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花开警营 别样芳华
发布时间:2018-03-08 14:01:00 责任编辑:刘芳坊

  如今的“三·八节”,被冠以了“女神节”、“女王节”种种名称,但很多女性因为她们特殊的职业而让人忽略了她们性别。女警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职业,穿上警服她们立刻成为巾帼不让须眉的战士,在一线,在幕后,守护平安。脱下警服,她们也是女儿,是妻子,是母亲,是爱美爱旅行爱家人的“女神”和“女王”。三·八国际妇女节到来之际,小掌带你一探昆明女警风采,记录她们别样的芳华。

  狙击枪黄靖雯:我希望这颗子弹永远不会射出

 

  电影《红海行动》热播以后,女特警佟丽的人气赶超多位主演,听说云豹突击队里也藏着位女特警,而且还是位女狙击手,掌上春城记者也想亲眼看看这位巾帼英雄的英姿。队友们都说她像佟丽,还以为会见到一位假小子,结果只见一个扎了精干的马尾辫,浓眉大眼笑颜如花的姑娘抬着狙击枪正在训练,她说她就是云豹突击大队里现在唯一的女狙击手黄靖雯。

  在采访时,她正准备要在百米外射击一颗贴在靶上的子弹头,本来笑嘻嘻的黄靖雯握上枪一下子就严肃起来,凝神聚气注视着瞄准镜,射击结束后才恢复了笑容,对这一枪很是自信,有人开玩笑骗她说打偏了,她说心里突然就咯噔了一下,知道是玩笑才松快下来,百米外的弹壳已经被射穿。中队长张君臣是她的队友,也是她的老师,在一旁说:“她(黄靖雯)细心,安静,但是心理强大,才能成为一名狙击手。”“有人说狙击手的职业生涯是孤独而漫长的,但只是表面上而已,狙击时的压力特别大,你不知道那一枪开了之后会怎样。”黄靖雯说。

  今年27岁的黄靖雯在2012年大学毕业后就成为了一名特警,2015年开始参加狙击手训练,如今也快三年了。做警察是她的梦想,“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就是想当警察,一直都想。”黄靖雯说,“就像当女侠一样吧,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守护一方平安。”

  女狙击手和男狙击手相比,更加细心耐心,但在体力上却远远不如,要花费更多的时间训练。一支狙击枪是她平日的最亲密的伙伴,平日训练时三五个小时都需要和狙击枪待在一起,有时候遇到特殊训练,十几个小时都要抬着枪。“我和男朋友有时候约会的时间都没有这么长。”黄靖雯笑着说。记者问了下,黄靖雯体重56公斤,狙击枪重6.7公斤,加上其他的装备,全副武装后黄靖雯需要负重近20公斤,已经超过了她体重的三分之一。

  2015年的“514南屏步行街西口公交车持刀捆绑劫持人质案”是黄靖雯参加的第一个大案,那时也是她刚参加狙击训练。“到场后,我和另一位队员接到命令找高地对现场情况进行监控,我们也很快找到了一处窗口,不过那次案件最终在没有采取狙击的情况下成功解决。”那是黄靖雯离实战,离真正的开枪最近的一次,“在我的职业生涯里,这一枪或许永远都不会开,我希望我能胜任狙击手的工作,也希望这一颗子弹永远不会射出。”

  生活中的黄靖雯也和大部分姑娘一样,逛街,购物,看书看电影,偶尔和男友甜蜜的约会,但即使在生活里也放不下自己的职业,黄靖雯喜欢动作片,看电影不关注剧情却偏偏关注用了什么枪,动作标不标准,行动合不合理,但如果她与你擦肩而过,大约没有人会想到这个白净的姑娘是个狙击手。“女狙击手的职业生涯其实很短,结婚生子后或许就结束了。”黄靖雯说这句话时,表情有些落寞。

  法医俞虹:这就是工作,恐惧不是我该考虑的

 

  官渡刑侦大队的女法医俞虹总是默默无闻的做刑侦工作的坚强后盾,在她28年的支撑下,她参与了各类尸体现场3300余起,出具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5000余份,并且无一差错,让尸体“开口说话”,还原了无数的事实真相。

