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打响“秋季攻势”执行战
发布时间:2017-10-31 16:01:00 责任编辑:刘芳坊

  近日,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召开执行攻坚统一行动新闻发布会,发布了“秋季攻势”集中执行行动公告,从10月中旬开始,该院将针对民间借贷、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等案件启动“秋季攻势”集中强制执行行动。发布会结束后,官渡区法院兵分两路开展强制执行,打响了“秋季攻势”第一枪。

  重拳出击治“老赖” 3年司法拘留275人

  据官渡区法院院长晏晖介绍,近年来,官渡区法院受理的执行案件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从2015年执行收案的3940件增长到截至今年9月30日的5933件。与此同时,结案数也呈“三连增”态势。执行干警人均承办案件数从2014年的262件增长到2016年的436件,今年预计突破500件。2015年执行到位标的1.4亿元,2016年执行到位标的2.02亿元,截至今年9月30日,共执行到位并向申请人发放执行款2.5亿元。官渡区法院执行收案数、结案数、到位标的均位居全省基层法院前列。

  据晏晖介绍,“为破解执行难,该院的主要做法是‘四个率先’‘五个强化’‘三重公开’。” “四个率先”即率先发布执行公告,发布“五一”专项执行公告,一周内执行完毕劳动争议等“骨头案”60余件;率先引入公证参与执行,将部分执行辅助工作委托公证处完成,促使有限的警力运用在复杂疑难案件上;率先探索执行警务化改革,成立法警大队执行警务中队,每天至少配置8名法警参与执行工作;率先推进执行案件繁简分流,构建简案快执通道和繁案集中执行通道,有效提高执行效率。

  对拒不履行生效判决、裁定义务的被执行人采取民事制裁、司法拘留等强制措施,3年来共司法拘留275人。

  强化对拒执罪的打击力度。2016年以来,官渡区法院分别对被执行人朱某、徐某以拒执罪判处有期徒刑。今年6月,官渡区法院向公安机关移送拒执犯罪线索3件3人,均已全部立案侦查,将5155名被执行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促使其中1009人主动履行义务。

  执行案例1 执行法官追到普洱采取强制措施

  地点:昆明华潮水产冷冻保鲜食品市场 时间:10月13日9时30分

  上午9时30分,官渡区法院执行法官赶到执行时,被执行人王某还在睡梦中。在其经营的水产店阁楼上,执行法官将他请了出来,但对于判决的义务,王某并没有履行的意思,执行法官果断采取了强制手段,王某被带回法院处置。

  王某经营罗非鱼生意已经小有名气,为留住这个“大客户”,2014年11月,云南滇隆水产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与王某签署了协议,由该水产公司补偿15万元给王某,王某搬到该水产公司的水产市场里经营。

  随后,水产公司支付了10万元后便不再支付剩下的5万元给王某,王某一气之下迁出了水产市场。双方多次协商无果,水产市场将王某告到了官渡区法院,请法院判令王某退还10万元并承担违约金4.5万元。

  经过审理,由于双方都存在过错,官渡区法院最终判决王某退还6万元。案件到了执行阶段,执行法官远赴普洱市找到了王某,谁知王某在履行了3万元后,再不理睬此事。因此,官渡区法院决定对王某采取强制执行措施。当天下午,王某的家人到法院履行了还款义务。

  执行案例2 在老赖公司搜出7万多元现金

  地点:昆明经开区 时间:10月13日10时

  2015年1月,胡先生通过一家中介公司将10万元养老钱借给昆明三融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借款期限为3个月,由昆明长青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提供担保。

  “借款后,对方只支付了2个月利息,之后就没按时还钱。”胡先生说,在他多次催讨下,对方归还了2万元本金,剩下的8万元一直拖欠。

  为了追回借款,胡先生将中介公司、三融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和长青融资公司告上了法庭。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时, 3家公司都未派员到庭应诉。去年8月份,官渡区法院一审判决,三融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归还胡先生借款本金8万元及相应的利息,长青融资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执行法官介绍,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法院多次要求三融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老板胡某归还债务,可对方却能躲就躲,既不露面也不还钱。

  当日10时30分,官渡区法院执行法官来到位于昆明经开区的三融塑料制品有限公司,该公司运转正常。执行法官通过电话联系上了公司老板胡某。可胡某却称他在外地办事,来不了。随后,执行法官向公司员工出具搜查令。搜查中,执行法官发现该公司运转正常,有能力履行债务,并从该公司保险柜中搜出7.4万余元现金。

  该院将对搜出的7.4万余元现金进行查封,下一步还将继续和被执行人协商,要求他们尽快履行剩余款项,否则将采取强制措施。

  执行案例3 医院成老赖 法院查封财务室

  地点:昆明杏德医院 时间:10月13日11时30分

  2015年6月,原告云南恒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祥药业)与昆明市官渡区东郊杏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以下简称杏德卫生服务中心)签订了《药品采购合同》,约定由原告向杏德卫生服务中心提供药品。合同签订后,原告向另外一名被告昆明杏德医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杏德医院)提供了药品,但杏德医院却耍起了赖,未按约定支付70余万元的货款。

  案件起诉至法院后,法院组织原被告达成了被告向原告支付50万元了结此案的调解协议。

  但在调解书生效后的一年多里,杏德医院都没有履行还款义务,法官多次上门要求履行,都遭到被执行人阻挠,还隐匿了财产。

  当法院干警进入杏德医院后,该院院长表示,杏德医院经过了新的股权划分,他们也是近期才接管,今年3月才进场,之前的债务都不清楚。

  听到此理由,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郭虹说道:“你们内部的股权转让和本案没有关系,对外不发生法律效率,不过你们可以向原来的老股东追偿。”

  随后,郭虹下令搜查了杏德医院的财务室和收费处,搜出了2万余元的现金,并发现从8月份至今,该医院的营业额达到67万元,扣除10万余元的医保金额,还余下57万余元。随后,法院查封了医院财务室。

  当天下午,杏德医院的新股东表示愿意配合法院履行旧股东的债务,并将执行款打到官渡区法院执行局的账户。

  

  

  

Copyright 2010-2016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