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歧视,我们一起关怀这样的家庭

发布时间:2021年02月25日   责任编辑:
  “爸爸!” 

  “哎……” 

  一句最寻常不过的日常呼唤 

  却是不少戒毒人员梦寐以求的奢望……生而为人,最幸福的事莫过于父母康健,子女平安。然而,一念之间,不少吸毒人员亲手葬送了自己的幸福。    

  近日,云南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教育矫治科科长杨爱军、副科长李兴一行,在程海派出所所长黄华和基层民警的陪同下,走访慰问了程海后续照管工作站戒毒人员事实无人抚养未成年子女家庭。 

   

  强戒、复吸、再强戒、再复吸、持续多年……这是不少戒毒人员普遍存在的现状。 

  吸毒人员的家庭会是什么样的?见到之前,会有无数想象。可真正走进时,辛酸苦楚、妻离子散、家徒四壁……堪称人间惨象。 

    

  陌生的父爱叫不出口的“爸爸” 

  当走访组敲开陈某的家门,迎接大家的是憔悴瘦弱的陈父陈母,还有8岁女儿小盈。一见到慰问组春节前来送温暖,陈父红了双眼,“谢谢”声里裹挟着即将掉落一地的心酸苦楚。 

   

  陈某家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没有像样的物件,堂屋里只丢了几个跛脚小凳子,小盈的鞋破了烂了乱糟糟地堆在一角,连院子里的枯木都染着一层阴翳的灰,人“去”楼空大抵便是这番光景了。 

  “来,小盈!叫爸爸!”杨警官连线所里,开通了视频电话。 

   

  小盈愣愣的接过电话,瘪着嘴,一言不发。这是爸爸吗?留着短发,穿着没见过的衣裳,在陌生的房间里,好像和记忆里模糊的那个“爸爸”不太像了。 

  小盈就那样盯着屏幕近三分钟,不说话,也没有更多表情,视线却未曾离开过手机屏幕。 

  “你要在里面要好好戒毒啊!要重新做人,尽早回来照管孩子,我们老了无所谓了!孩子可怜啊!可怜……”陈父接过电话,痛心疾首,令在场所有人如鲠在喉。 

  据陈父介绍,小盈的妈妈在小盈很小的时候就离家出走了,从此杳无音信。 

  陈某吸毒违法,扶贫政策难以惠及,现如今在云南省第四强制隔离戒毒所强制戒毒,留下小盈和爷爷奶奶,日子过得十分艰苦。 

  父亲的叮嘱和女儿的无言,让陈某红了眼眶,只能重重点头。 

  同学都笑我、欺负我!说我是“烟鬼子”的儿子 

  “新买的足球不见了,生活费被偷了,前几天才买的文具回家又不见了……”在李某家里,说起最近的遭遇,李某的母亲失声痛哭。让老人痛苦的不是自己自身的健康状况,而是孙子在外备受欺负的遭遇。 

   

  人心中的成见,就是一座大山,没有愚公之志,难以撼动!现实生活中,父母的过错,常常会波及到孩子。 

  李某的儿子已经十几岁了,按理说是一个积极灿烂、阳光开朗的风马少年。但现如今的他,畏畏缩缩,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只用沉默或叛逆来与奶奶表达。 

  从走访组走进他家,到离开,他一言不发。 

  杨警官坐在他身边,关切的话语、耐心的疏导,就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孩子只是稍稍点头示意。 

  “我再也不管他了!他就是死在外面也不管了!”李某母亲的痛哭,打破了孩子的沉默。“他很努力认真戒毒了!相信他一定能真正回归家庭和生活,你们要多多鼓励他。”面对如此无奈心寒的场面,李警官宽慰着老人。 

   

  “哥!家里有我呢,你要好好在里面接受教育!”李某的弟弟接过电话,七尺男儿当场抹泪。 

  “我考第一名了!我拿三好学生奖了! 

  您却不在……” 

  在吴某老旧凌乱的家里,12岁女儿小雪的奖状是最亮眼的一道风景线,贴满了堂屋的墙壁,闪闪亮亮。 

   

  吴某的母亲耳朵不大好,走访组讲些关怀慰问的话也听不真切。当杨警官拿出吴某的手写家书时,不识字的她当场抹起了眼泪。 

  视频连线后,小雪看看奶奶,又看看爸爸,脸上尽是舒心轻松。在起身分享了自己最近新领的奖状后,小雪开始面露伤心,懂事的她苦心铸造的坚强外表,在那一刻决堤。 

  “爸爸,我考第一名了! 

  爸爸,我今天得三好学生奖了! 

  爸爸,我在全市模拟考中得奖了! 

  爸爸,我在书法比赛中拿名次了! 

  …… 

  然而,您却不在。”吴某拥有的幸运,就是自己懂事能干的女儿。希望吴某早日戒毒成功,回家抱抱他的女儿,奖励她一朵小红花…… 

  期盼愿所有吸毒人员都能回头 

  大千世界,林林总总充满诱惑,有时是收获美好,有时一刹那的尝试就是无底深渊。 

  吸毒,只有一次和无数次,一次上瘾,很难全身而退。但艰难不等于放弃,一个吸毒人员的背后,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庭。期盼所有吸毒人员都能增强自制力,杜绝诱惑,树立信心。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纵使吸毒可恶可恨,让家庭支离破碎。但更多地需要社会、周围人的包容和耐心,个人一时的错,不应该过多波及背后的家庭。不论是戒毒人员,还是他们背后的家庭,亦或是强制隔离戒毒单位,都在努力。努力通过不断整合资源和方法,疏导调节、督促鼓励戒毒人员,早日戒毒,回归家庭和社会。 

  陈某、李某、吴某是全国在册吸毒人员中的个例,但也是人世间的特例。幸福大多相似,不幸却各不相同。希望所有人,在面对戒毒人员的家庭时,少点冷漠、少点歧视、少点嘲笑,他们也有权利拥有幸福生活。也期盼戒毒人员的家属,丢掉过重的心理负担,积极面对,努力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