  今年已经52岁的俞虹身材并不高大,戴着一副小巧的眼镜很是干练的样子,说话时非常温柔,但就是这样一位温和的女士,与尸体打了28年的交道,拿起手术刀时除了严肃你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坐在显微镜下寻找蛛丝马迹,能一动不动的坐着观察两三个小时。

  俞虹再次回忆起刚刚参加工作时解刨的第一具尸体时,仿佛已经习惯了那些惊心动魄。“当时在阿拉乡白水潭发现了一具高腐男尸,六月份的天气,尸体在高温下腐烂的非常厉害,但是为了确定案件类型,需要法医当场就进行解刨。”对于当时的情况,俞虹并没有多说,她只是回忆说:“那个味道挺难闻的,解刨过后的一个星期我都在头痛。”

  做医生是俞虹的梦想,但在报考大学时,她怀揣着好奇与一腔热血选择了当时新兴的法医学专业。“法医需要的是一颗强大的内心,不仅仅是要进行解刨,需要仔细的观察尸体上是否有创口,需要闻是否有有毒气体或异味,俞大姐虽然话不多,但是能支撑28年,这其中的不易可想而知。”刑侦大队副大队长金涛这样评价俞虹。记者问过俞大姐会不会害怕,她只是笑笑,“这就是我的工作,恐惧不是我需要考虑的问题。”

  除了法医这个身份,俞虹也是一位母亲,但却没有太多的时间承担母亲的责任。有时候接到突发案件的通知正是在她送孩子去补习班的路上,有时候已经是夜里两点,她需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长时间的生活不规律让俞虹有时候会难以入眠,有时候又会沉睡不起,身体健康状况也大不如前,但工作中的事她从不对孩子多说,“虽然孩子大了,但我还是希望留给他阳光的一面。”

  工作之余,作为母亲的俞虹也尽可能的待在家里陪伴家人,一起做一顿饭。再过两年就到了俞虹退休的年纪,“退休以后我大概会闲不下来吧,但我也想回归规律的生活,养养生,美美容吧。”“你会不会觉得离开了工作而寂寞?”我们问,“不知道,我只是不放心手上的工作,我退休了以后不知道后辈们能不能继续接班。”

  民警唐静:愿做一支不忘初心的蓝玫瑰

 

  在2018年2月25日,昆明市公安局召开的2018年公安工作会议上,昆明市看守所看守科科长唐静,作为唯一的女民警,被评为“昆明市公安局2017年度十佳民警”荣誉称号。

  工作在看守所的民警唐静是一位法律的忠诚捍卫者,她通过不断地学习在职攻读法律硕士,2015年更是率先通过了“高级执法资格”考试,通过自学在同年通过了国家司法考试;她是在押人员的“救赎者”,在看守所“铿锵玫瑰广播站”她为在押人员科普法律知识,开解心结,先后为12名符合条件的在押人员申请法律援助,与法律援助中心的律师一起为116名在押人员提供法律咨询;她也是监管民警的“领头羊”,她要求民警们充当好监管工作的“千里眼、顺风耳”,将监控中心作为看守所的指挥中心,每天24小时按照规定开展巡视监控工作,认真记录相关纸质和电子台账,把对在监控巡视中发现的问题及时予以纠正并实时推送给管教民警,实现以监控中心为“龙头”,各部门相互配合的联动机制,确保监所安全稳定。

  作为女性,唐静把自己比作“蓝玫瑰”,在生活里,她喜欢读书,喜欢写文章,先后撰写发表了多篇研讨文章和新闻宣传稿件,正如她自己所说,愿做一支不忘初心的蓝玫瑰,内心柔软,但也能用一身硬刺将看守所的防线守住。

  110指挥中心王敏:您好,我是昆明110

 

  相信许多人拨打过110报警电话后,都能听到电话里清甜的女声回答:“您好,我是昆明110。”王敏曾经就是坐在电话那端的一位110指挥中心接线员,2016年她任命为市公安局警令部110指挥中心业务科科长。在她工作的接处警一科,经常能听到同事们亲切的叫她“敏姐”。

  “敏姐”是个细心人,2017年底,市局110接到1名广西群众报警称,其17岁的表妹钟某某从南宁乘坐高铁到昆明离家出走,有可能跳湖自杀。带班的王敏立即安排当班的其他同事分工负责,一边安排专人继续与报警群众联系,尽可能详细了解失踪人员的情况,并做好报警群众的安抚劝慰;一边立即指令属地派出所和相关警种开展核查工作,终于在当晚在呈贡区找到了失踪的钟某某。

