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铁嘴“皇校长”的那些事儿
发布时间:2019-08-13     责任编辑:

  

  皇学孝,人称“铁嘴”,今年45岁,是一名有21年党龄的老党员,已经在公安战线上奋战了整整24年,脸上总是挂着“招牌式”的笑容。在同事眼中,他是一位积极乐观、热心肠的“带头大哥”,在十一中的孩子们心里,他却是那个“比父亲还多一点”的皇爸爸。 

  呕心沥血的“园丁” 

  2017年9月,保山市第十一中学刚刚成立,学校刚开班的时候,没有可以借鉴的经验,一切都要“摸着石头过河”,各种困难和压力接踵而至,但皇学孝始终坚信“只要用心没有做不好的事!”为尽快进入角色,皇学孝天天“守”在学校里寸步不离,甚至经常在办公室挑灯夜战,反复研究学生的资料,掌握他们的家庭情况,研究学校的管理方法。 

  针对学校的安全管理问题,皇学孝和老师、教官们每周定期组织召开安全形势析会,对学生宿舍和校区每个角落进行排查,小到一个花盆都不放过,确保绝对安全。经过近一年的摸索实践,学校慢慢步入正轨,形成了一套系统规范的教育管理模式。 

  

 

  这些“法宝”一个都不能少 

  多年的基层工作经历,让皇学孝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领,法制课成了的拿手“绝活儿”。他列举的一个个真实案例总是能让枯燥乏味的法制课变得生动有意义,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孩子们都在私底下议论:“我们最喜欢听皇校长的课。” 

  为了增进孩子们和家人的感情,他专门利用每周末家属探望的时间组织召开家长会,和家长们谈论孩子的优点和闪光点,平时有空让孩子们通过视频聊天和家长沟通,通过家访、谈话来缓和关系,充当“和事佬”,用真诚和真心来打动家长。 

  

 

  七夕情人节520心形动态分割线 

  元元是十一中的第一个学生,一开始,元元的父母不愿意到学校探望。元元和皇学孝在一次谈话中委屈地说:“皇教,我离开爸爸妈妈半年了,他们从来没看过我,我想破罐子破摔,这辈子就这样混下去算了,现在,我想回家!”听了孩子的一番话,皇学孝觉得既生气又心疼,不厌其烦打电话给元元的妈妈,交流元元的点滴进步和成绩。最后,母子终于冰释前嫌,元元的妈妈第一次到学校探望离开的时候,元元冲上去抱住妈妈泣不成声,场面让所有在场的人为之动容。 

  

  “世上只有妈妈好” 

  “教导使得海枯石烂,真情打动此志不渝”。这是十一中期满离校小海家长赠送的锦旗。小海的舅舅对皇学孝说:“你们把不可能的事变成了可能,左思右想,唯有以语相赠。 

  今年17岁的小海,一岁多的时候父母就离异了,和父亲一起生活。到十一中后,皇学孝发现小海经常一个人发呆,也不肯和爸爸通电话。皇学孝索性让他把想说的话写出来通过微信发给他的爸爸。渐渐地,小海变得开朗,不再排斥爸爸来探望自己,父子间距离也越来越近。 

  离校的那天,小海一直不肯走,皇学孝再三追问,他才揉着眼睛怯怯地说:“你能帮我找妈妈吗?”看着孩子噙满泪花的双眼,皇学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皇学孝通过联系小海的爸爸,7月3日,小海妈妈怀着惊喜、忐忑的心情来到学校,“你叫什么名字?几岁?什么时候出生的……”一连串的回答打消了小海妈妈的疑虑,她冲上前去拉住小海,翻来覆去看他手背的胎记和头上的漩涡。确认眼前的小伙子就是16年未见面的儿子时,小海妈妈再也控制不了自己,一把抱住小海放声痛哭。皇学孝和十一中的老师、教官们无不被眼前这对母子16年后相聚的场面感动落泪。 

  

  “儿子们”眼中的“皇爸爸” 

  平时,皇学孝和教官们交流的时候常说:“只有把这些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才能把这个工作干好!”正是因为他全身心的付出,孩子们才对他又敬又爱又恨。 

  17岁的小鹏说:“我因为故意伤害进了学校,刚来的时候,皇校长一把搂住我,搞得我浑身不自在,后来从开庭审理到结束都一直陪伴我鼓励我。我从一开始脾气暴躁,想跑出学校,到现在悟出很多人生道理,皇校长给予了我们比亲人还亲的关心和爱护。慢慢的,我感觉他就像自己的父亲一样。” 

  

 

  “这个工作是良心工程,我是一名党员,挽救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千千万万个家庭。”皇学孝时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学生学习期满后,皇学孝还要和其他教官进行后续的跟踪回访,他在孩子们心里,深深地埋下了一颗充满善心、爱心、耐心、细心、责任心的种子。此时的皇学孝,不仅是警察、校长、老师,更像是一位既严格又充满亲和力的“爸爸”,用小鹏的话说“就是比父亲还多一点。”他的笑就像一束耀眼的光照进了孩子们的心田,照亮了他们前行的路。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