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安防”的乡村实践

发布时间:2021年09月14日   责任编辑:符晓

  楚雄市将“智慧安防”作为推进乡村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抓手,通过建立镇、村组、农户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基层治安、疫情防控、乡风文明、群众满意度等得到显著提升。与此同时,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破解了“政府投资建设”的单一模式,缓解了财政建设的资金压力,成为国家“雪亮工程”在基层落地的一项创新实践行动。 

  

 

  覆盖区域 发案率降安全感升 

  楚雄市吕合镇地处城郊结合部,位于牟定县和南华县交界,辖区内常住人口26000余人,是楚雄市内治安较为复杂的区域之一。近年来,吕合镇积极探索农村地区治安防控网络新途径,建立起了镇、村组、农户为基础的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据吕合派出所统计数据显示,在三级“智慧安防”建立的初始阶段,覆盖区域发案率同比下降30%,在随机问卷调查中,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均呈上升趋势。 

  

 

  “智慧安防”的第一级为人脸识别及车辆识别卡口网络,第二级为村组公共监控网络,第三级为农户家庭内部智能监控网络。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的建立为基层治理提质增效,基层警力不足的问题得到较大改善。 

  吕合派出所民警何珊说:“以往村民之间发生纠纷,由于没有证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民警到现场一般都是“和稀泥”,现在有了视频证据,派出所办案效率显著提升,与此同时,乡村乱扔垃圾、随地大小便等不文明行为也得到有效遏制。” 

  

 

  手机报警 网监化身智慧管家 

  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实现镇、村、户三级互联网监控数据实时上传,派出所、村委会监控中心可通过系统平台对公共摄像头数据进行监控、预警、回看。 

  在吕合派出所的网络监控中心,一个视频资料清楚地展现了“智慧安防”作为“贴身管家”的功能属性——户主是一位长期在外务工人员,远在千里之外的他听到手机警示短信,遂调看家庭监控,发现一男子欲实施盗窃,户主立即通过声控功能喊话,该男子被吓退,财物得到保全。 

  

 

  在中屯村村民钱超家,可以360度旋转的智慧安防摄像头被安装在墙顶,正对着大门,钱超通过手机进行遥控,墙顶的摄像头开始转动,但凡有人员从监控区经过,手机就会发出报警提示音。 

  钱超说:“以前经常会有小偷打着收头发的幌子到村里晃悠,见哪家没人就进去偷东西,上万元的大牲畜也被偷走,安装智慧安防监控后就没有出现过类似情况。” 

  除防火、防盗功能外,中屯村村民马跃雄还利用智慧安防摄像头的远程通话功能督促孩子做作业。 

  马跃雄打开手机上的App软件,对着手机说话,家庭摄像头稍作延迟后便发出清晰的声音,家里小孩对着摄像头回话,手机端也听得一清二楚。平日工作席间,马跃雄通过手机实时掌握家里老人和小孩的情况,这让在外工作的他放心不少。 

  三级覆盖 打破财政单一投入 

  目前乡镇一级监控几乎为集镇视频监控,且数据不能互通互联,同时由于基层地方财力有限,较难做到乡镇、村组、农户三级全覆盖。 

  吕合镇三级“智慧安防”网络体系按照“政府投基础、企业占大头、集体作补充、农户分一点”的原则,解决了建设资金“投入难”的问题,吕合镇也成为楚雄州公共探头覆盖率最高、花钱最少的乡镇。 

  

 

  在吕合镇,乡镇一级的安防建设费用由政府投入解决;农户家庭的安防建设费由村集体和个人共同解决,以中屯村委会马家庄村民小组为例,家庭使用两年的安防建设总费用为316元,其中村集体补助200元,农户只需承担剩下的116元;村组一级的安防建设费用,帮助解决了农户家庭安保投入的困难。目前吕合镇与建设方的合作方式为,每新装30个家庭摄像头、或初装20条宽带,由建设方在村组安装一个公共链路摄像头,实际就是将企业让利转化为公共监控建设,巧妙化解了财政投入的资金压力。(楚雄市委政法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