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蒙大山的黑夜与白昼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9日   责任编辑:

  昭通,是出滇入川直达中原的重要通道。而昭通市鲁甸县江底镇是滇西和昆明进入昭通必经之路。这里,也成为滇西地区向内陆城市渗透毒品过境的重要通道,因此,这里又被称作中国内陆缉毒的第一道防线。2000年,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成立,并在江底镇正式设卡缉毒,20年来这里让贩毒分子闻风惧怕和难以逾越的“天堑”,更是许多省市缉毒民警历练的一块“磨刀石”。 

  7月,这块“磨刀石”再次砺刀,2020全国公安机关红蓝对抗毒品公开查缉大比武再次把战场摆在这乌蒙峡谷里。 

  7月13日,昭通,阴,早上9时,从昭通城区出发,半小时的车程就到位于昭通市鲁甸县江底镇。瞬间,就能感受到峡谷地带江底的闷热。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简称为江底检查站)就在江底镇服务区。眼前,数十多辆车辆正排站接受“安检”,左侧的临时帐篷上方,一面红色“缉毒”战旗迎风飘扬,帐篷内摆满了各种毒品检查设备。 

  旁边,一名手持微冲枪的民警,一丝不动的站着,而他的眼睛不停地环视着待检的车辆和所有人员的一举一动。 

  “好威风。”旁边一名同行说道。而前方,20多名身着警察执勤服和外穿浅绿色警用的反光背心的民警正在对每一辆车进行全方位的检查。 

  
查缉民警在细致地观察 。11时23分,到了午餐时间,车流量逐渐增多,查缉的民警谁也没有“饿意”而离开。 

  “师傅您好!请熄火并出示证件接受检查。”这时,一辆白色的轿车经过检查口时,天津战队的天津市和平分局民警刘成主动站到车前,敬了一个礼并对司机说道。 

  “请把所有的车窗玻璃打开。”刘成并站出右脚朝前左脚朝后的动作后,慢慢贴近车辆接过司机的相关证件说。 

  “您们是什么关系,从哪里来,要去哪里,去干什么?”刘成快速又麻利地问道。 

  “同志,我们都是一家人,从昆明来,送老人回昭通老家去。”司机礼貌地回答着。 

  “麻烦把后尾箱打开。”这时,站在副驾驶的天津市公安局女民警朱雪娅对司机说后,便朝车辆的后尾箱处走去,检查是否有违禁品。 

  “没有发现可疑的东西。”朱雪娅用手中的仪器检查一番后,用手朝前方的刘成做了一个动作说道。 

  “谢谢您的配合!您可以走了,请小心驾驶。”这时,把身份信息核查完毕的刘成,将证件递给司机后示意可以开车离开。大约三分钟,才能检查完一辆车。 

  “‘一班’下来重复这样的话语和动作至少上两千次。”声音有些沙哑的刘成说,自7月7日参与“红蓝对抗2020”毒品查缉对抗赛,在昭通主战场就有天津、陕西、山西和河北四个蓝方战队,而云南为红方战队,并将五个战队分为“早、中、晚”三个“班次”进行循环查缉。 

  “一个‘班次’就是八小时。”90后的朱雪娅说,她是第二次参加对抗赛,既陌生又熟悉,但每一次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和收获,而每每与战友们收获到“新鲜故事”时,八小时的疲劳会瞬间消失。 

  “最怕晚班啦!”当朱雪娅把口罩摘下时,这个92年出生的“女汉子”脸上显现出一道被晒出的“黑白”口罩印,她说每一个女孩子都渴望有一张漂亮的脸,而她早已习惯并爱上“武”妆的记印。 

  这不,就在对抗赛的第一天,她和战友们就收到了“战果”,在一辆车上查获160克冰毒,并现场抓获2名犯罪嫌疑人。 

  “车辆有点堵啦!”正值中午,由于车流量很大,听到战友们的呼喊,还未来得及喝一口水的朱雪娅又跑到前方与战友们开始工作了。 

  这一站,就是八小时。 

  
15时50分,乌云散去,太阳直照身上,刺疼。为了迎接“中班”陕西战队的接班,天津战队部分队员开始清扫垃圾,领队人员和小组长记录相关查缉情况。然而,查缉依然没有断档。

