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张俊:父亲没走完的路我来走
发布时间:2019-11-05     责任编辑:
  一辆皮卡车,载着四五名执勤民警,在麻栗坡县杨万乡4.9公里的中越边境国界线上来回行驶。
  一年365天,这些民警只有两种生活方式:白天巡逻、夜间蹲点执勤。

  带队的民警叫张俊,是天保出入境边防检查站杨万分站的负责人。

  今年,是他入警的第11年。

  今年,是他踏上父亲生前工作岗位的第2年。

  "是父亲让我萌生了从军的梦想" 

 杨万分站 

  

 张俊(左)向记者介绍走私便道 

  

  张俊为原武警文山边防支队杨万边防工作站上尉副站长张绍芳之子,1989年8月,张绍芳在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过程中不幸牺牲,同年被评为革命烈士,那一年,张俊6岁。

  "穿一身笔挺的军装,很忙、很少回家,偶尔发个电报回来报平安。"这是张俊对父亲最深的印象。

  张俊回忆,自己4岁的时候曾随父亲来过杨万,如今看到杨万的一草一木,还能模糊的想起当时的场景。"那时候父亲在这里工作,我跟他来过一次,他带我去看了这里的碉堡,现在我看到那个碉堡,感觉记忆里面有过。"那时的张俊对父亲的工作了解并不深,只是偶尔从母亲口中听到"军人""守护边疆"之类的词语。

 

  张俊在中越边境343号界碑前介绍情况 

  "那个时侯对军人没有概念,只记得父亲每次回来都穿着军装,我就想长大了自己也要穿军装,像他一样。"张俊说,后来有一次父亲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了一套小军装,自己穿上后高兴得连睡觉都舍不得脱。也就是那一次,张俊与父亲留下了唯一的一张合影。

  "虽然跟父亲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他身穿军装的模样深深影响了我,使我从小就向往这份神圣的职业。"张俊说。

  "我三次伤透了母亲的心" 

  满眼红丝,面容憔悴,这是见到张俊的第一印象。

  "昨晚配合边境派出所查获了一起走私案,一直忙活到现在,又干了个通宵。"他说。

  边境一线执勤民警的苦不仅仅是工作环境的恶劣,有时候是通宵达旦处理案件,长年累月无法与家人团聚。张俊也深知这份工作的艰苦,但每次面临抉择,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坚守自己最初的选择。

  2004年,张俊参加完高考后要填报志愿,一边是自己从小认定的从军梦,一边是久久不能从父亲牺牲的阴影中走出来的母亲,该如何选择?"我自己悄悄的填报了云南警官学院,没敢跟母亲说。"张俊说,那段时间是自己最煎熬的时光,直到档案被学校提走后的第三天才敢告诉母亲。"她沉默了,很久没说话,她害怕同样的情况再发生,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张俊说,那是他第一次伤到了母亲的心。

 

  张俊介绍在帐篷内执勤时的情景 

  四年的大学生活转瞬即逝,2008年,张俊面临的是毕业后的工作去向。"因为我是属于烈士子女,那时候是有条件可以回老家安排工作的。"大学刚毕业的张俊按照政策本可以回到老家丘北县做一名警察,但恰逢那时边防武警来到学校宣传招兵,他那从军的梦想再次被唤醒。"最后是放弃了警察,选择成为一名边防军人。"张俊说,自己的决定,不知道母亲在背后流了多少泪。

  而更让母亲伤心的是,2017年,张俊接到上级命令:调至麻栗坡县杨万边境检查站。对于张俊来说,这里有太多父亲的故事,也有太多太多亲人不愿轻易涉足的悲伤记忆。"刚接到调令时我在心里想,该怎么跟母亲解释,或者是不是应该和领导反映一下情况。"经过强烈的思想斗争后,张俊服从了命令,来到杨万担任教导员。"我来报到那天是一路流着眼泪过来,这两年里,我妻子、孩子来看过我四次,我母亲不愿意来,我理解她,这里有太多故事她不敢想起。"

 

  巡逻民警面对界碑宣誓 

 

  巡逻 

  "我入警的这11年里,已经让母亲伤心了三次,我不知道会在杨万待多久,或许一年、两年......十年,我唯一坚信的是,不论是军装也好警服也罢,这身衣服穿上了就是责任、就是信仰,我唯一要做的是像父亲一样,坚守、担当!"张俊说。

  "他没走完的路我来走" 

  采访当天下午,张俊带着4名巡逻民警在边境线上开展日常巡逻,刚到中越边境343号界碑处就听见远处传来摩托车声响,凭借自己的经验,张俊认定这是外籍人员想非法入境中国。在他的安排下所有人员迅速隐蔽到路边丛林中,大约过了两分钟,两名外籍人员骑着摩托车出现在了民警的包围圈。"你好,我们是移民管理警察,请出示你的有效证件。"执勤民警迅速上前拦住两人,在一番讯问后,两名外籍人员由于没有携带出入境通行证而被劝返。"像这样的情况有很多,我们都是现场对他们进行教育,宣传中国的出入境相关法律法规后劝返。"张俊介绍。

 

  边境线上巡逻 

 

  临时搭建的帐篷 

  由于边境线道路复杂,在短短4.9公里内存在多个便道,非法入境、走私案件常有发生,民警在开展日常巡逻外,还需要经常蹲点执勤。"白天以巡逻为主,到晚上有民警在边境线上蹲点,我们还设置了临时帐篷,24小时守护边境线。"张俊说,走私人员常会在边境线上布置岗哨来观察巡逻民警的动向,所以巡逻不只是走过场,更是一个斗智斗勇的过程。

  2年来,张俊已经忘记了走了多少遍边防线,这里的每一块界碑、每一条小路、每一个通道他都了如指掌。对他来说,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父亲的足迹。

  "这里是我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我要带着他的遗志,继续走他没走完的路,守护好这里的每一寸土地。"张俊说。(李霄文)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