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逐梦的过程最美好
发布时间:2019-09-02     责任编辑:

  编者按:

  一名政法工作者,就是一个国家法治建设的亲历者;一段工作记忆,就是一个时代创新发展的剪影。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70年风雨征程,70年家国变迁,70年法治建设,前进路上,每名政法工作者是依法治国进程中的实践者、推动者、获得者。每一项举措、每一次创新、每一回落实、每一份收获……既是一名政法工作者成长的宝贵财富,也是国家推进依法治国的时代印记。

  以“我”为视角,记录国家法治建设历程,讲述“我”和政法事业共成长共发展的故事,8月1日起,云南省委政法委联合云南法制报社以“辉煌70年·我和政法的故事”为主题,在全省政法系统开展有奖征文活动。活动开展以来,得到全省政法系统积极响应,今日起,本报陆续选登部分应征作品,展现我省政法工作者与家庭、与单位、与国家共生共栖的法治故事。

 

作者:徐亚利

  都说女孩爱做梦,做就做呗,总比没有梦想好,马云不是说,梦想一定要有,万一实现了呢?就凭着我有这么一个梦想,我有幸进入了法院,一路走来,我做过书记员、执行员、审判员、庭长、政治部副主任。

  2002年中专毕业的我恰逢招生并轨制,国家不再统招统分,我进入当地一家银行做合同工。两年后,听闻邻家姐姐说“法院招聘书记员”,我就带着毕业证去报了名,直到领取准考证那天,听很多人介绍自己是某大学法学专业的毕业生,我开始胆怯了,觉得自己一个拿着中专文凭,学习经济管理的毕业生拿什么去和人家科班出身的人竞争呢?

  这时,我的妈妈鼓励我:“你从小就有法院梦,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不行呢?”是啊,进法院,是我的梦哦!之后,我每天看书,练习打字,最终通过考试进入了法院。如今,每每想起当年的一幕幕,我非常感恩当时的招聘制度,让我这个中专毕业的非法学学生通过考试圆了自己的梦,我真是个幸运儿。

  报到后,我被分配到执行局做一名书记员。全局有9个人,除了局长,我们按照1+1+1+1=1编成两个小组,即一名法官、一名执行员、一名法警、一名书记员,4个人为一组,挤在一个15平方米的办公室里,每周一我们固定接待当事人,周二至周四外出查找被执行人下落及财产线索,周五整理卷宗、研判案件、分析数据等。一辆北京吉普车是我们的出行工具,因为年代久、噪音大,被我们叫做“老恐龙”。每周有3天,我们需要一早就出发到偏远的山区、村落送达执行传票、调查财产、核实被执行人现状,中午饿了就着凉水吃点饼干,天黑才能到家,回家已是疲惫不堪。因为一整天听着“老恐龙”在山路上颠簸摩擦的声音,回家后,耳朵里仍然“嗡嗡”作响。有时当天办不完,路途遥远,往返耽搁时间,我们就直接住在老乡家里,老乡很热情,拿出家里的老腊肉招呼我们,还把最软乎的床让给我们睡。

  下乡办案时,发生过很多有趣的事。一次,我跟随局长到乡下执行,当局长向村干部自我介绍“我是法院的某法官”时,村干部“傲骄地”点了点头。局长指着我说:“这是我们的书记员。”此时,村长立马站了起来,笑脸相迎,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书记好,快请坐。”……哈哈,村长这是自动省略了“员”字,把我当成了“书记”呢。之后的几年,这段趣事常常被同事们当作“笑料”,各种“编排”。

  2007年,这是我们的一个跨越,我们搬到了新的办公楼,庄严气派、布局合理,彩色打印机、多媒体法庭、远程接访室、案件信息系统等现代化办公设备陆续登场,我们两人一间,坐在明亮的办公室里享受高科技和信息化给工作带来的便利,“老恐龙”也换成了东南福利卡,动力足、速度快,下乡办案方便多了。而我,也成长为一名执行员,可以独立承办执行案件。

  不做法官就不是完整的“法院人”。从进法院、做书记员、执行员,再到想当法官,我正在为梦想,一笔一笔上色。

  2009年,通过函授和自学,我取得了本科文凭。凭着年轻不服输的心态,朝着“通过司考做法官”的目标,我报名参加了当时的司法考试。之后的两个月,我一边上班一边复习,制定了题海战术,把近五年来的司考题全部过了一遍,之后抓住重点,反复读分数占比较高的法理学、民法、民诉法、刑法、刑诉法、商经法,对小分比的国际法放弃,对“一看就懂、一做就错”的行政法放之任之。分数出来那天,我考了374分,这意味着我不仅顺利通过考试,还取得了A证。

  “不可能吧,两个月的时间而已,一定是眼花看错了。”我再次查询,没错,真的是374分,我高兴得蹦了起来。这次考试,不仅增强了我的信心,而且更加坚定了我为法院工作奋斗不息的决心。

  2012年,我被任命为审判员,本想着这下可以到庭室办案去了,可领导找我谈话说:“你文字功底强,可以从这方面发展,多岗位锻炼更利于你个人成长。”的确,在执行战线待了8年,也该“动动了”,组织既然安排我到后勤就要服从,于是,我被调整到司法政务岗位,负责综合考评、新闻宣传、文化建设工作,在这里,我不用办案,不用执行,但却经常为一堆文字加班到深夜,由于长时间对着电脑,眼睛酸痛直流泪,半夜手指疼得睡不着。虽然辛苦,但更多的是收获,前辈不遗余力的倾囊相授,给我自主权,让我全盘负责工作……这些,都让我以最好的姿态融入到工作中,以加倍的耐心、细心、责任心,主动服务全院,主动做好工作,主动关爱同事。付出终有收获,我负责的多项工作获得上级认可,个人也先后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公务员、优秀党员、学习型法官。

  荣誉鞭策我继续前行。2016年,我被任命为少年庭庭长,但具体工作还如从前。为了我的“法官梦”,我一边兼顾手上的工作,一边挤出时间去办理轻微刑事案件、简易程序案件,积极协助处理疑难复杂案件、接待信访当事人,不断加强自己的司法实践。而此时,司法改革如春风吹遍神州大地,我没有如愿登上员额号列车,员外没有办案资格,我这才“上岗”便“下岗”了。

  天生阿Q性格的我,选择自我安慰治愈。我告诉自己,全国法院入额法官12万,未入额的原有审判员9万,我只是其中的一个微小群体,我虽然做不了法官,但我是法院人。现在的我只是换了一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法官情”而已,这样想着,我继续保持原有的工作热情和工作态度,认真完成各项工作任务,并在2019年3月机构改革中转任政治部副主任。通过近七年的后勤工作,我体会到,梦想并不代表只能做大事,能把平日细小琐碎的事情做好,也是成功的。这些小事,也许只是在办公室整理台账资料,也许只是一个电话的嘱托,也许只是为宣传活动写一篇文稿……员额法官是法院的一部分,我做好每一项工作,服务好法院发展大局,我的梦想又怎会因“不是员额”而黯然失色呢?

  梦想,努力了就是对未来的期望,放弃了就只是妄想而已,做为一名典型的狮子女,我有梦想,我的梦里一直有你——法院,法官!(作者单位:易门县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