  16时,正是“早班”与“中班”交接时间。 

  “指挥员同志!陕西战队集结完毕,是否接班,请指示。” 

  “指挥员同志!天津战队工作八小时,查获管制刀具一把,其余一切正常,可以接班。” 

  “是。” 

  经过简短交接,双方互致敬礼后,陕西战队的队员们开始进入“战场”,每一个队员精神抖擞进入战位,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分工明确,职责划清。一组前方检查车辆;二组检查客运和货车;三组对疑似重点人员和车辆重点检查。 

  由于江底属常年河谷炎热气候,加上受场地所限和配套实施不完善,没过多长时间,队员们衣服全湿了。再加上身着2.5公斤重的防弹衣,执勤干警的后背经常是湿漉漉的一大片,脸上豆大般的汗水一直流个不停,留下一道道白色的汗渍。 

  为了防止中暑,战员们只能相互换岗在帐篷里“休息”,或者躲在旁边隔离带树影下吐着舌头,但从未有一人因此而“叫苦”。 

  “蚊子太多了。”来自陕西省西安铁路公安局的郭强,是一位对抗赛的“老兵”,有过参赛经验的他,提前就与队员们买起了防蚊消炎药的必备品。 

  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这不仅考验着每一个缉毒民警们的耐力,更是考验着队员们的“责任心”。 

  这不,又过了四个小时。 

  尽管每一个队员都希望通过抽丝剥茧而有所“意外收获”,当每每有疑似人员和车辆的“安全通过”时,队员们失落与开心并存着。 

  郭强说,但每个缉毒警察都希望每一寸土之地都是无毒之处。 

  
    雨夜中查缉民警在排查车辆.“这辆车太可疑了。”21时32分,当一辆云K牌照的微型面包车通过安检时,驾驶员与缉查民警对话有些紧张,同时脸色变白。 

  陕西战队小组长张驰和郭强立即将司机带到重点检查区域进行全面“体检”。 

  “您从哪里来,去哪里?” 

  “我从景洪来,要去重庆。”男子支支吾吾地回答。 

  这时,民警手中的检测仪器也显示有异常,让郭强和战友们有些“兴奋”,队员们开始在车上检查,比大海捞针还细,一丝蛛迹都不放过。 

  “定位器!”在男子的身上,郭强搜出一个遥控状的“钥匙”,根据多年的工作经验和之前与昭通战队交流心得,他立刻判定这就是定位器,更让他断定该男子身上一定有  “料”。 

  功夫不负有心人。缉查民警发现这辆车的前排中控有明显划痕,其中一个角还有细小的缺损,显然是被人拆卸过,民警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中控塑胶盒打开,很快在车辆的中控位置处缉获了6块黑色块包物,经检测是4.42公斤的冰毒。 

  队员很快将男子控制住,“斩获”一案。 

  “有枪。”旁边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男子案件还未交接完毕,又引起了队员们的“狂热”,原来,队员们在查缉一辆山西牌照时从车上搜出一支“手枪”。 

  “这是什么?怎么得来的。”缉查民警问道。 

  “同志,这是孩子的舅舅过春节时,在地摊上买来送孩子的。”男子说。 

  “为什么会放在车上?”缉查民警又问。 

  “同志,应该是孩子丢在车里的。我不会放这些东西在车里的。”有些慌张的男子忙解说。 

  …… 

  最后,经民警检测这是一支高压汽枪。但为了对他人和当事人负责,陕西战队还是联系了鲁甸县公安局,将人和物带到派出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查清还原。 

