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牺牲了,还有儿子” —追击云南禁毒民警张顺从、张子权(中)

发布时间:2021年03月29日   责任编辑:
  “更多的时候是顺理成章,没有刻意选择这条路,感觉自己就是要当警察。” 在云南省公安厅2020年清明节组织拍摄的纪录片《英雄三子》里,当时还不能露面的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民警张子权曾说道。
  从考上警校到当治安警、禁毒警,从参与扫黑除恶到主办涉疫专案,每一次抉择,张子权都踏着父亲的足迹,迎难而上、勇往直前。从警13年,两次三等功、三次嘉奖,见证着张子权的快速成长和忠诚担当。
  “成为像父亲那样的警察”
  

 
  26年前,张子权的父亲张从顺,是临沧市镇康县公安局军弄乡派出所所长,在侦办一起跨国贩毒案件时壮烈牺牲。
  “我坚持得住,不要管我,先送其他重伤同志!”这是张从顺生前最后的一句话。镇康县纪委监委派驻镇康县公安局纪检监察组组长鲁玉军,当年是军弄乡派出所民警,时隔多年说起老所长,这位接近知天命的汉子,还是忍不住哽咽起来。
  1994年8月31日晚,在辖区村寨走访的张从顺接到情报:一名贩毒分子携带大批毒品要经过军弄乡轩岗桥。他当即打电话向镇康县公安局报告,随即带领鲁玉军和杨学华两名民警乘拖拉机赶到5公里外的轩岗桥,并与县公安局警力配合,在毒贩必经之地设伏。
  9月1日凌晨1时50分,当毒贩进入伏击圈时,按照预定方案,缉毒民警李云峰首先冲出,抱住毒贩将其掀翻在地,张从顺等6人迅速扑上去协助抓捕,正当众人要铐住毒贩时,李云峰突然大喊:“有火药味!”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巨响,手榴弹在毒贩的左半身下爆炸了。
  顿时,毒贩当场毙命,5名民警倒在血泊中。幸免受伤的鲁玉军打开手电筒,只见张从顺左小腿肌肉被炸掉,血流如注,他急忙解下鞋带为他扎住伤口。张从顺顾不上自己的伤势对他说:“伤着哪些同志?”“不要慌,我伤得不重,你快去帮助其他人”。县局的吉普车开过来时,张从顺坚持先送战友,“不要管我,先送重伤!”吉普车随即送走了两位伤员。第二辆吉普车到来时,张从顺忍着剧痛、强打精神说:“我坚持得住,不要管我,快送其他重伤同志!”吉普车又送走了两位伤员。随后,村民找来一辆拖拉机颠簸着把张从顺拉往医院,最终他因失血过多英勇牺牲。镇康县公安局缉毒队副队长王世洲也在这次行动中壮烈牺牲。
  “受伤的5人中,重伤3人,轻伤2人,张从顺是重伤之一,但他一次次的把生的希望让给了战友,把自己留在了最后。”鲁玉军哽咽道。
  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副支队长黄涌曾和张从顺一起共事。他回忆,当时军弄乡派出所一共就3个民警,啥事都要管,群众纠纷、盗窃、禁赌、禁毒,不管什么事,不管有多远,只要群众一个电话,张从顺必到现场处置,大家都称他是“山乡守护神”。
  那时候,最多的案件是盗牛案。为了帮老百姓找回被偷的耕牛,张从顺常常带上一条狗,沿着山路步行追踪几百公里。老百姓又笑称他是“走路比狗还快”的“铁腿公安”。
  张从顺牺牲那年,张子权10岁,只知道一个劲地哭。他的妻子彭太珍说:“老张牺牲了,还有儿子,就让儿子接着做吧!”1995年,会计专业毕业的大哥张子成,放弃到银行工作的机会,毅然选择了警察职业;从小就立志当警察的张子权和二哥张子兵,通过自身努力先后考入云南警官学院,顺利加入公安队伍。张子成现在是镇康县公安局凤尾派出所教导员,张子兵是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民警,张子权则是禁毒警察。
  捧着一颗告慰父亲的心,三兄弟一起守护在这片父亲用鲜血和生命捍卫的热土上。
  “第一天穿上警服,我们就发誓,要成为像父亲那样的警察。”2020年清明节,三兄弟来到父亲张从顺墓前,祭奠缅怀26年前壮烈牺牲的父亲。“就像你要求我们的一样,我一定做一个好人。”张子权站在父亲的墓碑前说。
  “三兄弟身上都有老所长的影子,不屈不挠,踏实做事,真诚善良。”张从顺的老战友鲁玉军说。
  “这份职业非常神圣,一定要做好”
  

