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父亲的背影(邓万富)
发布时间:2018-02-23 17:48:00 责任编辑:刘芳坊

 

    

   

   

 “他用两手攀着上面,两脚再向上缩;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倾,显出努力的样子。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我再向外看时,他已抱了朱红的橘子望回走了……”每每读到这一段,就想起我那仍在坚守检察一线的父亲,泪水总是止不住往下流。上学时,学习《背影》,不太懂为什么一个背影会被作者描绘得那么动容?等我渐渐长大,再读文章,晶莹的泪光中浮现的全是父亲的背影。

  父亲1988年调入麻栗坡县检察院,成为一名检察干警。那时,幼小的我最喜欢当父亲的“跟屁虫”。穿着军绿色检察制服的父亲很高、很高,背影似乎从那宽厚的臂膀顺着刚毅的头延展出去,直顶青天!父亲总说,他是个对检察业务还不熟练的门外汉,必须不断学习、不断磨炼。那时的父亲总是伏在书桌上,旁边堆摞着比他还高的文献、法律参考书。他经常学习到深夜,高大的身影淹没在书丛中,沙沙的写字声也成了我幼时动听的安眠曲。

  父亲刻苦学习着刑法、刑事诉讼法及其他法律知识,硬是从一个非法学专业生变成业务骨干。记得有一次他遇到一个疑难复杂的案子,回到家后在书房看法条,想问题。因为是冬天,他烤着炭火,思考入神了,脚被烤伤了都没发现,后来疼了才发觉,当时我和母亲觉得又好笑又心疼。父亲就是凭着这股刻苦好学的韧劲,从书记员、法警、助检员、检察员、法纪科长、反渎职侵权局长到现在的入额检察官,一干就是30多年。在法纪科、反渎职侵权部门期间,他先后主办了各类渎职侵权犯罪案件50余件70余人,如司法工作人员李某涉嫌徇私舞弊案、雷某涉嫌非法拘禁案等,所办案件无一错案。2010年至今,父亲一直在侦查监督工作岗位上工作。这八年的时间,他共办理了公安机关提前批准逮捕的各类刑事案件200余件300余人。特别是司法体制改革后,父亲作为第一批入额检察官,总是把责任顶在头上,身先士卒。2016年他主动承办了公安机关提请批准逮捕的徐某、陆某、龙某(越南人)等五名嫌疑人合伙走私200余头越南活体生猪的犯罪案件。因该案同案嫌疑人龙某系越南籍嫌疑人,父亲在审查案件卷宗材料的过程中发现,公安机关对“龙某”三次作了有罪供述,最后几次均否认参与走私越南活体生猪的犯罪事实。父亲通过提讯犯罪嫌疑人龙某,发现龙某本人的相貌与公安机关提取的龙某的照片有差异,经讯问嫌疑人龙某,龙某称其不是真正的龙某,其不认识本案的徐某、陆某等人,其未参与徐某等人走私活体生猪,而是真正的龙某花钱请其到中国冒名顶替龙某的人,真正的龙某在越南,她不姓龙。根据其供述及同案嫌疑人徐某、陆某等人对龙某的照片辨认,证实真正参与走私越南活体生猪的人并非是被公安机关刑拘的“龙某”,排除龙某系真正的嫌疑人后,最终父亲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对犯罪嫌疑人“龙某”作出不批准逮捕决定。为查清被刑拘“龙某”的真实身份,中国警方向越南警方发出协查函。越南警方查询证实被公安机关刑拘的“龙某”不姓龙,真正的龙某在越南。至此,此案才得以真正的惩治了违法犯罪的人。可以想象,如果在审查逮捕过程中,稍有不慎,就可能导致对被刑事拘留的越南籍嫌疑人 “龙某”作出错误批准逮捕决定。而这一切都是父亲始终坚持的“一要坚决、二要慎重、务必搞准”的原则,认真仔细审查涉案犯罪证据材料,防止错捕案件的发生。

  父亲在检察事业上取得的成绩越多,幼时的我对厌父亲的埋怨越深。父亲全身心扑在检察事业上,对于家人的陪伴却少之又少。我崇拜穿着检察制服的父亲,但我更需要一个陪伴成长的父亲。记忆中,留给我最多的是父亲忙碌的背影。上学是母亲接送,家长会、亲子活动也是母亲一人参加,全家外出游玩也总是缺少父亲,好不容易有个机会能全家外出,去得也是县内的红色教育基地——老山。姐姐在作文《缺失的父爱》中写道:“爸爸加班又几天没回家了,每次悄悄给爸爸打电话,总是一句,乖,听妈妈的话,下回爸爸一定陪你们。”这就是成长中,父亲给我们最深的记忆。而对于母亲,她所承受的比我们更多。很多次,父亲为了工作匆匆出门,总是看见母亲对着大门叹气。

  记得有一次,学校组织需家长共同参与的文艺表演,父亲又忙于案子无法参加。那天我哭得很伤心,我觉得,父亲根本不爱我们。回家后我病倒了,等我醒来时,却看见了我最熟悉的背影。父亲慌忙的背着我赶往医院。他的背依旧温暖,可我已经感觉到他的背开始有点佝偻,发间居然有了白发。我突然想起,小时候,我和姐姐经常被锁在家中,而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扒在窗子边看着父亲在办公室里办案。有一回,父亲外出办案,不知情的我在窗台上看不到父亲后,就爬上半开放式的阳台拼命往外够着找父亲,忽然一道身影一闪而过把我抱下来,当时不懂事,还看不出父亲复杂的神情,直到长大懂事后母亲才告诉我们,当时父亲是在害怕与自责。而此时,我也同样感受到了。父亲平时沉默不语,不苟言笑,情感从不外露,在他的内心深处是多么深爱我们。

  这就是既深爱着我们,也深爱着检察事业的父亲。他从检三十多年,五十四岁的他快到退休年龄了,他本可以选择去工作轻松一点的部门或者退居二线,但他没有这样做,他仍然坚持在办案一线。多年以来,无论是领导还是同事,都称赞他的工作态度认真严谨、对人友善真诚,而且多次被院里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荣获三等功一次。

  我不再抱怨父亲常常把工作放在我们的前面,我知道,他在换上了制服的同时,总会忍住不回头看看家人,眼神充满了歉意,这就是我的检察官父亲。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当我停下匆忙的脚步,回头看一眼他的背影时,发现父亲已经这么老了?可我多希望时光能走的慢一点再慢一点,让我再看看前面的父亲,那个我觉得最帅、最高大的男人。父亲用他的行为影响着我,支持着我,我立下志愿,希望能成为了一名像他一样,伸张正义、惩奸除恶的执法者!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