  凭着“敏姐”的这股热心、耐心和细心,她带领一组全体同志在2017年做到了“人员零违纪”、“工作零投诉”,在全市公安机关为民服务窗口中树立表率,成为展现昆明公安新形象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官渡分局中闸派出所的警花与警嫂:一朵红花两样开

  在官渡分局中闸派出所,有这样三名女警,她们同为内勤,同是1982年出生,巧的是她们都是双警家庭,是警花也是警嫂。

 

  卢贤,派出所材料兼财务内勤。初见她,短发、瘦高个、一身干练,便知她是一枚女汉子。2011年,中闸派出所挂牌成立之初唯一的一名女民警,毅然、敬业,在该所工作至今,俨然已成为该所的元老和灵魂人物,有她在,任何一届所领导大可放心。

  卢贤的丈夫在市局阳宗海分局工作,担任一所之长事多离家又远,夫妻二人老家都在外地,上幼儿园的孩子平时都是卢贤或托人接送,加班时年幼的孩子就在办公室独自玩耍等着妈妈。别看卢贤像个女汉子,对女儿却是悉心打扮,在办公室里给女儿扎了两个小团子头,女儿则开心地把妈妈的制服帽子戴在头上说“妈妈,我也要当警察”。红扑扑的小脸大家都喜爱地叫她“小苹果”,因为是双警家庭的孩子,6岁的“小苹果”就特别懂事,再晚也不吵闹,只是静静地看书玩耍等着妈妈。时间长了,这位小常客俨然已是派出所的一名小成员的模样。

 

  赵钰蓓,刑侦内勤。公安工作的主业是打击违法犯罪,赵钰蓓参加工作十年来在刑侦岗位,从办案民警到内勤,身上的担子从来都不轻,可是爱笑爱生活的她看起来总是很轻松的样子。她虽外表柔弱,内心却很强大,是派出所办案民警的“贤内助”,处理好刑事基础工作的间隙,见案子多忙不过来的时候还常帮忙批个表跑个腿儿什么的。

  赵钰蓓的丈夫是呈贡分局的警察,三岁的儿子只能请保姆照看,谁又知道埋头工作的她还是会担心外人会不会把孩子带好。一天,孩子爸爸加班晚归,独自在家带儿子的赵钰蓓接到单位电话,有一个组织卖淫团伙专案急需女民警协助,赵钰蓓把孩子托付给邻居就赶到了所上,案子暂告一段落已是夜里11点多,突然想起儿子还在邻居家里,急冲冲冲出派出所的刹那看到丈夫带着儿子在派出所门口车里等着妈妈,睡着的小脸已闷得通红。原来是爸爸接回了儿子,儿子吵着要找妈妈,丈夫为了不影响妻子工作,带着儿子默默等在派出所门口。

 

  刘意,户籍内勤。这位重庆妹子不仅人长得漂亮,对人也十分亲切爽朗,在窗口服务群众获得一致好评。原为材料内勤的她是分局有名的才女,两年前到中闸派出所户籍内勤岗位工作,正碰上中闸所辖区城中村大面积拆迁,一大批商住区新建,户籍业务剧增,她迅速转变角色,变压力为动力,努力学习户籍管理业务知识,快速进入角色,热情服务,收到的只有群众送来的感谢锦旗,从来没有投诉件。

  刘意的丈夫是同分局菊花派出所的警察,但就这样也还是常常见不到面,在女儿“好好”的画里可以看到她多希望一家人可以开心地度过至少每一个周末。一次,一名群众没有带齐材料无法当场办理落户,因不了解户籍政策,便迁怒于户籍民警刘意,刘意耐心解释后转身流下了委屈的泪水,午间休息时打电话给丈夫,丈夫是菊花所的社区民警,自然特别能够理解这样的事情,一边电话安慰着妻子,一边还亲自赶到了中闸所,刘意看到丈夫的时候,又惊又喜,破涕为笑……

  这就是昆明警花们别样的芳华。身为警察,付出时间和精力她们义不容辞;身为女子,她们柔情似水,善良美丽。这就是她们的样子,平凡却又伟大,坚守并述说着属于她们的芳华。(刘莹)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