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警徽闪耀哀牢山
发布时间:2018-07-10     责任编辑:刘芳坊
  进入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号角犹如一声春雷,在华夏大地轰然炸响。一时间,双柏县城与乡村之间,人潮涌动,物欲横流,山区群众探亲访友、讨亲嫁娶、商贸活动交往频繁,寻求新生活的热情与日剧增。  

  在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下,随着党和国家工作重点的转移,沉睡了多年的广大山区农村日渐苏醒,特别是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之后,山区农民的热情空情高涨,粮食丰收,经济发展。然而,在人财物大流动、山林土地承包、经济利益分配调整等大环境下,社会矛盾叠加,社会治安问题日趋复杂,一些地区甚至出现了“坏人神气,好人受气”的不正常状况,公安机关维护社会稳定的任务更加繁重。针对这一状况,双柏县公安机关围绕经济建设这个中心,努力改革创新,迎难而上,全力维护广大农村社会治安稳定,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护卫平安 

  80年代初以来,双柏县重特大刑事案件发案数逐年攀升,针对案件上升,治安形势十分严峻的形势,全县公安机关坚持“打防并举、严打严防”的工作方针,始终把破大案,打团伙,攻难案,追逃犯作为侦查工作的重点,适时开展打击流窜盗窃团伙,打盗抢专项斗争,打击盗窃农村大牲畜专项统一行动,狠狠打击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 

  19788月,公安部重新修订颁发《刑事侦察工作细则》,使刑事案件的侦破有章可循。进入90年代以来,按照上级公安机关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全县公安机关紧紧围绕党的各项中心工作,针对社会治安中出现的突出问题,开展以打击劫持、杀人、盗窃和流窜犯罪为重点的专项斗争和专项治理,积极与检察院、法院密切配合,在社会治安情况复杂,违法犯罪比较突出的大庄、鄂加、妥甸等地先后召开公判大会7场(次),扩大了“严打”的声势,震摄了犯罪分子。在完成急、难、险、重任务和强化治安管理工作中,全体公安民警、武警官兵和治保人员忠于职守,用法律和智慧克敌制胜,用不惧个人安危,不怕流血牺牲,勇往直前的实际行动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为全县社会经济发展、社会治安稳定、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做出了积极贡献。 

  三年严打 

  1983825日,中共中央作出了《严历打击严重刑事犯罪分子的决定》,要求各地采取依法“从重从快、一网打尽”的方针,对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刑事犯罪分子予以坚决打击。同年92日,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关于严惩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犯罪分子的决定》,双柏公安机关积极响应,开展声势浩大的三年严打战役。 

  19838月至19871月,历时3年零5个月,在中共双柏县委、县人民政府的统一领导下,双柏公安与检察院、人民法院、司法局等有关部门的密切配合,开展了声势浩大的“严打”斗争。整个“严打”斗争以三年为期,组织三次战役,重点对流氓团伙分子、流窜作案分子、杀人、放火、爆炸、投毒、强奸、抢劫和重大盗窃、拐卖妇女、儿童的人贩子、强迫、引诱、容留妇女卖的犯罪分子,有现行破坏的反动会道门头子,劳改逃跑、重新犯罪的劳改释放和解除劳动教养人员、通辑在案的逃犯等7个方面的严重刑事犯罪分子予以坚决的打击。全县共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92起、摧毁犯罪团伙20个(其中:流氓团伙6个、盗窃团伙9人,其他犯罪团伙5个)、查获各类刑事犯罪分子462名、缴获赃款、赃物折款6863元、收缴枪支5支(其中军用枪1支)、子弹167发、炸药427公斤、雷管700枚。在“严打”声威的震慑和政策法律的感召下,有6名犯罪分子投案自首、群众扭送犯罪分子10名、检举揭发犯罪线索102余份。 

  跨省打拐 

  1983年,双柏县农村妇女纷纷开始外流,人数逐年攀升,搞得人心慌慌,社会不安,不仅搅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更为严重的是造成全县男女比例失调,严重影响了经济社会的发展。 

  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许多外来人员纷至沓来,少数双柏远嫁外省的妇女也拖儿带女、身背大包小包返乡探亲。受经济利益的驱使,少数双柏本地人与外地人相互勾结,密谋策划,形成经济利益链,他们以招工、游玩、经商等为诱饵,采用金钱、物质引诱等方式,花言巧语诱骗、拐卖妇女外流,演变成了人贩子。也由于当时许多农村妇女从未出过远门,根本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加之农村生活条件艰苦,妇女劳动强度大,许多人都想借改革开放的春风到外面去闯一闯,少数农村妇女因经受不住各种诱惑,萌发了想外出挣钱的念头,未想却钻进了人贩子精心设计的圈套,她们跟随人贩子离开双柏到达广通登上列车,方知受骗上当,若想回头已再无可能。 

