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垃圾堆、刨臭水沟,他每天都做着公安工作中最脏最累的活儿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5日   责任编辑:
  

  上山下河,翻垃圾堆、刨臭水沟,直面腐烂恶臭的尸体……他每天都做着公安工作中公认最脏最累的活儿。 

  用专业知识揭开罪恶,是一个刑警毕生的使命。 

  心里有梦想的光,也就顾不得脚上的泥。 

  “我们虽然不直接抓捕,但通过一枚指纹、一个鞋印、一份DNA等锁定嫌疑人也让人热血沸腾。” 保山市公安局隆阳分局刑侦大队技术中队民警杨俊说。 

  根据蛛丝马迹重构命案案发现场 

  2017年3月,隆阳区某乡镇街子的一商铺,发生了一起命案,因现场地处乡村中心街道,群众集中、人员流动较大,且案发时间为深夜,侦查民警经过调查走访,未获取有价值的线索,案件侦查一时陷入僵局。 

  关键时刻,所有关注的目光都集中到负责现场勘验的刑事技术民警身上,作为现场主要勘验检查人员的杨俊沉着冷静,迅速与技术民警对现场按操作规范有条不紊地开展勘验检查工作。 

  他从中心现场着手,认真细致开展勘察检查,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蛛丝马迹。 

  凌乱的现场被重新构建,直至凌晨,现场勘查才结束,杨俊和同事提取到上百份痕迹物证,据此顺利将犯罪嫌疑人抓获,该起案件在案发40小时内成功告破。 

  其实,眼前这个专业的刑警在刚入行时经常被师傅骂。 

   

  心中有梦,便只顾风雨兼程。 

  成为警察,是杨俊自儿时起就有的梦想。当梦想照进现实,一切却不是想象中的样子。 

  杨俊所学的毒品知识、毒品形势在进入警营后仿佛没了用武之地,一切都要从零开始。 

  “我就跟着师傅一边干一边学,从如何刷指纹、拍照到现场勘查开始。” 杨俊说。 

  “我们三分之一的工作是在现场勘查,剩下三分之二是在实验室检验物证、在办公室做笔录、绘制现场图、制作现场照片等”。一开始因为什么都不懂难免心生急躁,他的现场材料在描述语言组织方面常有漏洞。 

  因为上手慢,他经常被师傅骂。杨俊直言,当时自己的成长远远没有达到师傅的期望。 

  他想出了自己的一套“笨办法”:时间多花一点、现场多想一点、心思多长一点。 

   

  数十辆大货车被砸,他用他的“笨办法”破获案件 

  2019年9月,隆阳区中心城区附近接连发生数十起大货车车窗被破坏、车内财物被盗案件,涉案价值大、作案手法特殊。 

  为尽快将犯罪嫌疑人绳之于法,为司机挽回损失,杨俊带领勘验民警,主动作为,通过从外围到中心现场的细致勘验,凭着过硬的业务素质和认真严谨的工作态度,勘验民警杨俊在现场被卸下的玻璃窗中找到突破口,并通过一枚残缺指印直接锁定犯罪嫌疑人。 

   

  “热爱公安工作,更热爱我的刑事技术工作”,对杨俊而言,最遗憾的现场就是细小痕迹物证的提取缺失,给整个案侦工作带来的影响。 

  “从事刑事技术要一直学到老,活到老。” 杨俊说。 

  杨俊只是众多刑侦警察中的一员,如果说一个优秀的刑侦警察就是一束驱散黑暗的光,那么万千束光照耀时,任何试图隐藏在黑暗中的犯罪线索,都将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