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岁月因梦而有情
发布时间:2018-05-15     责任编辑:刘芳坊

  2014年9月,刚被分配至马街中心法庭,便时时听庭里同事们提起“老鸟”刘稳良法官的种种传奇事迹。据说,除了相对我们新进“小菜鸟”,“老鸟”刘稳良法官还有着“定海神针”之称。这颗定海神针扎根在法庭15年,以法律利剑守护着方圆百里的公平正义。初见刘稳良法官,坦白说,并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个不高,话不多,总感觉活在他自己独有的小世界里。若非观摩过他的庭审,并不能把他与我心中威严而又神圣的法官形象合二为一。

  对他的敬服,缘于他所撰写的判决书。每每需要草拟判决,前辈总是告诉我去学习一下他相同案由的判决。他的判决措辞严谨、说理清楚、证据分析充分,连一个标点符号都是仔细斟酌而来,堪称范本。

  对他的敬仰,源于他的事迹。1997年9月,怀着对法治梦的追崇,作为当地布依族屈指可数的学子中出类拔萃的大学生,他从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法院且主动要求到罗平县较偏远的马街中心法庭工作,就这样一待就是十五年。十五年如一日扎根边远法庭,平息了一桩又一桩的纠纷,将青春挥洒在乡间,将法治梦想践行在田间、院坝、火塘边。采访的时候我问他,为什么可以在乡镇法庭待这么久?他笑了笑,略微思考了一会儿,说:“偏远山区不是更需要法治吗?”。多简单朴实的一句话,却深深震撼了我。是啊,法律人的初心不应当就是这样吗?哪里需要法治,哪里有矛盾需要化解,哪里就应当有我们!

  自然,人无完人,他也是有缺点的。20多年的老烟民,每次路过他办公室,总是先闻其烟筒咕噜咕噜声,走近一撇,便能看到烟雾缭绕般的“仙境”中,一个小老头正专心致志般的享受他的专属“精神食粮”。家人劝过无数次,仍旧没有任何改善,甚至放出狠话“可以不吃饭,但不能不吸烟”。

  2017年1月,其长女面临中考,许是正值叛逆时期,小姑娘沉溺于手机游戏,并未将学习放在心上。为了改善这一状况,刘稳良法官与她达成协议,他放弃抽烟,而她不再沉溺游戏,重心转至中考。说来也是神奇,老烟民居然真的戒烟成功了,这一度成为我们院饭后闲谈中匪夷所思的事件之一,真正是印证了那句老古话---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克星”。

  当我问及其对司改的看法时,他竟一改往日 “挤牙膏”般的交流方式,开始侃侃而谈:“司改是肯定能推动法治进程的,只是得一步一步来。现在很多人对其不满,是因为在与原来法治环境做对比,并未入额的法官助理工作积极性不够,是因为其在政治待遇、工资待遇、心理待遇上与预期有所差距,但随着新鲜血液慢慢涌入,整个法治环境必然会在明朗中前进。司改后,法官的工作压力与精神压力都在上升,但只要秉承群众利益无小事,尽自己能力办好每一件自己经手的案件,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无愧胸前的天平与头顶的法徽就行了。勤学善思,仔细谨慎,责任常挂心间,这是我想对你们年轻同志说的话……”。

  时光虽易逝,岁月因梦而有情。一转眼,刘稳良法官已经工作了20多年。20年前,他还是懵懵懂懂、敢拼敢闯的年轻法官,第一次身着法袍、手握法槌,开启维护公平正义的征程;20年后的今天,他已然成为一名培养出诸多优秀徒弟、能与无理当事人周旋成功的“老鸟”法官,但他心中那团“法治梦”之火从未熄灭,仍旧恪守着最初誓言,执着年轻时的理想,扎根,坚守,在法治路上一路前行。虽然我并未有幸跟过这位师傅,虽然他已不再是马街中心法庭的庭长,但我仍旧喜欢称呼他为“刘庭长”,这样似乎就会觉得他离我很近,心里就会认定我正在继承着他的法治梦,继承着他对社会的责任担当,对公平正义的不懈追求等等这些信仰。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