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发布时间:2019-12-11     责任编辑:

  70年,江山如画,风雨如晦;70年,筚路蓝缕,不断创新;70年,多难兴邦,不屈不挠;70年,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禄劝公安如大海上的一叶扁舟,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渐渐成长为一艘巨轮,虽然从警仅7年有余,但很庆幸,能够借着母女两代公安人的视角,不断见证她的沧桑巨变,陪她共同成长。

  1991年,母亲自妇联调至禄劝县公安局“打拐办”工作,外出办案十天半月成常态。当时没有移动电话,没有互联网视频,由于陪伴较少,年幼的我渐渐对母亲越来越陌生。记得有一次,母亲风尘仆仆回到家,想要抱抱我,我却躲闪着退到了爸爸身后……

  直到一天,爸爸说妈妈解救了一批被拐卖的妇女儿童,要带着我去火车站接她。看着那些和她一起归来的阿姨们抱着家人嚎啕大哭,我第一次跑向她大喊“妈妈、妈妈”,瞬间我们也哭成了一团……

  童年时光里虽然母亲陪伴较少,但父亲却常带我到那幢破旧却阳光充足的老公安局大院玩。二楼的老旧木板一踩就咯吱咯吱乱响,叔叔阿姨们穿着和母亲一样的墨绿色制服,这个递一颗糖,那个抱一抱我,偶尔还能去那辆偏三轮摩托车上坐坐,感觉,妈妈就在身边……

  1992年9月1日,母亲穿着整齐的制服在镜子面前照了又照,肩上扛着首次授予的一杠一警衔,看着她飒爽英姿、意气风发的样子,我期盼自己能快快长大,也能穿上这样一身墨绿。

  1995年4月30日,爸爸带我去老体育场观看政法机关公处公判大会,那么大的体育场到处站满了人。当母亲和那些叔叔阿姨们公开宣布对那些杀人、抢劫、流氓和盗窃的案犯实施逮捕时,人群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大声地对旁边的一个小朋友说“那是我的妈妈!”,看着他羡慕的一瞥,我不自觉地挺了挺胸膛。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公安信息化手段的日新月异,道路交通的不断发展变迁,母亲却越来越忙:汤郎乡的小黑哥不听话了,她要去管管,她说小黑哥他爹死得早,孤儿寡母不容易;茂山乡的张爷爷病了,她要去看看,她说那年张爷爷亲自把犯罪的儿子交给她,独门独户不放心……可我,我们,家长会永远是爸爸去开,外婆病了也只有爸爸照顾。

  15年弹指一挥间,我高三了,虽然一直对母亲颇有怨言,可从小在心中种下的从警种子却一直在默默生根和发芽。填报志愿的时候,我选择了警校。如今,头顶国徽,身着“藏青蓝”,我终于成为了你。而你,虽步履阑珊,却依旧精神抖擞,奔波四方,时刻用自己的言行为我作榜样。

  2018年12月的一个傍晚,刚结束完案侦工作的我驾车行驶在回程途中,忽然发现一辆翻倒的摩托车和伤者。我迅速保护好现场,呼叫120急救车并请求指挥中心增援。这时,天色暗了下来,初冬的寒风刮得人直打寒颤,我毫不犹豫地脱下了冬装盖在他身上,并耐心陪他等120急救车的到来。男子颤抖着嘴唇努力地说了一句话:谢谢警察!我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流下来。

  我忽然想起了母亲,想起她那瘦弱的身体,也曾无数次在这样的夜晚,为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而坚守着,想起她为之奉献一生青春年华的公安事业,想起她逐渐花白的双鬓和爬上眼角的皱纹,也终于释然在我成长过程中她缺席的那些日日夜夜,也终于明白警灯闪烁,保卫的是群众,奉献的是自己。

  回首望,从“橄榄绿”到“藏青蓝”,从“永久牌”到“桑塔纳”,从“落户难”到“零门槛”,从“烂笔头”到“新键盘”,从“小电话”到“大数据”,从“小警花”到“老公安”,从青春到芳华,母亲,在您的指引下,我们一起见证了祖国的伟大巨变和繁荣发展,见证了禄劝公安的长足发展和砥砺奋进。岁月将记忆唤醒,时光在交错更替,纵使你们容颜已变、不再年轻,但禄劝公安精神永存,我辈定当接棒,续写辉煌明天!

  (作者:赵媛媛 禄劝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