  身份证过期、带管制刀具…… 

  八个小时下来,总能查到一些“问题……而对于陕西战队来说,7月13日来说,是他们的收获最大也是最开心的日子。 

  每天执完勤回到“空调房”美美地睡上一觉,是战友们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候,郭强说。 

  

7月17日夜,明月挂空,蛙叫蝉鸣。23时50分,代表云南战队出征的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接过山西队的岗哨后,标志着“晚班”工作正式开始。 

  虽然熬夜早也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但是“安全阀”一直紧绷着每一位队员们的身上。“大家不要放松警惕。”王宝,昭通市公安局禁毒支队流动警务站负责人。他说,面对各个关卡的严查,大大压缩了毒品犯罪分子“生存空间”,但仍有犯罪分子趁机冒险前进,特别是趁深夜的机会“混水摸鱼”,这不仅考验着队员的“熬功”,更是考验着队员的同心协力。 

  “这辆车携带着两个包裹。”18日凌晨3时刚过,天突然有些变冷,还吹起了凉风,但队员们仍坚持不放过任何车辆,仍细心地严查。 

  
查缉民警的身影。饿了,啃一口干粮;困了,在地上打个盹。

  这不,一辆网约车经过这里时,车上有两个用黄色胶布缠得很严实的包裹,引起了缉查民警们的“疑心”。 

  “师傅,我们要打开检查,麻烦您亲自打开。”说着,两名缉毒警察将早已打开了的执法记录仪全程录制。 

  原来,客人为了防止新鲜的野生菌被高温破坏,特意在里面放置了许多冰块,让在场的人都“虚惊一场”。 

  凌晨5点刚过,快要到天亮的时候,天空开始飘着小雨,队员们顾不上穿雨衣,仍坚守卡点…… 

  而作为东道主的云南红方战队,不仅是要与蓝队比成绩,更多的是将自己的缉毒经验“传授”给同行战友们。 

  “我们下岗哨后都与大家交流‘心得’。”王宝说,为了让同行们回到岗位后,今后有更好的制胜法宝,还将人、车、物现场实践的方式与大家面对面交谈。 

  “总有‘意外’发生。”王宝说,就在执勤这几天,战友陈洪还被马蜂蛰伤瞬间变成了“大胖子”而住院。但因为人手不紧张,他伤还未愈,便从医院溜了出来带伤上岗…… 

  
查缉民警检查设备。早上8时,又是“早班”与“晚班”的交接时间,战员们忙活去了。 

  而思想政治工作也不落下,山西代表队、河北代表队、云南代表队还利用休息的时间到红色胜地威信县扎西会议会址开展革命传统教育,传承红色基因弘扬革命精神。 

  而对着江底检查站来说,更是全国缉毒民警们的一个“磨刀石”。 

  昭通市公安局警务站站长邱林成介绍,仅2019年警务站先后承办了公安部禁毒局、省公安厅禁毒局组织开展的公开查缉毒品技能大比武活动3次,共查获毒品案件50起,抓获犯罪嫌疑人65人,缴获各类毒品可疑物225.553千克。 

  有这样一组数据:2019年1至11月,该站就查获运输贩卖毒品案件19起,抓获犯罪嫌疑人25人,缴获毒品可疑物52.54768千克;输送情报查获毒品案件5起,缴获毒品4.3439千克,抓获犯罪嫌疑人5人,为全省禁毒堵源截流工作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这不仅是比赛,更多的是责任。”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对抗赛结束时间也要临近了,队员们表示学到的不仅是缉毒的技能,而是看到云南缉毒民警在毒品严峻和条件艰苦的情况下,他们仍然选择了坚守,甚至还面对着死亡威胁和利益诱惑,如刀尖上的舞者,底色不改雷霆缉毒。 

  “我们不在缉毒,就在缉毒的路上。”郭强在微信朋友圈这样写道。是的,参赛的每一位队员都和郭强一样,他们选择继续战斗,同样是在刀尖上跳舞。正如朱雪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她从老家贵州到天津加入警察也一如既往:“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还当缉毒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