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怒江峡谷的铿锵玫瑰:南大门的最美“警色”
发布时间:2020-03-17     责任编辑:

  三月的怒江大峡谷,碧绿的江水湍湍流淌,江畔的木棉花开得正艳。在怒江的南大门蛮云边境检查站,那一朵朵铿锵玫瑰如木棉花一样盛开,她们就是南大门的最美“警色”,南门卫士的女民警、辅警们。

  防控与服务结合,她们是执勤组的最美“警色” 

  蛮云边境检查站,位于怒江的最南边,是进出怒江的重要关口,长期以来肩负着进出怒江人员车辆的核对检查,“关如坚壁”是对其最好的描述,在这面钢铁长城里,有这么一群女民(辅)警们,巾帼不让须眉,和男民(辅)警一道默默地坚守着。

  “您好,边境检查,请出示有效身份证件!”短短的一句话,是外勤组的警花们每天重复说得最多的话语,二线查缉任务艰巨,进出怒江的人员繁多。和大多数的男民(辅)警一样,外勤组的女同志一样要查车,一样要站岗,做着同样的工作。

  “没有经历过大夜班的人不知道夜的漫长,没有经历过下午班的人不理解六个小时的煎熬。”见习民警张婷婷刚从快递车上下来,等待她的还有长长的待检车队。97年出生的张婷婷是执勤二组的见习民警,从她的身上不难看出一股军人的坚毅,口罩遮住了她的脸庞却挡不住她面对旅客灿烂的微笑。

  “我很喜欢检查站的生活,每天安排得很充实,早上学习,下午上勤,晚上劳作,休息时就自己看一下书,年纪轻轻的总不能让自己闲下来。”99年出生的贺惠阳现在才20岁,她总说自己还小,什么都不懂,还在学习的阶段,但“不懂事”的她疫情期间连续20多天冲在一线,“自己还年轻,比其他人更能辛苦一些,我身体能坚持!”

  “我每天都和男民警一起训练、工作,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同志就搞特殊,大家同样是警察,工作训练都是为了服务于怒江的安全稳定。”见习民警任露露是执勤三组的唯一女民警,安排工作训练的时候她总是和男民警一道,用她的话说自己就是是个“假小子”,每天除了工作自己还喜欢“自起炉灶”搞训练,每天晚上健身房总能看到她在跑步机上奔跑的身影。

  边境专职辅警何艳波和密海娟、姬秀芳是执勤组仅有的三名辅警。作为本地人,她们在边境查控的同时服务辖区群众。“我们会说民族语,在工作中部分群众听不懂普通话,和他们说民族语能更亲切一些,我们都是怒江人,我们以专职辅警的身份参与家乡的建设。”“边境专职辅警是队伍里一个非常重要的集体,她们精通民族语言、熟悉当地习俗、了解周边环境,在边境管控与服务人民的工作中充当着不可或缺的角色,同时,女同志让许多工作变得更加方便。”该站站长陈晓亮对女性专职辅警有着很高的评价。

  保障与协调相匹配,她们是后勤组的最美“警色”

  每天早上六点,天还远远没有亮,检查站里就早已出现两个忙碌的身影,后勤组专职辅警张丽菊和李艳萍正在准备一天的早餐。

  每天全站近百人的伙食保障是一件异常繁重的任务,自2018年队伍招录边境专职辅警以来,张丽菊和李艳萍就一直坚守在后勤保障的工作岗位上,“自己也是从事辅警工作以后才开始保障近百人的饮食工作,特别是疫情防控期间,泸水市三界桥疫情防控点的伙食保障也是我们两人负责,最多时候一天得保障两百余人的饮食,谈不上什么累不累的,比起一线防控的执勤组,我们的工作简单多了。”辅警张丽菊是大理漕涧人,2018年的时候丈夫和她提议到怒江泸水从事专职辅警工作,这一干就快2年了,“有时候老公说想辞职做其他工作,我都劝他,这个工作很好的,我要一直干下去!”

  同是来自大理的李艳萍是张丽菊的完美搭档,他们就像姐妹花一样在后勤保障岗位上默默坚守着。

  一日三餐,一月三十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就是她们俩,“一份工作干久了就不会想着换了,我常和张姐调侃说,除了当辅警自己还能干啥,也有很多答案,但到现在还在从事这份工作,用张姐的话说就是我很喜欢这份工作,我会继续干下去!”

  疫情防控期间张丽菊和李艳萍不仅要负责后勤保障,还得承担伙食的协调工作,防控点的同事一天不回来,他们的饭菜就需要张丽菊和李艳萍操心,站部留一份、执勤点留一份、防控点的还需要装盆保温,“他们在一线都很辛苦,自己不能让他们吃冷饭冷菜。”每天分到最后,转眼一看自己的没有留下,她们会心一笑开始煮起了面条。

  晚上十一点,把厨房收拾干净,张丽菊和李艳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匆匆洗漱完毕又得准备起第二天的食谱,总有人在午夜还在忙碌,犹如那黑暗处的萤火虫闪闪发光。

  调度与应急相统一,她们是内勤组的最美“警色” 

  勤务指挥室是整个检查站的指挥中枢,肩负着所有警令的上传下达,对讲机、座机、手机是指挥室工作人员随身携带装备,两名90后见习民警担负着内勤的日常工作,她们就是见习民警黄潇和贾娇。

  来自甘肃酒泉的北方姑娘黄潇是一名95后女民警,2014年入伍的她从当兵那一天起就把自己交给了边疆。2014年的深秋,当得知自己分到怒江以后,年轻的她有了一丝畏惧,高速未通、贫穷落后是她对怒江的第一印象。下连队以后,黄潇分到了怒江南大门蛮云边境检查站,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记得刚开始,自己差点哭了,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群,那时想着自己必须退伍回家,但真正工作以后感觉怒江真的很美,怒江人也很善良,现在想让我走,我都舍不得了。”

  作为内勤的黄潇每天不仅仅要在勤务指挥室办公,执勤现场有突发情况她也要冲到前面,“执勤组的需要24小时无缝对接地执法执勤,伴随着对讲机24小时不间断的响起,有突发情况我就要迅速赶到现场。”站部到执勤现场不足百米,却总看得到黄潇每天来来回回的身影。

  2015年入伍的贾娇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女孩,在她的身上看得出南方女孩的含蓄,更看得出作为警察的坚强。年初刚结婚的她本应沉浸在新婚燕尔的幸福中,因为今年突发的疫情让她早早结束了假期回到工作岗位上,“自己因为结婚请假在家,但特殊时期总不能让黄潇一个人扛着,丈夫也是移民管理警察,双警家庭在这种时候更要体现出更多的担当!”

  “等到春暖花开,疫情过去,我想和丈夫去一场旅游,毕竟草草结了婚就投入工作确实有几分遗憾,但警察就是这样嘛,一家的遗憾换取千万家的幸福!”正说着,指挥室的电话响了,贾娇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中。

  碧绿的江水湍湍流淌,江畔的木棉正在灿烂盛开,蛮云边境检查站的全体女民(辅)警们正如那红艳的木棉花开得璀璨,开得芬芳。她们是怒江峡谷的铿锵玫瑰,她们是南大门的最美“警色”。(周健洪)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