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木老元的守望者
发布时间:2018-11-06     责任编辑:符晓

  那年,阿老叔退休了,眼里含着热泪,告别了自己待了一辈子的派出所—施甸县木老元派出所。那一天,木老元布朗山寨的布朗族老百姓为阿老叔举行了欢送仪式。在悠扬的打歌声中,几行热泪在阿老叔布满皱纹的脸上肆意流淌。 

  “我是一个党员,一个党员不能贪图享乐” 

  阿老叔常常说“我是一个党员,一个党员不能贪图享乐”。按道理,阿老叔退休后完全可以到县城里享清福了,儿女都成家了。自己拿着退休工资,晚年可以过得很悠闲。“第一是舍不得啊,舍不得这里的布朗族兄弟姐妹,第二是闲不住,如果闲下来我不知道该干嘛”当笔者问阿老叔为什么不去县城安度晚年的时候,阿老叔这样回答。阿老叔退休后选择留在木老元四大山农场,自己养了十几头羊,每天吃住都在牧场。 

  “组织也有组织的难处,所以就没想着给组织添麻烦了” 

  阿老叔名叫阿文银,是施甸县公安局木老元派出所的退休民警,一个朴实得让人几乎看不出他曾经是国家公职人员的老人。在当地被老百姓亲切的称作“阿老叔”。 

  用“鹤立鸡群”这个成语来形容曾经的警察阿文银是再合适不过了:在偏僻的施甸县木老元布朗族彝族乡,在穿着艳丽民族服装的人群中,身着警服、腰挂六四式手枪的阿文银非常显眼。生于1953年的阿文银,21岁那年,有高中毕业文凭的阿文银是木老元乡学历最高的人,乡里立即将他招聘为临时工。那时的木老元乡连一个警察也没有,有时乡里有什么事情还要到别的乡请警察,群众办事十分不方便。1990年,施甸县公安局招考警察,阿文银报考并被录取,从此实现了多年的梦想,成为木老元乡派出所一名警察。半年后,阿文银升任所长,原所长也调走了,没有新人进来,从那时起,阿文银就成为了“光杆儿”所长,这一当就是17年,甚至连办公地点都没有。 “我是个党员,不能什么都指望着组织啊,组织也有组织的难处,所以就没想着给组织添麻烦了”。 

  木老元的守望者——“阿老叔” 

  作为土生土长的木老元人,又当了10多年警察,没有哪个木老元人不认识阿文银。在木老元乡,他已然成了执法者的代名词。 

  人熟地熟让阿文银在办案中大有优势,2001年5月的一天下午,阿文银从县公安局开完会回来在一个养羊场休息的时候,碰见了两个自称是来自德宏的人,见二人形迹可疑,阿文银便上前盘问。那两人做贼心虚,其中一个拔腿就跑。阿文银见状一个箭步上前,右腿一个横扫,将那逃跑之人绊倒,同时左手紧紧抓住另一个还来不及逃跑的人,右手迅速拿出手铐将二人铐住——经查,此二人为外省人,携带海洛因13公斤。在养羊场职工的帮助下,两名毒贩被扭送县公安局。事后,阿文银被记三等功一次。 

  2010年的雨季,施木公路36公里处,发生了严重的山体滑坡,大量下泻的泥石流完全阻断了交通,给过往的行人带来很大的困难。阿文银得知这一情况后,首先想到的,就是周末回家学生的安全,于是,阿文银立即赶往坍方地段查看情况,周五下午,他和老师一起,来回往返,手足并用,艰难地把学生一个一个地护送到安全地段。周天的下午,阿文银又前来接应,每周如此,从不间断,直到坍方清除,道路畅通。 

  ”只要身穿警服一天,就会履行好职责“ 

  2006年,施甸县公安局为减轻他的压力与负担,免去了他的所长职务,重新给派出所选配了新所长和指导员各一名,并为派出所征了地,2007年开始建盖了一栋新办公楼,派出所结束了无房无兵的历史。 

  阿文银从一个所长忽然变成一个普通职工,他内心是怎么想呢?“我感谢组织关心,我会认真配合二位所领导,扎实开展好各项工作,只要身穿警服一天,就会履行好职责,我非常高兴的是盖新房子了,乡亲们有一个办事场所, 我们也不用到处借房子了,我参加公安工作以来,因到处借房子,打游击,已搬家六、七回了,嗬嗬……嗬嗬……”2007年3月,阿老叔在新办公室迎接两位所领导时说了这么一番话。 

  阿老叔老了,退休了,但一个地地道道的布朗族汉子,一辈子默默地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用忠诚,一丝不苟地书写着对党,对人民的无尽大爱。(施甸警方)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