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高墙里的救赎之光
发布时间:2018-09-12     责任编辑:刘芳坊

  有一群“特殊的教师”,他们不仅要教导自己的“学生”,还要负责他们的吃、穿、住和看病等。在迷茫时,要为他们指引方向,在困顿时,要为他们纾解心结,还要经常给予他们24小时的陪伴。他们在“特殊的学校”里陪伴自己“学生”的时间比陪伴自己家人的时间要多上无数倍。

  让我们一起来聆听,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内的“别样师生情”。

  24小时陪伴解心结

  为了出人头地误入歧途,因走私毒品被送到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羁押的张成(化名),相貌端正帅气。为走致富捷径,误入歧途的他,在看守所内,两次企图轻生。

  管教民警尹俊发现张成有轻生念头后,对他进行了重点关注。“约束身体容易,打开心扉却难。”张成进来后不爱说话,甚至连家人的消息也不打探不关心,这样封闭自我的孤僻沉默,为靠近他设了一道防线。

  尹俊想要打开他紧紧封闭的心,让他变得开朗起来,重拾对生活的希望,便经常找他谈话,聊家庭,聊他进看守所前的生活,聊日常小事。并在其无家人给予生活上关心的情况下,尹俊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刚开始民警尹俊找张成聊天,张成几乎不理他。但尹俊认为总会有突破口打开他的心扉。于是民警尹俊每天仔细观察张成的行为,发现张成经常发呆,显得心事重重。

  尹俊认为,张成可能是思念家人,便尝试和他聊家庭、聊亲人,从张成开始丝毫不愿提起家庭和亲人的态度来看,尹俊更加觉得家人是能打开他心结的突破口。

  在一次又一次的尝试中,民警尹俊逐渐把这个90后的大男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因为张成不愿与家人联系,日常生活没有换洗衣服,尹俊从家里拿来自己的衣服给他换洗。

  慢慢地,受到感动的张成封闭的心逐渐向尹俊敞开了。张成告诉尹俊,自己打工失败,一心想出人头地,所以轻信了微信上的诱惑,答应运输毒品。作为父母唯一的儿子,他希望赚钱来让父母脸上增光,谁知道一步走错,万劫不复,无颜面对家人。

  为了帮助张成,尹俊向看守所领导申请与张成家属进行电话联系,尹俊建议张成的父母加强与孩子的书信往来,在思想上尽量劝导其不要自暴自弃,共同帮助他重拾面对生活的决心和勇气。

  同时,尹俊考虑到在短期内仅靠书信往来对教育疏导张成的效果不会立马奏效,于是他想出了一个办法——让张成的父母录了一段小视频寄到看守所。

  让家人在视频中,劝导张成要认真反省自己的罪过,认真洗心革面,重拾面对今后生活的决心和勇气,家人没有放弃他,会一直等他回家。

  张成在视频中看到父母担心的神情和劝导的话语,憋了许久的情绪瞬间爆发,当场泪崩。

  从那以后,张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心态开始好转了,对任何事情都显得格外积极,一心想着不论是在看守所还是到监狱,他都将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忏悔自己的过错,以全新的自己早日回到家人的怀抱。

  他感谢尹俊等看守所民警对他的关心和帮助,在这里他补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

  张成的现状让民警尹俊牵挂的心落下了,但对于看守所这一特殊的学校来说,还有很多像张成这样误入歧途进来的“特殊学生”,需要他们日复一日地进行教育矫治、感化疏导,帮助他们认罪伏法、洗心革面。

  “驯服”内心的困兽

  昆明市盘龙区第一看守所有一个未成年在押人员监室,在这个特殊的监室内,2000年出生的桂浩(化名)已经是第三次进到看守所。

  桂浩14岁辍学,15岁时因涉嫌强奸罪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送看守所羁押,17岁又因涉嫌聚众斗殴再次走进看守所,第三次因涉嫌盗窃再次走进看守所。

  他仿佛给自己画了一个禁锢自己的圆圈,在看守所内自暴自弃,对一切都显得无所谓,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表象,在与同监室在押人员共同生活的过程中,自己想拿什么就拿什么,经常只考虑自己不顾及别人。

  他们的管教民警吴向平常说这样的话:“这些犯了错的孩子尚未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做事不会三思而后行,只凭自己的喜怒横冲直撞,最终走进了看守所,我有责任照顾和帮助他们。”

  面对桂浩的自暴自弃和一身陋习,在教育矫治过程中民警吴向平不仅要逐步扭转其走偏的心理,还要着重在他的日常言行举止上下功夫,帮助他逐步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

  所以民警吴向平经常到监室对桂浩进行教导,督导他从日常的一言一行开始改起,还利用空闲时间帮他补修文化和法律知识,耐心向他讲解人生哲理。

  随着民警吴向平对桂浩耐心细致的教导和无微不至的关爱,桂浩慢慢发生了转变。

  在谈话教育中,桂浩倾诉了对父母的思念,但因自己两次走进看守所,父母已对他非常失望,已不关心他的一切,几次写信给父母都石沉大海,无回信。“看到同监室的其他孩子定期会收到父母的来信,自己真的感到很失落,父母是真的不认我了。”

  得知情况后,民警吴向平向看守所领导申请了与桂浩父母的电话通信,积极劝导桂浩的父母。在吴向平大量的劝导工作下,桂浩父母的态度和观点逐步有了改变,与桂浩开始了书信往来。双方一度陷入僵局的关系有了好转,父母开始参与对桂浩的教育矫治。

  作为一名未成年在押人员的管教民警,为帮助他们补修文化课,逐步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吴向平还经常到书店自费为这群孩子挑选学习书籍,希望他们不会因走进看守所而失去学习改变提升的机会。

  吴向平的付出有了好的回报,他记得在桂浩离开看守所的那天,天气很冷,桂浩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衣服离开监室,那件他视为最珍贵的母亲寄来的厚衣,被他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铺上。

  他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吴向平知道,他想把厚衣服留给监室里其他孩子们过冬。

  出所后,桂浩经常写信回监室,虽然字迹歪歪扭扭,还有错别字,但大家看到了桂浩积极向上的生活现状。

  桂浩离开了,但吴向平将继续坚守在看守所内,他希望所有进到看守所的孩子都能在管教们的细心管理教育下变成下一个全新的桂浩。

  就像这样,在盘龙区第一看守所里,每天都有这样“教人育人”的故事发生。

  看守所里上上下下的民警,虽然没有办案民警那样的刀枪剑影,但为守护好这些“学生”,在这高墙内,他们一直在默默坚守,日夜兼程,他们用自己的工作,在高墙内为这群迷失方向的人传递着希望之光。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