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毒贩躲藏山洞10载 11岁女儿不识父
发布时间:2019-08-29     责任编辑:

  8月5日,一名男子战战兢兢进入四川省成都市火车站安检通道,男子诡异动作引起了执勤民警的注意,面对盘问,男子否认有违法行为。由于男子外貌与云南省保山市龙陵县公安局通缉在逃12年的毒贩何某相似度较高,男子随后被移交龙陵公安局进一步调查。滇川警方的这次警务协作不但让潜逃了12年的何某归案,而且还揭开了何某潜逃12年的心路历程。

  失落赌徒结伙做“白粉”生意 

  何某是四川省盐源县人,12年前,何某家庭兴旺,妻子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娃娃,自幼勤奋的何某还买了一辆中巴车跑客运。妻子带娃外还兼职手工,何某说,他一个月的收入虽然只有6000元,在12年前算高收入了。

  俗话说,“暖饱思淫欲”。口袋逐渐鼓起来的何某开始涉足赌场、歌舞厅。不是与人“炸金花”,就是歌舞升平乐逍遥。日子长了,何某欠下了10多万赌债。就在他失魂落魄的时候,同村一名叫李二狗的男子走近了何某。2006年春节,李二狗邀约何某到中缅边境“散心旅游”,“说是旅游,其实是想到边境上看看有什么发财机会。”何某说。 

  

  两人到滇西瑞丽“调研”了4天后,仍然未找到发财机会。就在两人感到无助时,一名叫小龙的四川金阳男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听说两人找事做,小龙自称有“白粉”生意渠道。怂恿两人做“白粉”生意。唯恐两人不相信自己有能耐,小龙当天还买了29克“白粉”送给两人品尝。离开时,双方互留了电话。 

  返回盐源后,品尝了部分“白粉”,两人又将剩余“白粉”销售给当地“瘾君子”,这次“边境散心游”,两人不但赚取了路费,而且还有分成,尝到甜头的何某于是想大干一场,扳回赌债。

  2007年9月,何某卖掉中巴车筹到16万余元资金,决定当老板做“生意”。他拉拢李二狗当马仔,承诺事后分他一半毒品利润。 

  同年9月11日,两人到滇西瑞丽市找到了小龙,何某唆使小龙到境外购买“白粉”,并要求小龙协助李二狗将“白粉”运至盐源县,为增加利润,何某与李二狗达成共识,答应“生意”做成后,每克“白粉”利润按15%分成给小龙。 

   

  9月12日,何某雇了两辆出租车,一辆用于“遥控指挥”,一辆由李二狗、小龙运输“白粉”。“这样安排,是考虑到如果东窗事发,身上没有白粉,警察就无法对我怎样。”何某交代。9月13日20时15分,押运2375克“白粉”的出租车在龙陵县龙山卡收费站被民警截获,接到李二狗电话的何某不顾两人死活,亡命狂奔返回四川。2008年3月,李二狗、小龙两人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死刑缓期执行的刑事处罚,何某则被上网布控追逃。 

  躲藏山洞10年逃过警方追捕 

  何某脱逃后,龙陵禁毒大队一直没有放弃过对何某的追捕。多次组织警力前往四川省盐源县追捕何某,但狡猾的何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云剑”追逃行动开始后,何某再次进入龙陵警方的视线。龙陵县公安局禁毒大队副大队长黄国勋、庄警官发现,成都市车站派出所查获的男子与12年前潜逃的何某相似度较高,只不过,男子姓名和籍贯与何某的都不相同。 

  为慎重起见,追逃民警兵分两路前往保山监狱、云南二监找到正在服刑的李二狗、小龙两人。通过辨认审讯,两人供认,成都火车站民警查获的男子就是潜逃12年的老板何某。 

  8月15日,龙陵禁毒大队与成都警方交接了通缉在逃嫌疑人何某,看到龙陵禁毒民警,何某顿时就傻眼了。 

   

  “逃回盐源后,我先到亲戚家躲藏,由于李二狗与我同村,担心露马脚的我躲进了一座叫元宝山(音)的大山。元宝山山高林密、人稀洞多,我在那里躲了整整10年,白天不敢下山,晚上到临近村寨讨要食物,有时也进城找在城里打工的妻子要生活费。”今年8月20日,笔者在龙陵看守所采访了身穿囚服的何某。 

  采访获悉,何某脱逃后,始终不敢在公众场合露面。一直躲在大山腹地,有时也偶尔下山“搞点吃的”,但经常饱一顿,饥一顿。2018年经受不住煎熬的何某走出大山逃到临近的喜德县西河乡某村,化名为“阿尔五叁”。 

  有了“新身份”,何某这才敢公开进入公众场合,先后到江西、北京等地打工。2019年8月5日,从江西返回四川的何某准备到河南“谋生”。结果“阿尔五叁”这个新身份让他露出了破绽。 

  “叫什么名字?”“阿尔五叁。”“家里有什么人?”“孤儿。”“籍贯哪里?”“喜德县某村”。刚进车站派出所,何某坚信民警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随着龙陵警方的介入,何某这才低下了头。 

  曾三次打算向公安机关自首 

  “妻子多次劝我自首,我曾三次在派出所门口徘徊,但每次都缺乏自首的勇气。”采访时,何某嘟囔说道。 

  2007年9月13日,当李二狗电话告诉何某,他和小龙遭遇警察盘问时,昏天黑地的感觉顿时就涌上了何某的心头。他说,从云南龙陵到四川凉山再到盐源县,至少2000多公里,他只顾奔命,当时只用了1天1夜的时间,潜逃路上不敢停车,不敢吃饭,就连上厕所都在车内解决。 

  元宝山躲藏10年,何某不知道换了多少洞穴,晚上噩梦缠绕,遇有陌生人进山,神经就会高度紧张。 

   

  有一次,他偷偷到县城找妻子,妻子告诉他,他离家第2年,三女儿就出世了,取名“何艳珍”,如今亭亭玉立长成大姑娘了。每当小女询问爸爸,妻子只能回答“外出苦钱了”。“听到妻子的话,我心如刀绞,小女儿已经11岁了,我一次都没有见过她。”说这话时,何某两眼发红。 

  “请求政法机关原谅我的过错,我一定好好改造,尽早回归社会。”“机会掌握在你手上,如实交代罪刑,立功赎罪是你最好的选择。”离开看守所时,陪同采访的庄警官正告何某。(杨汉申)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