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法治云南
高薪诱惑下,他们沦为运毒的工具
发布时间:2018-05-09     责任编辑:刘芳坊
  “高薪聘请贵重货物押运员,只需几天时间,差旅费全部报销,货物安全到达后,每趟支付报酬10000元到30000元。有意者请联系QQ******、微信*****。”这种广告大多数人看到后也许就一笑了之,但偏偏有人总想着天上掉馅饼,信以为真并按所留联系方式联系对方。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对方所说的贵重物品其实是毒品,在他们和对方联系时,自己已一步步沦为运毒的工具。 

   创业遇挫的大学毕业生 

   唐涛,男,24岁,吉林省人,本科文化程度,今年3月9日,因涉嫌运输毒品罪被通海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2016年大学毕业后,父母希望唐涛报考公务员,踏踏实实过日子。但唐涛觉得公务员不是自己想走的路,总想着靠自己的能力干出一番事业,发达后带家人到世界各地走走,自己也好在亲戚朋友面前长长脸。在父母的施压下,唐涛参加了2016年省公务员考试,并以笔试第二的成绩顺利进入面试。就在唐涛准备公务员面试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深圳电脑配件的价格比长春低好多,于是萌发了做电脑配件买卖的念头。那段时间,美国推出的一款游戏席卷了整个中国。唐涛发现当下很多个人电脑,包括一些网吧的电脑配置都偏低,不能很好地运行这款游戏,想获得好的游戏体验,必须更换硬件。唐涛立即刷信用卡囤积了一批内存条,之后内存条的价格蹭蹭蹭一路上涨。生意有了起色后,唐涛毅然放弃了公务员的面试。半年时间,唐涛赚了10余万元,还买了辆轿车。 

  去年底,自信满满的唐涛又囤积了一批主板,预期通过这批主板再赚一笔。没想到在他囤货不久,市场上立即推出了性能更高的新主板,他囤积的主板成为无人问津的过时货。这次囤货,唐涛不但把前期赚的钱投了进去,还从信用卡刷了5万元。由于主板卖不掉,不但前期赚的钱没有了,而且从信用卡刷的5万元也还不上。 

  今年2月底,银行一直打电话催唐涛还款,声明如果再不还款就要通知家人。骄傲的唐涛不想让父母知道自己做生意赔钱的事,更抹不开脸跟家里要钱,总想着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信用卡还上。就在那时,唐涛被人拉进一个名为“带货”的QQ群。群里有人发消息问他:“你需要钱吗?如果你身体健康的话,可以到云南帮我带货,每次报酬1万元到3万元。”字里行间透露着高薪、安全、快速,充满了种种诱惑。当时唐涛也想过,到底是什么东西需要高价让人运输?他想到的是走私或者运一些违禁的东西,即使被查到应该也没多严重。脑子一热,唐涛决定试试。 

  3月初,按照对方的指示,唐涛来到云南孟连,最后在对方的协助下偷渡到缅甸一个小旅馆住下。这时,唐涛才知道,原来他要携带入境的是毒品。他退缩了,招来的是毒贩的言语辱骂、拳打脚踢,甚至威胁不做的话就将其杀掉。最终,唐涛妥协了。在对方的监视下,唐涛吞下62包用塑料袋包裹的海洛因,每包拇指大小。吞的过程毒贩还拍下视频,并威胁唐涛如果不按他们说的做,就将他运输毒品的事告诉家人、警察。入境后,唐涛也曾想过去公安机关自首,但一想到自首的话牢狱之灾是铁定的,也许自己运气好不会被抓到,带过去就能平安回家了。就这样,他怀着矛盾纠结的心情、装着一肚子的毒品登上了普洱发往昆明的班车。 

  3月9日,班车通过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时,唐涛被民警查获。最后,在民警的监视下,唐涛先后从体内排出包装成圆柱状的毒品海洛因348克。 

  被抓后,唐涛悔不当初:“如果我听父母的话,按照父母的要求去做,也许早就成了一名公务员,每个月都有稳定的收入;如果我能抹开面子,只要跟家里开了口,刷信用卡欠下的钱一定能还上,最多被家人骂一顿,也不至于走上这条路。” 

   一个将梦想寄托在赌桌上的理发师 

   “你为什么要运输毒品?”“我想运输毒品钱来得快。拿到运费后,我就拿这些钱去赌博,最后在赌桌上赢够20万,回老家开一个上档次的理发店。”这是周其和民警的一段对话。 

  周其,男,42岁,贵州省人,今年3月9日,因运输毒品在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被通海县公安局查获。 

