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警察故事丨紫藤之恋(叶丽权)
发布时间:2017-01-17 10:24:00 责任编辑:刘芳坊


  

    我们坚守

  我们传承

  我们与时俱进

  我们开拓创新

  我们书写忠诚

  我们的青春在警营里定格

  我们的岁月传递平安的心声

 

  时光仿佛一只无形的手,拨动着钟表的轮盘。没人说得清那树藤花何时落地生根,在挂着警徽的院落里枝繁叶茂。花荫深处,沉迷、执着、缠绵、悠长、契而不舍的花语,与栖居院落里的面孔交相辉映。

  30余年,倒水河湾里的青葱姑娘和小伙们,一茬茬更替着,像极了那树藤花年复一年花开花谢起起伏伏的“紫铃铛”。唯独四处伸展的藤蔓在警徽的光影里,伴随破土的新芽诉说着最长情的告白。

  有几次,小和手中的柴刀明明对准了伸展的藤蔓,却如何也下不去手,柴刀掉地的瞬间,小和伸出双臂,紧拥那束花蕾。一转眼,紫色的花蕾化作漫天的洁白没入发丝。慢慢的,小和变成了老和。

  很多时候,院子里的人们会逐渐淡忘了自己身上经历的一切负重,却时常在某个温暖的午后,想起那树藤蔓的繁花,想起那树藤蔓缠绕在他们血液、灵魂深处的坚实臂膀。因为那里,藏着太多关于真、善、美的故事,而故事的源头,则是对假、丑、恶的鞭策。于是,他们把那树藤花,叫做警魂。

  彼时,小和的“座驾”还是偏三轮,风驰电挚在布满坑塘的乡间,直奔那座设施并不完备的小学。那时候,12岁明哥儿正在冬天的教室里,手捧一枚上学路上从火土堆顺来的带着余温的卵石打盹。恍惚间,明哥儿正用从家中偷摸出的扳手,撬盗着一溜营房内机器设备上的“七码螺丝”……

  那个午后,年轻的小和与明哥儿在藤花树下,有了一次语重心长的对话。“偷多久了?”“三次。”“几枚螺丝?”“四个。”“螺丝哪儿去了?”“卖了三毛,买酸梅粉吃了。”“你这孩子,违法的事情你也敢做!”……

  难缠的失主,最终竟奇迹般原谅了年幼无知的明哥儿。乡亲们纷纷揣测着失主“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举动。唯独小和,独自在藤花盛开的院落里,对着头顶的“紫铃铛”嘿嘿傻笑。

  很长一段时间里,年幼无知的孩子们总听到大人们告诫,那个院落的紫藤蔓上挂着手铐,再不听话,摩托车马上来了。说者与听者都不需要去考证,他们相信藤蔓上确实有温暖的“紫铃铛”和冰凉的手铐,摩托车也正在发动。

  经年,“七码螺丝”在无数个年龄段的“明哥儿”的记忆里烙印,伴随他们后来健康地成长。唯独小和,仍在藤花下思索“紫铃铛”的温暖与“手铐”的冰凉。一个稚嫩、满溢童真的声音,自藤花吐露的新芽旁冒出“爸爸,藤上真有手铐耶”。

  像极了河湾里的滩涂,青春路上伸出的蛛丝,如水流冲刷的纹印,又似院落里那棵伸展的藤蔓,不知不觉缠绕在小和的眼额。藤蔓深处,“紫铃铛”在和煦的春天迎风摇曳。花下,渐渐老去的小和正对着电脑修炼“一指禅”。旁边,警徽映衬下的“小小和”那张青春英气逼人的面孔,以清新的节奏正与老和互为人师倾谈互诉。藤花的香味,从心间漫进“小和”与“小小和”的心坎。

  又一个温暖的春天,在那个藤花盛开的院落里,阳光下成材的明哥儿与老去的“小和”、“小小和”紧紧拥抱。那一刻,微风中的藤蔓四散开来,行走在春天里的人们纷纷停下脚步,分享着馨香。

  (作者:叶丽权 丽江市玉龙县公安局民警)

Copyright 2010-2016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