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今天我当班 探访23年工龄女子监狱监区长的一天
发布时间:2018-03-01 15:17:00 责任编辑:刘芳坊
  “时刻都绷紧着监狱安全稳定这根弦”

  高墙电网,岗楼林立,庄重威严,远离社会……这一切给监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而作为监狱人民警察,他们每天穿梭于高墙内外,直面着人性中罪恶的一面,又在拯救着这些罪恶的灵魂,让这些罪恶的人通过劳动改造、教育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成为回归社会后遵纪守法的公民。那么,监狱人民警察的工作生活又是如何的呢?228日,《法制日报》记者参加云南省司法厅组织的“今天我当班”体验采访活动,来到云南省第一女子监狱进行采访,一探究竟。

  早上8点整,记者驱车来到坐落于昆明市滇池南岸的云南省第一女子监狱,据介绍,该监狱是全省纯关押女性服刑人员的重刑犯监狱,始建于19533月。在宣传民警王存引领下,记者通过滚闸门、AB门等设施进入监管区,记者看到,整洁干净的广场上三角梅、薰衣草、红枫、天竺桂、栀子花等在春日暖阳的照耀下生机勃勃,春意盎然。这时,迎面走来一位40出头的女民警热情地向记者一行打招呼“我是二监区的监区长陈碧霞,欢迎你们到访”。

  一旁的王存告诉记者,她就是今天采访的主角,截至到今天,她已经在监区一线工作了23年,因为各项工作出色,她带领的监区连续多年评为先进集体(监区),而她个人也是连续被评为优秀公务员和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

  说话间,记者一行已经进入二监区大门,迎面看到的是一面白族民居风格的幕墙,上面写着《弟子规》名句。其背后是一个硕大的晾衣房、划分为鞋子、外衣、内衣等不同的晾晒区域。监舍内,被褥、脸盆、牙刷、书籍等摆放整齐。

  23年如一日,这就是我们工作的地方,”陈碧霞告诉记者,每天早上7点,所有服刑人员就是在个院内集合点名吃完早餐集体出早工的,而民警6:30之前就得基本到岗了。

  “得提早准备!”陈碧霞介绍,二监区的服刑人员们去食堂吃饭的时间,正是民警们交接班的时候,白班也就从这个时候开始。7:30分,将数百名着装统一的服刑人员有序送至习艺楼劳动后,监区民警们才分批轮流到监区外的工食堂吃早餐。

  “我每天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到车间流水线上巡查一圈,询问头天监区情况,倾听服刑人员所需所求”陈碧霞说,巡查的时候经常会有服刑人员向她反映自己在监区的改造情况,这也使得她对服刑人员改造情况了然于心,有针对性进行教育改造。

  “马梅(化名)就是我在巡查中发现的,发现她情绪不对,了解后才知道原来她家中唯一的老母亲过世了”陈碧霞指着正在车间流水线上工作的一名服刑人员说,经过我们多次谈心,她现在不仅改造积极,还是劳动能手呢。

  “我非常感谢陈警官他们对我关心帮助,要不是他们无微不至的关心关怀,我可能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马梅说,她是云南楚雄禄丰县人,2004年被判走私毒品罪无期徒刑,因家中母亲无人照管,一段时间情绪低落,对抗教育改造,在监区教育帮助下,她才认识到只有好好改造才能早日回家照管母亲,母亲也会经常来看望她。

  “前年听说母亲去世了,觉得自己举目无亲不想好好改造,后来陈警官他们把我当亲人一样爱我,我觉得不好好改造对不起他们,去年我获得了一次减刑,再过七八年我就可以出狱。”说着,马梅脸上洋溢着对未来生活的笑容。

  “作为监狱人民警察,你最担心的是什么?”

  “当然是监管安全”陈碧霞说,自从进入监狱工作以来,自己时刻都绷紧着监狱安全稳定这根弦,确保做到“大事不出,小事渐少”的目标,从而不断提升监狱的管理水平。

  她告诉记者,有一次凌晨2点接到监区电话告知服刑人员疾病复发大吐血,挂完电话就急匆匆赶赴监区把患病服刑人员送往医院抢救,最终患病服刑人员脱离了生命危险,而家里五岁的孩子一个人熟睡在家,等她回到家孩子自己起了床坐在床上玩耍。

  “太对不起孩子了”陈碧霞哽咽地说,还好有同事们的互帮互助,让自己感受到了大家庭的温暖,给了自己前行的动力。

  “孩子要放学了,我得打个内线电话叫同事帮我接一下”陈碧霞向记者介绍说,按照监狱管理规定,在监区内任何人不得携带手机等移动通讯设备,他和同事们工作期间,只能靠对讲机和内线电话与监狱内的同事进行沟通,几乎与外界断去了联系,仿佛成为了一座“信息孤岛”。

  差十分钟就到下午五点时,陈碧霞和同事们开始组织服刑人员收工就餐。

   按照一般人的工作逻辑,到此可以说已经完成了一天“8小时”的工作,可对于监狱警察而言,他们的忙碌才真正开始。

    晚饭过程中,二监区服刑人员王娟突发高烧,陈碧霞及时与监狱医院联系,带王娟去就诊,等其口服了退烧药、打了退烧针后带其返回监区。

   等陈碧霞返回监区时已是晚上六点多,她没顾上吃口饭就去组织服刑人员观看新闻,紧接着又是开展教育活动……就这样,直忙到晚上七点多,陈碧霞才吃上口饭,不仅如此,随后她还要和另外三名同事轮班盯守监控,直到第二天早上进行交班。

   单调、重复、枯燥……服刑人员在高墙内没有自由,值班监狱民警其实和她们并没有什么两样。可就是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和陈碧霞一样的广大监狱民警没有丝毫怨言,为了监狱事业的发展,她们始终坚守岗位,默默奉献。(石飞 /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