  17岁,周其初中毕业,在和朋友去游戏厅玩时接触到“水果机”,从此迷上赌博。 

  25岁,周其学习了理发手艺,并拥有了第一份正当职业。由于手艺不错,多的时候他每月能拿到五六千元的工资,少的时候也有三四千元,在一个消费不高的小县城,收入还算可以,但这些钱周其全部送到了赌桌上。 

   28岁,周其结婚,但婚后他还是没能改掉赌博的恶习。为这事,老婆多次和他吵架,甚至报警让警察抓他,但都没能让他回头。最后,老婆带着孩子离开了他。 

  2017年,周其41岁,游荡了大半辈子的他突然想干一番事业。2017年12月,周其顺利申请到5万元扶贫贷款,原想着拿着钱去开一个上档次的理发店。但请人一算,铺面、装修和各种设备至少得20万元才能运转起来。贷款加上手头的钱,总共才7万元,离目标还差一大截。也有人劝他先开个小的,慢慢做大,但周其一直想着要做就做大的,这样才赚钱。听说缅甸小勐拉赌博业很发达,周其决定前往豪赌一把。 

  2017年12月,带着全部家当,周其来到小勐拉。不到一周,7万元全部输光。这时,有人找到周其,让其帮忙“带货”,声称可以获得不错的报酬。周其知道,对方所说的“货”就是毒品,但他还是同意了。第一次是体内运毒,从小勐拉运到郑州,总共运了15坨,毒贩说他运得太少,给了他5000元作为报酬。拿到钱后,周其又回到小勐拉赌场。钱输光后,又有人找他带货。周其想着风险太高回报太低,不想再干了。但在毒贩的一再蛊惑下,没了钱的周其决定再干一次就收手。“运气”爆棚的周其竟然接连三次成功将毒品运到毒贩指定的地点。每次都想着,这是最后一次,如果被警察抓到,后果是非常严重的。但当没钱赌博时,周其能想到来钱最快的就是运输毒品,一心想着从赌桌上捞一笔的周其已完全陷入这个泥潭不能自拔。 

  2018年3月9日,周其再次携带毒品通过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时被查获,民警当场从其携带的旅行包夹层内搜出甲基苯丙胺940克。  

  一个曾经的柔道高手 

  张岚,女,33岁,山东省人,柔道高手,曾经在某省体工队服役。 

  2018年2月,信用卡已经逾期三个多月,张岚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了。这时,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网贷平台。在一个网贷QQ群里,张岚认识了网名“小姐姐”的网友,“小姐姐”称可以给她介绍一份签单的工作,时间短收入高。张岚也曾警觉,“你我萍水相逢,为什么要给我介绍一份这么好的工作?”“小姐姐”告诉她:“因为我给你介绍工作是要拿提成的,你第一个月工资的30%必须给我。”听对方这么一说,张岚悬着的心放下了,觉得可以试试。 

      2月25日,张岚在对方的安排下,从上海乘飞机到了昆明。下飞机后,一路有人接送,最后偷渡到缅甸。在缅甸一个小旅馆住下后,张岚的手机、身份证被收走。第二天,有人到旅馆带张岚去赌博。张岚拒绝了,她感觉自己被骗了,想要回自己的东西后回家。对方告诉张岚,回家可以,但要支付15000元的各种费用,之后就将她关在了房间里。一天晚上,张岚在一个好心服务员的帮助下逃出旅馆,但没走多远就被抓了回去。想尽各种办法之后,张岚转了6000元给看管他的人,但对方称不够15000元的话就不能回去,想回去的话就帮忙“带货”。在对方的威逼之下,张岚吞下463克包装好的毒品海洛因。 

  3月11日,张岚乘车通过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时被查获。  

  一个退役的青年 

  李北,男,26岁,黑龙江省人,曾在某消防部队服役。2018年2月,在网上看到一则“招聘司机,28岁以上,月薪2万”的广告。李北拨通广告上的电话,后一步步陷入毒贩设的圈套。最后,在毒贩的威逼下,吞下毒品海洛因343克,准备从缅甸带到昆明。3月10日,途经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被民警查获。 

    …… 

  4天时间,通海县公安局在元江县青龙厂公开查缉点连续查获运输毒品案13起,抓获犯罪嫌疑人13人,缴获甲基苯丙胺940克、海洛因4.5千克。在这13人中,1人为筹集赌资,明知是毒品还主动运输;2人因在缅甸赌博欠下债务被逼运毒;其余10人都是被各种托以高薪为幌子骗到境外,最后在毒贩的威逼利诱下走上犯罪道路。 

      在此,公安机关提醒广大求职者,求职时一定要擦亮眼睛,警惕那些别有用心的“高薪猎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要为了一点蝇头小利而断送自己的青春,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罗祖超)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