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守在云南临沧290余公里边境线上的别样“警色”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17日   责任编辑:
  云南边境线总长4060公里,单独中缅段就有1997公里,而临沧有三个县与缅甸接壤,边境线长达290.791公里,多以山脊河流为界,无天然屏障,山口、大道、小路、便道、渡口等众多。连日来,为严防境外疫情输入蔓延,云南临沧边境管理支队千余名民辅警一直在努力坚守着。
  孟定大湾江执勤点关键词:闷热
  “太闷热了,防护服才穿上两三分钟全身就湿透了,护目镜也是,一小下(一会)就起雾看不清了;脱手套的时候非常难,因为里面全都是汗水沾着.......”民警罗润云是孟定镇大湾江执勤点的负责人,为避免大家出现中暑情况,在现有警力的基础上,他组织执勤人员加大了轮换的频率,保持执勤队伍战斗力不减。
  傣乡孟定镇位于北回归线附近,地形东北至西南走向,地势中间低两侧高,属于典型的亚热带季风气候,日照长、终年无霜,年均气温22.9℃,最高气温超过35℃,是整个云南临沧边境最热的地方,即便现在立冬已过,但这里的中午依然炽热难耐。
  “这是免费的桑拿,呵呵!”刚换勤下来的执勤民警小陆笑呵呵地说道。虽然天气很闷热,但不影响民警的积极与乐观,因为他们知道:要守护好身后的这座边境小城,他们得先要保护好自己!
  孟定南帕山执勤点关键词:高冷
  弥漫的云雾笼罩着国界,蜿蜒陡峭的国防巡逻路盘山而上。站在南帕山执勤点看日出,云雾就在脚下;视野的左边是中国孟定,而右侧则是境外缅甸清水河,如果不是疫情影响,这里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观光景点。
  从孟定海拔最低点到南帕山执勤点,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海拔徒增850余米,导致这里气温骤降。
  “在孟定城只需要穿短袖T恤,在南帕山除了长袖还得加外套,特别是到了后半夜,风嗖嗖的吹,冷得很.......”警员江文明算是老兵新警,1996年出生,江西贵溪人,2013年入伍来到临沧,2018年随公安边防部队转改为移民管理警察,他和战友以及政府、医生、民兵、村干部总共10余人昼夜坚守在这里。一张娃娃脸被吹得有些通红,像极了被霜打的苹果。
  “晚上我们都会拢一盆碳火,下勤的人员可以围着取暖一下,相互挤着些坐也就不那么冷了。”小江接着说。此刻,他可能没在意,围坐在一起的不仅仅是疫线的“战友”,更是临沧边境“党政军警民”联防联控的小缩影,大家紧紧地团结在一起,共克时艰,再冷的冬天也必将会过去!
  孟定班幸抵边警务室关键词:疲惫
  “为切实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经耿马傣族佤族自治县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指挥部研究决定,从2020年11月9日开始,在孟定镇坝区和清水河、班幸片区开展免费全员新冠肺炎疫情核酸检测......”
  闻令而动!无需再做过多的动员,身处疫情最前沿的孟定班幸抵边警务室民辅警深知肩负的责任,他们在做好辖区治安巡逻管控、群众安抚及交通封控同时,积极配合地方党委政府、卫建部门和医护人员深入辖区开展疫情知识宣传,组织群众有序参与核酸检测,确保不漏掉一户、不漏检一人。
  “怕呀!怎么不怕?!但我们怕,老百姓更害怕,这个时候是百姓群众最需要我们的时候,不能往后缩。”班幸抵边警务室民警黄舜这几天来就没有怎么合过眼,有着高级厨师证他一会要和大家巡逻执勤,一会还要帮着厨房炒菜做饭。虽然很疲惫,但他却觉得很光荣,因劳累而略带血丝的眼球炯炯有神,群众说,只要看到警察来,我们心里就不急了!有群众这句话就够了,所有的累都是值得的!
  积极的工作得到了全体居民群众的支持与配合,经过48小时奋战,孟定镇累计完成8万多人的采样工作,而班幸村则全员完成采样工作。真可谓人定胜天,虽然相较于内地城市,边境临沧的医疗、交通、科技等基础设施要落后很多很多,但这并没有影响临沧边境人民坚决打赢疫情阻击战的决心和意志,中国速度没有因为这里是边境而减速。这就是临沧边境“战疫”样板!
  南伞125执勤警务室关键词:刺痒
  “丁丁姐,你辖区群众找你,你在哪里?”“中!我马上回来”,这一声“中”,就知道她是标准的河南人。万丁丁,女,河南人,从警12年的她现在是南伞边境派出所125抵边警务室的负责人,因为性格直爽、做事认真,所里的同事都亲切的称呼她为“丁丁姐”。
  巾帼不让须眉。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万丁丁主动请缨,长期坚守在抵边警务室,9月底德宏瑞丽发现境外疫情输入后,定期组织警务室人员以及辖区护边员开展联合的边境巡逻、堵卡、普法宣传成为了她的主要工作职责。
  “我们的辖区边境甘蔗地比较多,有些辖区群众需要抵边进行劳作,加上地里小路、岔道纵横,而部分地区树木草丛又深,管理起来难度非常的大。”万丁丁说,联合护边员共同开展边境巡逻管控,一方面是他们对辖区的小路比较熟,另一方面是对辖区的人员很熟,只要发现陌生人马上就可以进行堵截、劝离,提升了管控的效率。
  “丁丁姐,你的脸上被花蚊子叮了一个包。”辅警小李提醒道。
  “嗨,没事!”
  据网上报道,花脚蚊子又叫伊蚊,可以算是南方蚊子中的魁首,是一种白天吸血的蚊子,白天吸血就是要在受害者清醒的时候,所以它吐出的防血凝的物质相对普通的蚊子(夜间活动)剂量大或是浓度高,以确保它在被发现前的短时间内吸到血,然后赶紧逃离。这些大剂量或是高浓度的防凝血物质会导致奇痒,有甚者皮肤会溃烂。
  “没事”并不是真的没事,而是早已习惯了。
  勐捧龙镇桥执勤点关键词:孤畔
  脚下一条江,眼望对门山;独守一座桥,住在桥上端。这便是怒江峡谷畔的龙镇桥执勤点,勐捧边境派出所副所长张建国带领17名民辅警坚守在这里。
  桥头上立着的水泥石碑详细记载着龙镇大桥开建于2006年4月10日,竣工为2007年8月25日,全长172米。而唯独没有记载这座桥的险要之处,由于地处中、缅两国,保山临沧两市,镇康、永德、龙陵三县的交接地带,使之成为阻挡毒品入境、打击非法走私及偷渡的一道重要关卡。疫情发生后,这里还承担起了疫情检测、人员劝返、法治宣传、交通管制等守护临沧镇康北大门的重任。今年以来,这个执勤点先后查获了3起贩毒案件,总计缴毒30余公斤,其中包含一起企图利用疫情掩护贩运毒品的典型案件,当场缴获毒品13.3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5人。
  诚然,驻守龙镇桥的日子大多不是刀光剑影,而是蝉鸣、落日、孤畔、听水响,最平凡的守候!辅警刘渊是支队文艺小分队的成员,抽空的时候他会给大家弹上一首许巍的《故乡》,“这是什么地方依然是如此的荒凉,那无尽的旅程如此漫长,我是永远向着远方独行的浪子.....”
  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在坚守着,边境战疫一定会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