 
  2007年7月,张子权从云南警官学院治安管理专业毕业,当年11月进入临沧市公安局禁赌行动支队,三年多的禁赌斗争中,他先后37次到边境参加专案行动,共参与破获境内外赌博案件23起。
  2010年9月,张子权调到禁毒支队。
  临沧市毗邻“金三角”毒源地,一直被境内外贩毒分子视为通往中国内地的重要贩毒通道。临沧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在与贩毒分子的较量中英雄辈出,是全国第一个被国务院命名“模范禁毒支队”称号的队伍,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高明、“二级英模”罗金勇……一个个英雄的名字焕发着榜样的力量。
  “加入这支英雄的队伍是荣幸的。”张子权曾说:“感觉这份职业非常神圣,我又是烈士的后代,一定要做好……”
  张子权以父亲为标杆,却不想活在父亲的光环下。“别人介绍他的时候,他甚至不喜欢别人提及父亲张从顺,不想沾父亲的光,更不想给父亲丢脸。” 黄涌回忆:“刚参加工作那会儿,可以感觉到他压力特别大,就怕自己做不好,做什么事都加倍认真、加倍努力,对自己要求特别严格。”
  “高标准、严要求、争进取。”禁毒支队党员活动室的墙上,张子权的“党员承诺”只有短短的九个字,却见证着他对事业的执着追求。
  “特别爱学习、特别爱钻研。”同事张佳虎回忆,第一次走进张子权的办公室,印象最深的就是一摞摞摆放得整整齐齐的书籍,只要涉及工作的知识,他都主动学习,研究得特别深。
  在英雄氛围的熏陶下,勤勉好学的张子权快速成长,成为支队侦查破案的行家里手、业务尖子,无论案件侦查、案情研判、情报收集还是内勤,他都游刃有余。“每次出去办案,几十号人分组,他自告奋勇主动承担化装侦查、堵截抓捕等近距离与毒贩面对面交锋的任务,这也是案件侦办中最危险的任务。”张佳虎说:“每一次任务,大家都会第一个想到他,每个专案组都想约他,他办的案子质量很高。”
  短短几年,他凭着极高的政治素质、极强的责任担当和极其优秀的业务素养,屡立战功、屡破大案,多次被记功嘉奖。从2010年开始,几乎每年都有一个市级个人荣誉。而在生前接受的采访中,张子权都平静地说:“我对自己的评价就是,一名合格的警察。”
  “干禁毒工作,肯定义无反顾”
  从警以来,张子权在治安、禁毒等多个岗位上从不曾“掉链子”。尤其是在禁毒岗位,他有勇有谋、冲锋陷阵,与毒贩展开了一次次生死较量。
  2013年8月,得知一个持枪贩毒团伙准备携带毒品入境,张子权主动参与设卡查缉。毒贩见有民警赌卡,驾驶车辆猛踩油门急速驶来想要冲卡。张子权一把推开战友、果断鸣枪逼停车子,大声喝道:“不许动,我是警察”。他一个箭步冲到车旁,迅速拉开车门,将警用手电筒猛地射向驾车男子,没等毒贩缓过神来,战友就趁机控制住了驾车男子,坐在后排酣睡的3名毒贩束手就擒。随后,民警从驾驶座下搜出一支子弹已上膛的手枪,查获海洛因40多千克,抓获嫌疑人4名。
  “明知毒贩有枪,他仍然迎着危险上,冲在最前面,那股英勇无畏劲头让人敬佩。”提起张子权,禁毒支队易制毒配剂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郭华痛惜不已。
  2017年底,在侦办一起生产制造K粉原料的团伙贩毒案中,张子权主动请缨,多次到境外开展化装侦查。最后一次,他和战友在境外原始森林里风餐露宿化装侦查,艰苦蹲守20多天,终于找到了制毒窝点。最终,在公安部统一指挥部署下,抓捕行动成功收网,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0多名,缴获制毒物品40多吨。
  “缉毒工作不仅要无所畏惧,很多时候还要与犯罪分子斗智斗勇。”郭华说,案件侦查中,张子权有勇有谋,总能另辟蹊径找到突破口。
  2012年4月,在侦破一起走私运送制毒配剂的案件中,由于信息不精确,货物藏匿地点无法确定。在案件一筹莫展之际,张子权提出:“下货需要找搬运工,我们可以从搬运工入手。”果然,他们通过在一个打零工的男子处获悉的线索,在一个废弃工厂抓获犯罪嫌疑人10余名,缴获制毒配剂100多吨。
  ……
  多少次化装侦查,多少次命悬一线,他舍生忘死与毒贩战斗。在近十年的缉毒路上,张子权先后参与侦破公安部和云南省公安厅毒品目标案件158起,总缴毒达20余吨;参与破获制毒物品案件46起,缴获制毒物品1100余吨。
  面对“你父亲都牺牲了,就别干禁毒这一行了”的提醒,张子权坚定地说:“如果怕死,就不会干禁毒。”
  “说实话,真的没有后悔选这条路,像我这种家庭,如果有这种想法的话,我的内心会愧疚。”在生前接受的采访中,张子权说,“干禁毒,肯定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