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弥勒市人民法院召开家事审判工作新闻发布会
发布时间:2017-11-01 16:13:00 责任编辑:符晓
  

  近日,弥勒市人民法院、市妇女联合会就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情况召开新闻发布会。弥勒市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李宏明,市妇联副主席张潇仁,市法院副院长杨丽娟、少年庭庭长尚红祥参加发布。

  发布会上,李宏明向通报了弥勒法院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的主要做法和工作取得的成效。并回答了媒体记者的提问。

  20166月,弥勒市人民法院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安排部署,开展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以来,在上级法院的悉心指导下,在弥勒市委的坚强领导下,在市政府及有关部门的支持配合下,积极探索、勇于实践,试点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试点一年多来,弥勒市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机制改革实现了“五个转变”:

  一是司法理念转变。我们认为,婚姻家庭是有载体的。它包含有以感情、两性、物质等内容以及由血缘、亲缘和职业展开的一切社会关系。婚姻法将法院是否准予离婚的基本裁判标准确定为夫妻双方感情是否确已破裂。但是,夫妻双方感情是否确已破裂,应当从以上载体所涵盖的层面来展开具体的分析、考察和研判。因此,以婚姻纠纷为主要内容的家事案件具有身份关系和财产关系两重属性,且兼具隐私性、亲缘性和公益性等特征,而商事案件则重在分是非、明对错、定胜负,二者本质上有显著区别。我国现行民事诉讼法一般遵循的是当事人主义原则,赋予家事案件当事人更多处分权,法官则消极运用审判权,再加上现阶段当事人的诉讼能力有限,使家事审判不能最大化地发挥其应有作用。因此,在个案实践中,我们着重引导法官把握好家事案件内在的特点和规律,坚持以法官为主导的职权探知诉讼模式,注重当事人隐私保护,充分发挥家事审判“教育、修复、维护”职能,努力寻找客观事实和情感因素的契合点,以实现家事审判人性化、专业化、制度化的安排,全力满足人民群众的多元司法需求。

  二是诉讼程序转变。因家事纠纷涉及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纠葛,具有高度情感色彩和人伦特点,且隐私性突出,我们在诉讼程序设置上也作出相应转变。例如,过去一些离婚案件,双方亲属及无关联人员参加诉讼活动中来,言行举止没有边界,给审判和调解工作的顺利开展带来一定障碍,也会不利于维护当事人的自尊和隐私。现在,我们不主张与当事人无法律利害关联的人员参与到诉讼活动中来,也不允许无关人员旁听。避免他(她)们的意见和看法影响到双方当事人对婚姻家庭的态度和认识。这样的做法,既方便了当事人双方举证、质证以及提出处理婚姻家庭纠纷的方向性意见,也便于法官全面了解掌握案情,及时有效提出处理纠纷的司法建议,并有利于婚姻争议的家庭中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再如,实践中因为家庭琐事而导致的冲动型离婚不在少数,我们根据个案情况,为这部分当事人“量身定做”不低于一个月的冷静期,调解和好的离婚案件,则引导当事人,尤其是有过错一方拟定感情修复计划,在六个月修复期内适时回访督促,通过司法手段的适当干预,尽量维系家庭关系稳定。

  三是证据规则转变。在以往的婚姻家庭矛盾纠纷审理中,法官不主动依职权进行调查,援用“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据规则,不区分当事人诉讼能力大小,对证据的认定采用盖然性优势理论,一些涉及当事人权益的重要案件事实或家事矛盾纠纷的起因,因无证据或提供的证据不足而得不到支持,使矛盾纠纷没有得到真正解决。但是,中国家庭绝大多数为“男主外、女主内”,男方主导家庭的社会生产经营和经济活动,往往处于强势一方。因此,我们在个案审理中,注重当事人诉讼能力、社会地位、职业背景等要素的审查,并以此为据根据主张的内容合理分配举证责任,对弱势一方适度倾斜,赋予强势一方更多义务,使个案的处理更加符合目前婚姻家庭的社会现实状况。

  四是工作队伍转变。根据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工作的精神,我们结合弥勒地区实际,确立了“专群”结合的工作队伍组建思路。“专”指的是专门的家事法官队伍,我们采取家事审判和少年审判合并试点的模式,通过部分集中的管辖方式,搭建了以少年审判庭为主,弥阳、新哨、朋普法庭相互支撑的家事审判体系,由少年审判庭协调、指导三个人民法庭家事案件的审理工作,在坚持两便原则的同时,亦实现了家事审判工作方式、机制和经验的共享互通。同时,通过家事案件的承办数、调解率等个人业务数据对比,兼顾法官性格特点和个人意愿,挑选一批年富力强、责任心强、理论和实践基础扎实以及有一定家庭生活经验的法官专门审理家事纠纷。“群”指的是在人民法院的主导下,引入社会力量化解家事矛盾。如我们选任的126名家事调解员和家事调查员,就是将一大批为人正派、性格开朗、热心婚姻家庭工作、熟悉村情民意、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和丰富的生活经验、善于做调解工作的各级妇联干部凝聚起来,介入到家事案件的诉前、诉中和诉后全过程,为家事案件的顺利处理提供了坚实的社会基础,也通过这个群体,向社会传达了人民法院处理家事案件的工作理念、司法规则和方式方法,最大化地扩大了个案处理的法治宣传边际效应,较好地推动了法院宣传工作的有效拓展。

  五是审判机制转变。家事纠纷的公益性,决定了其是否能够得到高效、妥善的化解,还有赖于整个社会的支持与理解。一方面,我们在审判方式上下功夫,随案送达“四表一书一指南”细化庭前准备,积极探索与实践婚姻家庭案件要素式审判模式,提高诉讼效率,同时建立家事案件财产申报制度,加强权益保护,确保案件裁判后的执行可操作性。另一方面,在婚姻家事案件中引入心理咨询知识和技能的运用,委托心理咨询机构开发心理评估问卷量表,对当事人心理状况进行预判,提前探知当事人心理;定期开办“幸福课”,邀请专业心理咨询师,采取团体辅导的模式进行授课,提供心理疏导和矫正;聘请专业心理咨询师为家事法官授课,提升法官心理干预技能水平。此外,我们还找准多元化解与家事审判的契合点,在审判辅助机制上下功夫,发挥妇联、民政、工会及学校、基层组织妇女村干等机构、人员熟悉社情民意的优势,请他们参与到案件的调解工作中来,参与个案的实体处理。化解纠纷的同时,亦通过他们传递家事审判改革正能量,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促进社会建设健康和谐发展。李 俊)

Copyright 2010-2016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