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票证记录峥嵘岁月
发布时间:2018-11-07     责任编辑:符晓

  周末整理家务,收藏的几张票证尽收眼底,在这几张票证中,有布票、粮票,还有停止流通的“大团结”,凝视着这些票证钱币,曾经的那段岁月再次闪现在我的记忆中。 

  "等来年有布票,就给你们添新衣。" 

  

 

  在我的记忆中,那年的春节好像是在农业学大寨前后,农村过年都要给娃娃买新衣庆新年。那天,母亲从生产队领回了7尺布票。母亲是一名党员,回到家,母亲就说国家正在困难时期,今年只能用这点布票过年了。母亲还说了一大堆诸如“顾大局,体谅国家难处;别家比我们还困难;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等话语安慰我们的话。当时我才11岁,哪听得懂母亲的这些话,三个弟妹更是“据理力争”,吵着要过年穿新衣。 

  为把7尺布票用到实处,母亲只能通过“民主集中制”的方法让全家表决。权衡来、权衡去,布票结果最终仍然没有着落。更让母亲为难的是,对于我们这样6口之家来说,少得可怜的布票根本就不起作用。一番深思熟虑后,母亲决定:“将布票让给邻居家用,来年再占用邻居家的布票,两家布票一起用就可以给我们兄妹添置新衣了。” 

  母亲的决定,我们兄妹4人都感觉“不可思议”,为了决定的“权威性”,母亲单独给我做了工作,她说,“当大哥就要带头支持这个决定,……。”那个时候,我们年龄都小,事情过了就过了,谁也没有记在心上,只是见到同龄人穿着新衣在路上奔跑的时候,心中难免有一丝酸楚的感觉。每当这时,母亲总会安慰说,不是老妈不买新衣,只是生产队发的布票太少了,等来年有布票,一定再买新衣服给你们。那段岁月,母亲的承诺其实就是一个传说。 

  "等攒够粮票,我捏饭团给你吃。" 

  

 

  1974年前后,农村生活更加困难。那时,我才12岁,记得那个时候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肚子饿”。因为生产队分的粮食不够吃,我只好多次拾红薯、捡芭蕉根、采野山药等野生作物回家吃,由于没有油水,天天感觉肚子饿。一天,我与叔妈(婶婶)到10公里外的地方拾红薯。经过一段坡路时,偶然发现路边长着一棵茂密的蓖麻树,树上结着很多果实,饥饿难耐的我随手摘了一颗蓖麻果喂到嘴里。这一“喂”差点要了我的命,不到1分钟,蓖麻的毒性开始发作,我感觉天旋地转。要不是叔妈把我送进卫生室,后果不堪设想。 

  看我黄皮寡瘦的样子,家人都很着急,阿太(奶奶)安慰我说,“你爹拿回家一点粮票,等攒够了,我捏饭团给你吃。”感觉我不信,阿太就从兜里掏出一叠粮票给我看,粮票有二两的、也有半斤的,父亲在外工作,经常带回家一些粮票,这些粮票被阿太管着不用,阿太说:“关键时刻,全家要度命呢。”看我忍饥挨饿的样子,阿太给我传授了一个办法:“早早上床睡觉,肚子就不饿了。”那段岁月,虽然发了很多粮票、布票、肉票,但实际上很难在市场上买到实物,因为市场往往供不应求。 

  “票证虽然没有价值,但却记录了那段岁月” 

  

 

  改革开放后,我参了军,提了干,随后娶妻结婚,再后来,儿子也结婚生子,家庭生活一年比一年宽裕。母亲积攒的票证慢慢地就失去了作用。为怀念那段岁月,我收藏了几张粮票和布票,妻子整理衣柜时总在唠叨柜小衣多,这些票证毫无用处。每当这时,我总告诫妻子说,票证虽然没有价值,但却记录了那段岁月。犟不过我,妻子只得将收藏的票证再次收起来。 

  如今,我的家庭生活每天都在变化着,首先是告别了票证,之后全家开始吃饱,到了现在,又要吃精、吃好、吃健康。3年前,我买了一辆小车用来代步,紧接着,儿子儿媳又各自买了自己喜爱的小汽车,就连孙子的玩具汽车都是电动汽车。一到周末,全家车队在《今天是个好日子》的乐曲声中奔驰在郊外。 

  告别了票证,坐上了汽车,用上了电话。生活一天比一天甜。改革开放让我们全家从此走上了康庄大道。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