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身份证和我的三十年
发布时间:2019-07-15     责任编辑:符晓

  1987年7月,从楚雄警校毕业的我被分配到禄丰县公安局一平浪分局,和我一起到一平浪镇报到的还有颁发居民身份证工作。从此,居民身份证和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一平浪是一个有三万多人口的工业小镇,为完成颁发居民身份证工作任务,镇政府成立了颁发居民身份证办公室,公安机关作为主力军,我被安排到这项“关系到千家万户”的工作中。 

  

 

  一平浪盐矿和煤矿的职工及家属对居民身份证和它将会带来的便利非常期待,对申领身份证的积极性和主动性也很高。我们带着《新华字典》和《万年历》,挨家挨户采集人口基本信息,帮助他们确定姓名用字,把农历的出生日期换算成公历与他们约定拍摄身份证照片的时间。到了约定照相的时候,走出矿井的男人们西装革履,神采飞扬;女人们翻出“压箱底”的衣服,梳起最时尚最漂亮的发型,三五成群赶往照相地点。照相处变成比集市还热闹的地方,大家兴高采烈,呼朋唤友,相互品头论足,就像过节一样。不得不说,很佩服当时的摄像师傅,不管是操场边还是屋檐下,扯一块白布就能照出一张合格的身份证相片。摄像师傅白天照相,晚上冲洗胶片,是那段时间最辛苦的人。 

  那是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年代,农村人的目光还停留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对居民身份证这一新鲜事物还难以接受。特别是少数民族聚居地区,他们认为足不出户的庄稼人根本不需要身份证。为动员大家办理居民身份证,我们踩着泥泞的山路,小心地防着恶犬,进村入户边开展宣传边采集信息。一天,我们刚到一户人家的大门口时,院里玩耍的小孩就冲屋里喊:“啊姆,滇肥手赖我!”(彝语:妈妈,收电费的来了),这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谈。 

  

 

  到了年底,十六周岁以上的《常住人口登记表》被集中到县发证办,统一制作成身份证底卡,再汇总到省制证中心制证。又过了半年多的时间,我们终于领回了第一批制好的居民身份证。 

  三十年过去了,居民身份证已融入到社会活动的各个领域,成了“居家旅行必备”的证件。依然在身份证窗口的我每天做着与身份证相关的工作,但我的工作重心已从三十年前的动员群众办证转向为群众提供更加优质的服务。 

  每天,我都会往返于服务窗口和自助办证超市之间,处理那些因染彩发、化浓妆、穿浅色衣服而不合格的身份证照片,也要通过网络审核本地居民在全国各地办理的身份证信息,更要睁大眼睛及时揪出冒用他人信息办证的不法分子。群众通过手机申办身份证后,再来到身份证窗口申办临时身份证,以解燃眉之急也是常有的事,由于长期的伏案使用电脑,我的眼睛越来越近视,腰椎也越来越坏,但印证的是那一句话:累并快乐着! 

  在信息化飞速发展的今天,“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成了公安机关服务群众的目标。科技进步和信息化成果转化为群众的方便和实惠,在居民身份证的申领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三十年来,人们的物质生活、思想观念和参与社会活动程度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时代在变迁,而身份证和我,是这场变迁的见证者和参与者。 

  

 

  一个年轻妇女来到身份证窗口咨询如何为她的孩子申领居民身份证,我详细地告诉她办证地点和所需材料,结果她抱起一个刚满月的小婴儿说就是要为这个小孩办证。面对尚未睁眼的小婴儿,我突然发现我竟找不到办法来解决她的问题。的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没有对办理居民身份证的年龄作出限制,对于年纪大身体不好的群众,公安机关可以约定时间上门服务,但如何为小婴儿拍摄一张合格的居民身份证照片,已成为所有户籍民警面临的新问题。 

  新的梦想已点燃,新的征程已启航。不忘初心,重整行装再出发,居民身份证,我们再约三十年,你准备好了吗?(禄丰公安)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