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一双皮鞋的内心独白
发布时间:2020-03-05     责任编辑:

  我是一双产自名鞋厂的男士皮鞋,如果没有遇到我的主人彪兴飞,我现在应该静静地呆在柜台里供顾客挑选。自打我在茫茫的鞋海中与主人邂逅,主人将我捧起、为我赎身的那一刻,我便暗自发誓,今生今世只属于主人,不离不弃伴他左右。可是现在,我不得不离开我的主人,因为他对工作无限付出的态度已经超过了我能承受的极限,继续跟着他,我会过早的衰老,我的“鞋命”也会大大的缩短。

  当得知我的主人是晋宁分局交警大队的大队长时,我内心无比激动:终于过上风雨无忧,办公室喝茶看报的生活,于是我高兴得哼起了《好日子》。然而“夏天在风雨中沐浴,冬天在冰雪中挺立,随时承受着汽车的尾气,就像戴着大盖帽的马路吸尘器”的现实给了我当头一棒。和主人一起经历暴雪雨天路口警卫,炎炎烈日路检路查,春节期间公园门口执勤等一系列工作后,我终于懂得交警工作的辛苦。原来交警是“焦”警,是“浇”警;是路灯,是路牌……

  如果我没有记错,2020年从元旦开始到现在我的主人一直没有休息过!春节前,我隐约听到主人和他的父母打电话:“除夕一定回家”,欣喜若狂的我开始想象和主人一起回家他的父母乐开颜的画面。可是为了让更多的战友回家过节,春节排班时我的主人却主动要求值班,让我不得不陪他守在单位,于是我懂得了“希望越大,失望越大”的含义,也体会到了到了主人父母独自过节孤独。这个春节,我的主人不是堵卡查缉就是巡逻防控,一刻都不得闲。每天他要么在上班,要么奔走在上班的路上,我深刻地尝到了想要回家而不能的辛酸!

  我以为值班结束可以和主人一起稍微休息,可是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再次打破了我的幻想,主人更忙了,更累了。1月27日,虽然天气十分寒冷,可是我的主人仍早早出门,带领大队一群战友赶到疫情防控执勤卡点。在卡点主人要么查缉过往车辆,要么登记信息……他不停的走来走去,走来走去。明明天气很冷,他却满身是汗,而我则一身灰。好不容易熬到夜幕降临,一想到可以回家休息,我不禁心中窃喜。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执勤结束后我的主人马不停蹄地到大队其他卡点进行指导、慰问,一直到凌晨一点。回到家我粗略估算了一下:我的主人至少走了25000步!那天我心力交瘁,疲惫不堪!

  凌晨两点, 疲惫不堪的我终于躺在了床上,我明明很累,可是就是无法入睡,因为白天我忙得浑身酸疼。不知何时,我终于睡着,正当我熟睡之际,突然被主人的洗漱声惊醒,他又要出去,可是天还没有亮!一想到主人又要到处跑,要到处转,还要与病毒零距离接触,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身上更疼了!此刻我终于明白,主人需要的不是一双像我一样普通的皮鞋,他需要一双用铁铸成的铁鞋,因为只有铁鞋才配得上主人铁一般的工作战斗力和废寝忘食的工作作风!

  我的鞋龄才三个月,可别的鞋友都说我至少三岁,因为我比它们都苦,所以显老。作为一双主人宠爱的皮鞋,我无比自豪,可我也明白爱护自己的重要,为了延缓衰老和保住我的鞋命,我不能继续跟着主人工作,于是我趁主人还没有出门,悄悄地走了!我知道,没了我,主人依然会“沐着晨光,披着晚霞”任劳任怨地工作,他会一直忙碌,也会一直坚守在岗位上,因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是他的作风。虽然不舍,可我不得不离开,我希望我的主人无论干什么工作都要适当的休息休息,保重身体!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