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他是基地的“演员” 曾被六名女学员“围殴”怎么回事
发布时间:2019-01-31     责任编辑:符晓
  

   

  

  说到基地的“演员”,大家会想到他们吗? 

  他们常常在警务战术课中扮演“坏蛋”,为的就是配合教官教学,把学员们带入情境,从而更好地理解所授课程。 

  今天,咱们就给大家介绍一位基地里的“演员”,或许不用介绍你也知道他,但你一定不了解他背后的故事~ 

  张宏,1981年生,个旧人。2005年进入个旧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工作,20145月调到个旧市沙甸派出所,担任刑侦中队长。2012年全州开始实施“一所一队一教官”的政策,张宏被抽调到个旧公安局当教官,20175月抽调到红河州公安局警务技能训练基地当任警务战术教官。 

  20082月获个旧市公安局嘉奖一次 

  20099月获红河州公安局个人嘉奖一次 

  20108月获红河州公安局个人三等功一次 

  20111月获个旧市公安局先进个人一次 

  20134月获个旧市市级优秀公务员一次 

  20137月获个旧市公安局优秀党员一次 

  20141月获红河州公安局个人嘉奖一次 

  20142月获个旧市公安局先进个人一次 

  20144月获个旧市市级优秀公务员一次 

  20179月获红河州公安局教育训练先进个人 

  20179月获红河州公安局个人嘉奖一次 

  20189月获云南省公安厅优秀教官 

  20189月获红河州公安局个人三等功一次 

  从小耳濡目染,走上了从警之路 

  说起自己的从警初心,张宏谈起了父亲。张宏的父亲也是个旧市公安局的一名警察,在儿时的张宏看来,父亲这个角色是“可有可无”的,因为父亲常常因为工作繁忙而不着家。但是父亲每每抓到犯人时,回家免不了一番炫耀,张宏说:“看着老头骄傲自豪的样子,好像我也能感同身受,不知不觉中,长大从警的种子在我心中悄悄埋下。” 

  儿时父亲的工作繁忙让张宏十分不理解:为什么每次家长会都是母亲去开?为什么逢年过节都见不到父亲?为什么父亲经常好好的出门却带着伤回来?直到自己走上了从警路,张宏才实实在在体会到那时父亲的不容易。 

  学员眼中的“演员”,曾被六名女学员“围殴” 

  张宏在基地是一名警务战术教官,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就是“演员”,为什么有这样的称呼?因为在警务战术课程中,常常需要情况显示员,也就是配合授课教官扮演各种突发情况下遇到的人员,比如坏人、癫痫病人、心脏病发作的人等等,这样让学员们能身临其境。 

  张宏说,在扮演坏人时,你就得想象自己是个坏人,不能开玩笑。正因为这样的敬业态度,张宏曾在演坏人时被六名女学员用盾牌压在地上。张宏说:“当教官这几年大大小小受过不少伤,但这也是工作中的乐趣。” 

  生命工程的缔造者,不能有一点马虎 

  大家都知道,咱们的教官有一个称号是“生命工程的缔造者”。警察是一份危险的职业,在执行任务时怎样保护好自己是关键。对于教官们来说,自己教官的身份也尤为重要。张宏说:“做教官不能有一点马虎,我们教官都是私下经过充分讨论研究备好课,才向学员讲授。在授课的同时又把一些自己的工作经验加入课程,在学员们出现问题时,我们要及时总结提炼,避免这些问题的再次出现。从而让他们回到工作岗位后能运用到工作中。” 

  说到当教官的这些年,张宏很有感慨,自豪地说:“最让我欣慰的是自2014年起开始驻训,个旧公安局的整个警务活动,群体性事件、重特大刑事案件,包括普通的日常巡逻,都能做到零伤亡。” 

  说到授课的难点,每一期的轮训班都存在年龄段不一样的情况,老民警接收新颖的内容需要教官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讲解,年轻的民警懂一点但是不精,也需要教官仔细解答。这就要求授课教官有较强的综合能力,不管是授课技巧还是讲解能力,都要给学员一个满意的答复。 

  张宏说:“我们授课时可能会忽略一些学员提出的问题,但课后必须得给他们理清楚,不能让学员带着上一堂课的疑问来上下一堂课,也不能出现‘夹生饭’的情况,让学员表面懂了实际还不透彻,这样的话他们回到工作岗位上也还是会出现同样的错误。我们教官也一直在不断收集案例,再总结再提升,只有自己严谨了才能站上三尺讲台。” 

  前赴后继投入工作,对家庭只有满当当的愧疚 

  说到家庭,张宏用四个字概括,那就是前赴后继。张宏的父亲原先是个旧市公安局禁毒大队的民警,张宏参加工作后也被分配到个旧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后来张宏调到沙甸派出所,媳妇又进入个旧市公安局禁毒大队工作。身处这个特殊的家庭,张宏的母亲说:“以前我担心一个人,后来担心两个人,现在我要担心三个人。” 

  自从当上教官后,张宏对于家庭的愧疚又多了几分。张宏的孩子是早产儿,再加上媳妇难产,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而那时也正值第一轮全警轮训,每期轮训23天,张宏一个月只能回去照顾妻儿三五天又得回到工作岗位。“家里有什么事都是媳妇一个人撑着,甚至连孩子抓周我都没机会回去。”张宏说到。 

  加之媳妇工作原因,一有案子就得及时出动,这一去就是几天,张宏也没办法回去,没断奶的孩子只能交给父母带,对父母张宏也是满当当的愧疚。 

  采访到最后,张宏十分感慨:“真的很谢谢支持我们工作的家人,也要跟他们说声对不起......”(红河警校)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