  一段时期,许多家庭丈夫找不到妻子、孩子找不到母亲,昨天还好端端的一家人,一觉睡醒后,妻子却失踪被人拐走,有的家庭弄得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受害人纷纷前往公安机关哭诉,请求帮助寻找,妇女外流已成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严重社会问题。在被贩卖过程中,有的妇女时常遭到人贩子的殴打、捆绑,失去自由,有的妇女则被人贩子先奸后卖,甚至几易其主,多次贩卖,身心受到百般摧残,其惨状令人痛心。据统计:仅1983年至1987年的4年间,双柏县71镇(除大麦地区外),已有529名妇女外流(其中:已婚妇女72名,占流出数的13.6%16岁以下少女、幼女63名,占流出数的11.9%;受他人欺骗或被拐卖262名,占流出数的49.5%。针对全县妇女、儿童非法外流的严峻形势,19878月,县人民政府出台《双柏县关于制止拐卖、引带妇女、儿童非法外流的紧急通知》,并拨出专款作为工作经费,由县委政法委牵头,抽调公安、法院、检察院等相关部门人员成立打拐解救工作队,赴外省开展调查取证打击人贩子、解救被拐卖妇女工作。经过不懈努力,人贩子受到打击处理,许多外流被拐卖妇女获得解救,有效维护了农村社会治安,促进了经济发展。 

  禁毒缉毒 

  80年代以来,在国际毒潮的侵袭下,已经禁绝的毒品又在双柏这块净土上死灰复燃,边远山区极少数农民以使用鸦片为人畜治病为名,开始出现零星种植罂栗。1982年,双柏县首次发现铲除罂栗130株,县公安局采取强有力的查禁措施,深入检查,坚决予以铲除,并视情节依法予以惩处。 

  1996年,双柏县先后在雨龙、爱尼山、大麦地发现54人私种罂栗734株,仅大麦地河口村公所就有48人种植罂栗612株。从19902002年统计,全县先后发现和铲除私种罂栗874347株、打击处理私种罂栗当事人87人(其中:逮捕1名、治安拘留8名、治安罚款22名、其他处理56名)。双柏县公安机关本着把毒品堵在境外,查在县内的原则,广辟毒品线索来源,多渠道掌握相关信息,开展禁毒人民战争,稳准狠地严厉打击了毒品犯罪活动。经过不懈努力,20012月,双柏县被云南省人民政府授予首批“无毒县”之一。 

  亲民爱民 

  改革开放以来,全县公安机关把为人民群众排忧解难作为密切警民关系应尽的义务,在救助危急病人、兴修水利、支援生产、帮助农民脱贫致富等方面为群众排忧解难办实事。 

  19815月的一天,妥甸镇派出所所长杨栋材乘班车去楚雄参加全州派出所检查工作。同车的一对年轻农村夫妇不时用忧愁急盼的目光在旅客中寻找熟人,崎岖公路颠簸,年轻母亲怀抱着呼吸急促、生命垂危的孩子,微弱的呻吟声引起了杨栋材的注意,他马上离开自己前排坐位,让母子俩去坐。交谈中得知小孩得了败血症,是县医院转州医院抢救的。老杨深思,州医院在哪里,该如何挂号急诊,这对一个山区农民来讲是多么需要帮助啊!到楚雄后,杨栋材领着他们,抱着孩子往州医院奔跑,排队挂号的人多,他又和气地说服排队的同志优先给小孩挂号急诊,当小孩需要立即输血抢救时,他毫不犹豫地把仅有的32元钱交给医院,30元买血浆,2元为他们买饭票,看到血浆流进孩子血管时,他才放心离开医院。 

  当杨栋材刚走出医院门口时,孩子母亲追了出来,拉住杨栋材的手千恩万谢,并寻问恩人叫什么名字。杨栋材笑笑说,我姓杨,你就叫我杨公安好了。多少年后,一张30元的汇款单从乡下农村寄到了县法院,上面写着“杨公安收”字样,可怎么也找不到杨公安,经多方打听,这位农民才弄清楚当年的杨公安就是妥甸派出所所长杨栋材。类似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双柏公安救助群众,助人为乐的事迹在农村群众中广为流传。(尹世全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