敏(左一)。 

  从深棕绿色,到深橄榄色,再到藏青色,你600余名兄弟姐妹中,40余名受伤或致残,1名牺牲,有的含泪提前离开挚爱的事业。

  你立于遥远的边陲,却在残酷中创造了宏伟的业绩,因而,共和国公安功模录上留下了你的芳名。

  发黄的照片,斑驳的墙体,你一草一木搭建的茅屋,你一砖一瓦建盖的“苏式”楼房,无不透露出“斯是陋室,惟有吾德馨”的品德。你一次次仰视设施、功能一应俱全的15层办公楼,电梯内,如坠云端的感觉,让你直呼:“楼高不碍云哟!”

  1979年12月陇川公安民警合影 

  山河无恙,因为有你。69年光阴,荏苒而逝,岁月深处的你竟是如此的美丽。你历久弥新的红色纹理,始终铭刻在一批批继任者心中,一个个后来人一定会赓续传统,在复杂多变的治安环境中思考,自觉强化义不容辞的使命担当,汲取“忠诚、廉明、尚法、尽责”的精神力量,保持冲锋的姿态,守护陇川四季的和谐。

  警旗猎猎,任思绪轻轻伸展,兜兜转转,你的点点滴滴由远及近汇入眼前,一件件、一个个,飒沓迅疾,仿若昨日。

  岁月厚待了我,可我四十一年从警路上的故事过于平淡,所以仰慕你的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