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总网滚动 高层之声 工作要闻 地方频道 三大建设 专项整治 政法动态 法学园地 媒体之声 政法文化
公安办公自动化见证改革开放40年变迁
发布时间:2018-12-13     责任编辑:符晓

  走进办公室,小朱将打印好的简报摆到办公桌等待存档。简报集“彩色照片、红头文字、发文单位”为一体。内容简洁,图文并茂。小朱说,纸质简报主要用于存档,电子文档早就传到相关部门了。据小朱介绍,将一份文件上报或者下传,即使相隔千山万水,发文接收都能同步进行。这归功于40年来改革开放给公安机关带来的变化。 

  警情下达:从7天到眨眼之间 

  40年前,由于通讯、路况的限制,笔者所在的龙陵县公安局向一线所队下达指令,时间最短的几个小时,最长的几天甚至半月,有的指令下达到偏远派出所时,可能早就失去执行力了。 

  

 

  感受最深的是笔者的同事老杨。36年前,老杨还是一名新警。一次,领导指派老杨和另外一名战友到辖区木城边防派出所传达一份“严打”方面的文件。“为保证‘严打’与上级同步进行,你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文件传达到木城派出所。” 临行前,领导反复叮嘱。木城乡位于边境,全长140公里,公路只通平达乡段家坝,到了段家坝,还得徒步行走70多公里山路,中途翻越无数阡陌沟壑。老杨说,两人当天乘坐班车到平达后,在亲戚家住了一夜,第2天一大早徒步向木城方向出发,由于路况不熟,两人在大山绕了几圈后,仍未走出平达,当晚只好“宿营”在大山深处一家茶所,听说有警察到茶所宿营,老板自然高兴,杀鸡炖肉招待两人。“那时的警民关系很好,老板很热情,饭后还与我们聊天,闲谈大山外面的世界。”虽然时过境迁,老杨对“茶所宿营”那件事依然记忆犹新。 

  

 

  第3天,两人离开茶所,再次爬高登天向木城方向出发,中午时分,两人面前出现了个自然村寨。打听得知,村寨叫乌木寨,有位派出所民警的亲戚的家就在这里,又累又饿的两人立即找到这户人家。两人在这户人家填饱了肚子,之后继续向目的地出发。 

  当晚20时,两人徒步到了木城乡政府驻地,当地边民告诉老杨,派出所离乡政府还有10多公里,中途还得翻越中转河大山,当晚两人只能留宿木城。第4天,才达到木城派出所驻地老场寨子。 

  传达完文件指令后天色已晚,派出所民警告诉两人,返回县城从邻近中山乡走还划算些,因为途经中山可以乘车返回县城,老场离中山20多公里,到中山乘车,两人还得在中山再留宿一夜。 

  第5天中午,精疲力竭的两人终于到了中山,买了次日车票,之后两人找了家旅馆倒头便睡,第6天才乘车到达芒市,第7天总算平安返回县城。 

  

 

  传达一份文件,耗时7天,又累又饿不说,还要翻越无数峡谷沟壑,穿越数不清的泥塘险滩。如今,从县城到木城的边境公路早已四通八达,5年前又修通了木城至勐糯61.5边防公路,只需半天的时间,从县城到木城就能实现“朝发夕至”。 

  “7天传达一份文件”的历史如今一去不复返了,一份文件、一条指令,办公自动化眨眼之间就能送达到基层所队。“警务通”、“微信群”还能适时督促所队接收指令。 

  电脑打字:让公文字体更加规范整洁 

  30多年前,机关文职人员都是“手工作业”,写字打墨水,印刷用油印,脏臭不说,字体还不规范,工作效率极低。 

   

  80年代初期,笔者还是一名军人,曾在一家杂志社兼职文字编辑工作。当时的基层连队基础条件差,从稿件来源到审稿改稿,以致到最后印刷校对都是“土工作业”。记得当时使用的油印机还是40年代的手工刻印机,在蜡纸刻好文字后,再拿到刻印机上印刷,新闻照片全是光学相机拍照。那个时候,对编辑的要求就是字要写得好,否则,文字功底再强也不能从事文字编辑工作。 

  后来,领导支派我到县公安局办公室见习。刚到办公室,一台老式铅字打字机就吸引了我。比起蜡纸刻字,铅字打字机就先进得多了。时间长了,我就发现,铅字打字机不过解决了字体问题,印刷还得靠蜡纸。见习那段时间,铅字打字机全局也只有一台,撰写文稿还是“手工作业”。由于我的字很潦草,别说别人看不懂,就连我自己也看不清楚。为确保领导审稿能够看清我的字迹,有人就支招说,找一张格子纸垫在文稿下,只要在文稿上面“描红本”就可以解决字迹问题,这种土办法不但描出的字迹相对规范,而且格式也不“爬坡上坎”。后来转业到龙陵公安局,我先后在办公室、政治处工作,这种土办法一直延续了很久。 

  大约2000年,上级号召民警学习电脑常识,要求民警学会使用电脑办公,当时在龙陵公安队伍流传这样一句话:“无纸化办公时代已经到来,不会使用电脑的民警将失去工作权。”说实话,对于当时的号召,我也只是想想就过去了,电脑那么复杂,怎么可能说来就来。再说,当时的办公电脑也是寥寥无几。 

  真正无纸化办公是2005年后,那时随着现代科技办公条件的改善,公安办公自动化、自动传真电报,保密专用电话陆续进入龙陵公安机关。现在,移动处警、警务超市、可视化处警系统、云计算、天眼、无人飞机等现代警务科技层出不穷。从事文职工作的民警在路上、在家中、在野外都可以适时发指令、接文件。许多民警感慨地说,“改革开放40年,现代警务跨世纪。” 

  警务通讯:打破时空区域界限 

  龙陵公安办公自动化变迁最深的就是警务通讯。80年代,龙陵公安局从县局到所队唯一的联系方式是一台手摇式电话机。全局只有办公室有台手摇式电话。基层所队上报警情必须通过这台电话,值班民警接到电话后,首先要进行警情登记,之后抬着电话记录再找领导审批,遇有开会或者其它特殊情况,值班民警可能2天之内找不到领导。 

  

 

  当时龙陵公安局有一个老民警专门负责这方面工作,由于警情多,电话时常占线,往往因为通讯不畅,丧失战机。时间一长,“领导不满意,民警意见多”成为这位老民警时常遇到的烦恼。“老鼠钻风箱,两头受气。”这位老民警为此经常牢骚满腹。 

  后来,半自动程控电话陆续进入公安机关,由于安装率低,通讯不畅丧失战机的现象仍然很突出。 

  进入到新世纪,数字电话、移动电子设备逐渐取缔手摇式电话。不久前,“警务通”开始装备所队民警,现场民警只需动动手指,就可以将警情视频同步传到指挥中心。就算上千公里,指挥员也可以用视频连线的方式,“面对面”指导一线民警执法办案。 

  “改革开放40年,是龙陵公安机关强起来的40年,感谢党的改革开放政策,是改革开放政策解放了我们的手脚,提高了队伍战斗力。”说到改革开放40年的变迁,许多民警纷纷这样感言。(龙陵警方) 

Copyright 2010-2018 版权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员会、云南省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
技术支持:云南力诺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478号